“站在原地别动。现在,你们看看左右的树林,后面都是黑魆魆的枪口。这会儿月色朦胧,我希望你们别做多余的动作,否则引发了误会性的射杀,别怪我言之不预。”我躲在高处的石头后面,用粗犷的越南语冷冷说道。

    “吉尼贾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大家都是生意伙伴,以后的合作还很长远,干什么搞得这么紧张。”夏导演双手举在头顶上,很是惊诧地说。

    “放心吧,只要你们带足了现款,又没有其它问题,我保证你们完好地把这批货运下山。希望你们几个上来时,没有被跟踪,否则我格杀勿论。”

    我又接着说:“叫那两个手下把腰里的枪丢地上,然后搬着钱箱子上来。你们三个原地站好。我友情提示你一句,被ak47步枪打中,不会有多少挽救的悬念。”

    夏导演和胡监制互相望了一眼,然后对着彪蛋儿和习蔫儿说:“把箱子给吉尼贾队长抬上去,小心着点,别引发误会。”

    彪蛋儿和习蔫儿立刻点头,两人乖顺地搬起钱箱子,开始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石头往上爬。由于这一片植物茂盛,各种藤萝草树横生,再加上月光的辉映,人此刻的肉眼看物体时,尽是一些模糊的轮廓,异常突兀。

    我心里知道,夏导演今晚不会主动和我打起来,他们是带着阴险的诚意而来。彪蛋儿和习蔫儿两人,小心而惶恐地慢慢把钱箱子送了上来。我也躲在灌木后面悄悄蹲了起来,只等这俩家伙在我眼珠前面走过。

    “啪啪”两下重击,分别打中彪蛋儿和习蔫儿的后颈,不等他俩完全倒地,我立刻冷冷喊道:“走路看着点,这上面的石头很容易绊倒人。”

    与此同时,岩坡下面的骚动也顷刻而止。我又佯装催促道:“阿帕昆和古卜鲁,你俩快速清点现金,完成交易会,咱们连夜离开山边,深入到大山里返程。”一边说着蒙痹性的对话,我一边快速绑了昏迷的彪蛋儿和习蔫儿。

    虽然我不想杀人,但因为我刚才出手比较重,彪蛋儿和习蔫儿二人,这会儿真跟死尸一样,任我五花大绑起来。而后,我掏出胶带封死他俩的嘴巴。

    “呵呵,你们三位将就一会儿吧,等我手下把货款检验完毕。拜菌匠副队长,你下去把客户给咱们带来的包裹检查一下,我希望里面不会再有牛肉午餐和沙丁鱼罐头了。”

    收完上面,我把狙击步枪背上,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就下了岩坡。夏导演他们三个人,依旧乖乖地高举双手,担惊受怕地左右乱瞄,生怕我说得ak47打向他们。其实,是他们自己心虚了。

    我摇摇晃晃地推开树枝,来到了他们三个面前。这三个家伙,肯定是次听到我的名字。当然,他们是第二次看到我的身材。不过,夜里昏暗不清,而且我身上披挂了狙击伪装网,脸上涂抹了重重的迷彩油,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此刻的交易对象,竟然是他们在竹楼拍戏分时发生口角的山民:阿克暖河。

    “totnposture,nottoactrashly”我对着三人讲了一句英语之后,又对着两侧树林里说了一句泰语:“衣蛮埋迷,买扩隆达”。如此一来,这三个家伙对我此刻伪装的身份,更是云里雾里,难辨真假。他们虽然是毒贩子,但也不过一群普普通通的乌合之众,比起和猎头族这种暗黑的对交道,我只需稍使伎俩,便骗得他们五个人晕头转向。

    “好家伙!老胡,虎溜儿,你俩看看人家这造型,多专业啊!简直就是高级军事化武装啊!没法比,没法比啊!”夏导演高举双手,却对我的伪装大发感慨。

    “唉!的确如此。夏导,您看他背上那支家伙没,500多米能打死人呢!战场上标准的杀人利器,狙击步枪啊!”胡监制也附和着发起感慨。我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象征性地拉开包裹,翻找了几下之后,拿起一袋五香扒鸡闻了闻,然后起身走到夏导演跟前。

    “hat?”他们三个以为我搞不懂中国扒鸡,立刻惺惺地笑起来。没等夏导演闭上笑口解释,我对准胡监制和虎溜儿的下巴各自重击了一拳,二人哼都没哼一声,顷刻倒地,不省人事。

    “啊!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夏导演脸上的笑,立刻扭曲成惊恐和诧异。“打你。”我又恢复了吉尼贾的声调,用越语冷冷说道。

    “什么!”夏导演开始语无伦次,浑身顷刻战栗。但他的双手,丝毫不敢去摸腰上手枪。刚才上山的时候,他还拍拍腰包,一副自信十足的样子。但是这会儿,他的狐假虎威落空了,他甚至都不敢伸手去拔枪。他比谁都清楚,手枪挂在他这种水平的人腰上,只能用来欺软。

    我把手枪顶在夏导演的下巴底下,然后缴了他挂在腰上的手枪。“你不是吉尼贾队长,你你……,别乱来,有事儿好商量。钱一份不少都带来了,吃的也有。你们东南亚那边不是信佛教吗,饶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什么都好商量,货物我可以不要。”

    “我今夜若是一枪崩碎你的头,会胜造多少浮屠?这种人话也是你说得吗?你可以不死,但要乖乖听话。”

    说完,我把夏导演按在地上*起来。之后,又把打昏的胡监制和虎溜儿绑了起来。这会儿的时间,已经过了凌晨,月色清幽生冷,大山上虫鸣蛙叫,周围的一切,仿佛脱离了一个世界的另外一个世界。

    “咱们近日无仇,往日无怨,应该是好朋友才对,你说什么我都答应。”捆躺在地上的夏导演,此刻浑身筛糠,哆嗦起来。

    “我来自东南亚地区最强的佣兵组织,是赛尔魔佣兵中的一员,代号拜菌匠。我想你应该知道佣兵靠什么生存。你们之间以往的交易,都是吉尼贾做队长,但这次你们的提货量非常大,雇佣我的老板有了不祥的预感。”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九章 - 暗月之夜唱鬼戏,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