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我看啊,让楼上那个叫什么阿克暖河的男人做群众演员,瞧他那一副山村壮汉子的体魄,扮演出来的强盗效果一定不错。”焦佩鸾小姐突然开了口,迫使夏导演和胡监制愣了愣神,几乎同时抬起脸瞅向我。

    “喂!小伙子,你这次走运了。赶紧下来化妆,争取把强盗的戏份演好了,说不定你一炮就红遍全国,以后再也不用在山上种田受穷了。”胡监制比划着双手,对我喊了起来。

    我站在二楼的走廊上,没有说话,只对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呀呵!这是怎么了?遇上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主儿。山村莽夫就是没文化,看不到什么才是真正的价值。这要是在城市,找免费的群众演员,你知道多少人提着饭盒来排队吗?”胡监制对我的摇头很不满,他气呼呼地说完,看了夏导演一眼。夏导演只好望向村长。他认为,村长这个村官会像父母征服小孩儿一样,把我轻松征服。

    老村长有些犯难,他本想让自己的大儿子上镜的。“我说阿克暖河,你就下来试试,这可是好事啊!人家看中了你,是抬举你啊!”

    “苍蝇和蝴蝶都是昆虫,但它们之间的味蕾却没有混杂,所以世界还区分着它们。”我说了一句难听的话,虽然对着村长讲,其意却暗示他们别来烦我,赶紧采景完毕走人。

    老村长愣了半天,琢磨起我的话。焦佩鸾小姐红颜娇怒了,她鄙夷地对我说:“吆!骂人还蛮会比喻的,什么学历和文凭啊!剑桥毕业的吧!”

    “你骂谁是苍蝇?说话放尊重点,别觉得搞文艺的就没有枪杆子。黑白两道我熟悉着呢,说弄你就弄你。”胡监制急了眼,他想为夏导演挺身而出。

    “众位息怒,息怒。他就是这么个脾气,大家别和他认真。”老村长在众人之间乱转,忙着息事宁人,发挥他的职业特长。

    “不拍了,一点心情也没有了。”焦佩鸾小姐气呼呼地跺脚站起,往院外的商务小车里走去。胡监制望了夏导演一眼,只见夏导演无奈地摇了摇头。

    “走吧,今天这部戏份拍得差不多了。余下的明天采景,换个有教养的地方。”胡监制说完,还不忘回头瞪了我一眼。

    我没有说话,依旧冷冰冰地望着他们收东西,开始陆续离开这座院子。这些家伙根本不会知道,倘若我的脸上了电视,不知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引来多少杀手跨境云南。我杀过两名海盗魔之,杰森约迪想将我灭口;猎头一族想嫁祸于我;巴奈组织想收买我;赛尔魔佣兵想拿我的人头去换荣誉。这些危险一旦触发,再想甩开可就万难了。

    我之所以急着把这些外来采景的人赶走,是因为我心里还惦记着一件事儿。那日我杀了拜菌匠之后,从他的身上翻到了一部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这支走私驮队从茫茫大山中经过,为了避开边防战士的仪器侦查,一般情况下不敢使用电波设备。但他们走到特定地点后,则需要通过手机和接货人联系。

    :.:.,!我怀疑拜菌匠这部手机里装了定位导航,所以只把手机里的si单独取了回来。自从和杜莫分开后,杜莫给我寄来一部手机。他说是学校专门给外教增设了预存话费的福利,而移动营业厅正好开展活动,话费超存送手机。就这样,杜莫把这部价值三百元的手机当做小礼物邮寄给了我。

    其实我很清楚,杜莫是希望在关键时刻可以联系上我,他心里也提防着海魔号上那些人和猎头一族。我平时只在凌晨12点后开机半小时,其余时间全部关机。

    我不太喜欢有讯号的东西,当我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而对方却通过仪器获知了自己的位置,这对我而言,是一种不公平的猎杀游戏。不过现在看来,这部小手机还真的发挥了作用。

    我把拜菌匠身上得来的si机卡塞进了手机,然后挂在柜子里,只要这几天手机发出响声,我就知道谁打来了电话。我需要和那个打电话的人对话,因为对方有可能携带了巨款到山边去接货。而我,此刻需要那些资本。

    剧组折腾了一天,我们的心绪也比往日疲劳一些。和芦雅、伊凉吃过晚饭后,就早早地睡下了。大概到了夜里十一点左右,我突然被一阵异响惊醒。“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挂手机的厨子里,闪动着红蓝绿彩光。

    我心里一惊,忙起身去拿过电话,在时间按了接听键。“hello?吉尼贾队长吗?请回答。”我心里悬的一块石头,彻底落了下来。对方用标准的普通话连续问了我三遍,我感觉对方没有用暗号接头,才犹豫着开了口。

    我尽量模仿着吉尼贾说话时的语调,用熟练的越语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臭骂阿帕昆的话,以误导对方,使其认为我正在教训队员。如果对方听出了破绽,我就把手机卡取出来烧掉,再也不去理会这事儿。

    “哈哈,一听到你的声音,我这心里就踏实了。”那边突然改口,也用蹩脚的越语和我对话。

    我继续用越语说:“这次在山里行进,为了避开边防战士,我们选择了最难走的山路。不过一切安好,货物齐全。”

    电话那边:“那就好,你们差不多快出山了吧。”我说:“不,我们决定不出山。出越南边境的时候,我们杀了五名越军,越南警方可能会联合中国警方注视这起事件。所以,你们需要到山边附近接货。”说完这些,我心里也慌得很。因为,我生怕自己哪句说露了嘴,引起对方的警戒。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风声一紧的话,我们这边也不好运作。对了,你们在路上没有遇到麻烦或出现纰漏吧!”我忧郁了一会儿,语气沉重地说:“我们的麻烦就是,食物快吃完了,而我们的交易对象还同我们墨迹。”

    “哈哈,别着急嘛!我们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才多在附近几个村子转悠了几天。明天晚上12点,你们把货带到休伯村的后山,我在大山入口处等你。到时我们会派人给你们带足了吃喝,够你们在走回越南。”对方突然加快了语速,说完就要按断电话,但我还是听到了一句娇滴滴的女人声。

    注释:乌蒙山脚下的一户小村落。该村实际名称恕不公布,避免他人利用该处山岭路线从事违法活动。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五章:橱柜里的半夜铃,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