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监制叫来了睡在车里的三个男子,他们缩脖哈腰,猫手猫脚地往谷场后面的石坳里绕去。我在黑夜中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们的背影隐没在谷场后面的一瞬间,便悄悄跟了上去。

    这片石砌的谷场,是本村用来捣米晒粮的地方,干净且平整。搭建好小帐篷睡这里的话,只要蚊虫咬不到,真可谓舒适凉爽,沉寂在月光和虫歌的世界之中。

    谷场后面的石坳,歪七杂八地长着一墩墩的紫花槐,树下爬满了厚厚的买麻藤。不难看出,这些植物的作用是牢固土石的。那五个家伙,蹲到了石坳下面的一片树藤底下,每人嘴里叨上了一根烟。

    “刚才呢,我跟那几个越南蛮子通过电话了,他们这会儿已经在村后的大山里面了。”夏导演说完,嘴上的烟头明灭了一下。()

    “头儿,那咱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带上家伙进山,拿了那批货物之后,把他们就地弄死,尸体往大山里一丢。神不知鬼不觉啊!”其中一个声音沙哑的男子兴奋道。

    “彪蛋儿,你给我闭嘴。你以为这是在城市里收几个平头百姓啊!长点脑子好不好。跟你们说了多少次,吉尼贾这个家伙格斗很厉害,对各种枪械更是信手拈来。咱们这次提货量这么大,你以为对方心里就不起疑?告诉你们,咱们来时,义哥单独给我交待了一句话,让我在准备接货之前再通知你们。”夏导演低声呵斥了手下彪蛋儿,便重重吸了一口烟,沉默起来。

    习蔫儿经不住夏导演卖关子,忙夹下嘴里的香烟问:“义哥到底吩咐了什么?头儿,你赶紧说啊!”胡监制凑向习蔫儿的眼睛吐了一口烟圈,逗笑着地说:“急什么,夏导演这不正在审时度势了嘛!”

    “都严肃点,咱们这可是最后一次干这种生意了。”夏导演丢掉手里的烟蒂,又叼上一根烟点燃。

    “什么?最后一次和那些越南蛮子合作?难道咱们这次要……”胡监制猜到了**,但他又谨慎地回避了后面的话。

    “我说夏导演,就咱们五个?对方个个能打擅杀,而且人数也比咱们多。咱们这趟哪是来接货啊,明摆着送死来了。”习蔫儿有点犯憷了,他说完还瞅了胡监制一眼。

    蹲在一起的彪蛋儿,这会儿也沉默不语了,他提起去打别人、杀别人的事儿,一点都不知畏怯;可这会儿听到自己可能要被人打、被人杀时,也闷头不吭声了。

    “嘿嘿嘿,嘿嘿……”这时,夏导演突然乐起来了。他仿佛故意要看到眼前这四个家伙的窘态,等把他们都弄得服了软,才肯心满意足地开口,说出问题的关键,以彰显他在这四个家伙面前的份量。

    “瞧瞧你们这副熊样!平时吃喝嫖赌来精气神儿了。告诉你们,义哥这次说了,咱们不仅不用和这帮东南亚蛮徒打架,还得乖乖地把货款给了他们,让他们乐乐地往回走。”

    夏导演说完这几句话,我趴在不远处的买麻藤下也不觉心惊。他们既然说这是最后一次买卖,而且双方又是千里之遥、跨着国界,黑吃黑的可能性极大了。

    难怪东南亚过来的这支走私驮队里会雇佣了赛尔魔佣兵,看来对方也警惕着在中国的老主顾玩一招阴黑。可我不明白一点,若真是这样的话,吉尼贾的驮队多带上几个人、几条枪就是了,足可以应付夏导演手下这几个乌合之众。可他们为何重金雇佣赛尔魔佣兵?这种国际性的高等级杀手混迹在驮队中,其用意就复杂多了。

    “头儿,这也太不划算了。不如拖延他们一天,等我回去多弄几个弟兄,既然是最后一次交易,咱们黑吃了他。反正这次提货量很大,够咱们销售两年多。赚足了资本,我们就不必再刀口舔血了。”彪蛋儿含糊糊地说。

    “你小子的性子,就是嘬死的命。要不是在义哥手下做事儿,又有我带着你们,你都死几回了?最便宜也蹲了大狱。”夏导演说完,又一次丢掉手里的烟头。

    在朦胧月光遮盖的乱草藤下,夏导演朝左右望了望,故作谨慎地把他们四个人的脑袋抱过来,神秘兮兮地说:“咱们把带来的四百万现金连同密码箱子一起给他们,让他们乐呵呵地往越南边境方向回走。而我们呢,只需尽快把货物弄回去。”

    “我怎么听不明白啊!咱们这不还是什么便宜也没占到吗?”胡监制焦急地问夏导演。

    “哼哼!”夏导演鼻腔冷笑,对着胡监制又点上一支烟,不紧不慢地说:“咱们义哥这几年,在外吃饭、娱乐都是大手笔,为了什么?还不就是努力结交上层面的人物,攀交那些兴趣相投的*或其子弟。像养宠物似得哄着这些人做什么?你干了那么平头百姓不敢干的事儿,为何现在还好好的。啊?义哥,义哥,懂了嘛!”

    “高,这招儿棋走得绝妙啊!不愧是义哥!”胡监制立刻懂了夏导演的话。他拍着大腿膝盖,兴奋地看着彪蛋儿那三个愣头愣脑的傻家伙。

    我躲在露水潮湿的买麻藤下,也听懂了夏导演开口闭口提及的那个义哥的诡计。这群家伙想把东南亚入境走私进来的这支送货驮队,当做“*资本”卖给上面,以换来自己日后生意上的“一帆风顺”。

    “我说夏导演,那帮越南蛮子很精怪,万一他们怀疑咱们给的密码箱有鬼,半路丢弃了怎么办?上层面的人再想捉拿他们,面对茫茫大山,又从何下手。”

    “呵呵,你放心吧,我这次保证他们逃不掉追捕。只要让上面得手,把一场击破贩毒大案的事迹轰轰烈烈搬上新闻媒体,人家官老爷平步青云,咱们财运亨通,这就齐了。咱们用得着拿着手枪跑山上去跟这群蛮徒玩命吗?让那些戍边的小兵蛋子们去折腾吧,咱们的命可金贵,吃香喝辣的日子还长着呢!”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七章 - 石坳下的五毒男,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