蔫蛋儿说:“夏导演,可那些家伙被抓捕了之后,供诉出咱们怎么办?”没等夏导演开口,胡监制气急骂道:“蠢材!看来你还真该进去学习学习了。那些东南亚的家伙们,比咱们还懂这方面,“乱讲话”?啪一个大嘴巴子。真若需要配合一下上层面,你和彪蛋儿领导了那么多手下和下家,楸几个替罪羊扔过去就是了。”

    “嘿嘿嘿,那感情好,感情好。”蔫蛋儿听完憨笑起来。夏导演说:“这一次,义哥专门请了仪器跟踪专家,给咱们出谋划策。纽扣大的gps传感器,并没有偷偷装置在密码箱上,而是……”夏导演说这些话时,突然过分压低了嗓音,导致我没有窥听到。

    但我心里却知道该堤防什么了。此时此刻,这五个家伙躲在石坳里密谈,我完全可以潜回谷场,摸进他们的车里,拿走那400万现金。虽然我是这么想,但真要操作起来,这么做并不明智。

    一是对方的车里乱七八糟,箱子很多,我一时半刻也找不到。万一他们在钱箱子上设置了警报器,善恶可就要颠倒了;二是即便我拿了他们的钱,这些家伙也可以正大光明地去报警,最终还是会招来警察。

    趁着那五个家伙又闲谈起回城之后的事儿,我悄悄爬出了石坳,一溜烟似的跑回竹楼,心里开始盘算,如何弄到他们带来的400万现金。

    躺在我的小竹床上没过一会儿,召唤晨曦的声鸡鸣便从山下传来。我早早叫醒了伊凉和芦雅,随我一同出去跑步。太阳从山头刚露出微红的笑脸时,我们已经吃过早饭。

    我告诉芦雅和伊凉,晚上让山后的女教师一起过来住,我今天要去县城买东西,傍晚回不来的话,很可能会在县城的旅店过夜。看着芦雅和伊凉拎着书本走远,我赶紧回到屋内,把清洗过的拜菌匠的衣服拿出来,以及迷彩油和伪装网全部塞进背包。接着,我又往背包里装了一些淡水和干粮。最后,才把藏在屋顶的那把svd狙击步枪取了下来,用麻袋包好。

    准备妥当之后,我早早地进了村后的大山,提前在大山入口处的斜坡岩壁上埋伏下来。此时的我,趴在一处枝繁叶茂的石坑边上,已全然伪装起来。就连我的svd狙击步枪,也缠绑了两条绿色的青藤。

    之所以早早地过来埋伏,是怕夏导演那几个家伙会比我早到,在此处打了埋伏。我现在了解到他们后台很多,勾结的关系网比较深讳,为了防止事情有变,我必须完全掌握好山口这一带的各处动向。

    :.:.,!白天里,那些家伙们,又有模有样地去拍戏份儿了。老村长一定帮他们找到了扮演山贼的群众演员。然后,摄影机会拍摄一根提前锯断大半的树木,只等焦佩鸾小姐手中的铁剑一挥,或者某个山贼被她的内功一掌击飞,总之是要弄断一棵树。把这种体力活和技术活囊括进摄像机,再贴上一张文化标签,焦佩鸾小姐就可以大红大紫了。

    我一个人趴在山上,静静等待着太阳落山,等山下那个剧组把哄骗民众的烟幕弹打完,他们就该抬着钱箱子摸黑上来了。

    山里的蚊虫很多,即便我伪装的天衣无缝,可还是骗不过那些围着我嗡嗡乱叫的花脚大蚊子。

    一**而通黄的月亮,很快从群山的一侧尽头弹了出来。它的出现,仿佛是一条大幕布,令吃饱饭的村民们内心,有了对夜生活的悸动。年岁大的人,会抱了竹凳凑一起闲聊,蒲扇摇得使蚊子在空气中摇曳。年轻的男女,则会偷偷跑去梯田附近的油菜花地,倾诉彼此的衷肠。

    我心里很清楚,只有夏导演那帮子人,今夜才会踏着清幽的月色到村子大后山的入口来。大概到了夜里十一点种,山脚下出现五个黑影,躲躲闪闪,十分猥琐地往高坡山移动过来。

    我用望远镜看了他们,正是昨晚那五个在石坳里密谈的家伙。彪蛋儿和习蔫儿抬着一个大皮箱子,吭哧吭哧地往上山走。走在最前的胡监制,总不住地回头催促他俩。

    “你们两个家伙,看着挺壮实,怎么这么不中用?平日烟酒不离口,又和小姐弄坏了身子,一会儿你们看看吉尼贾那些人,个个精瘦彪悍,生龙活虎。幸好这趟来不是干架……”

    上气不接下气的彪蛋儿不乐意了,嘟嘟囔囔反驳道:“竟说风凉话,你这不明摆着笑话夏导演吗!你看他那啤酒肚,估计比我俩抬得箱子不轻,要不然他空着手上山怎么还气喘吁吁呢。”

    夏导演被气乐了,扭头对彪蛋儿拍了拍自己的腰包说:“每次一到关键时刻,你们就爱扯闲淡,引发争执。这像干大事儿的人吗?我告诉你,这年头,甭管我平时都干些啥,只要有个王八盒子挎腰间,咱就是大爷。你们没见平时那几个常跟咱义哥喝酒、唱ktv的警察大叔,啤酒肚比我鼓一倍,大*上吉普车都费劲,可人家为啥还那么自信?王八盒子出大爷。”

    上山来的五个家伙,都嘿嘿笑了,他们把内部的埋汰转嫁到了外部,再一次换来了一团和气。我心里很高兴,因为真正的走私驮队已经死亡了,而且死得毫无遗漏。而上山来的这五个家伙,他们的目的和动机,我又了如指掌。可以说,我只等他们把一箱子钱送上山来即可。

    “原地站好,把双手举过头顶。”我躲在石壁上面的石头后面,用越南话对着下面喊了一句。已经走到离我四十米远的五个家伙,被我突然的喊话声吓得一哆嗦。

    “都多年的老客户了,别弄得这么紧张。钱带来了,一分不少,一张不假。吃的东西也带了,全是扒鸡、香肠和猪蹄子。我还给你塞了一条香烟,路上你们也好解解乏。”夏导演双手举过头顶,虽然带着情绪地说了一大堆话,但尽是迎合对方的内容。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八章 - 抬上山的钱箱,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