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佩鸾扮演的女侠立刻高兴起来,很是赞同地说:“好,一起杀了这个淫贼,为我*报仇。”两人说着,便一齐举剑刺向窃贼。

    “你不亏为一个狗奴才,闷着良心说人话。都是男人,你实事求是地说句真话就那么难吗?她师傅在醉红院还打着喝花酒的欠条呢,你们有种就去看,别在这里陷害揭穿*的人。”

    窃贼说完,转身就要飞身逃跑,不料却给屋顶上另一名暗藏的大内高手撒下的一张大鱼网罩住。活捉住窃贼后,两名大内高手一齐冲上去将其乱剑戳死。

    “我*是好人,好人……叫你敢污蔑,叫你敢胡言……”女侠也跟上前来,猛刺窃贼心窝。

    “咔!好,好好好。不错不错,上午的戏份就拍摄到这里。各组准备一下,大家要开饭喽。“夏导演把手里吆喝的大喇叭放在茶桌上,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焦佩鸾走向卸妆棚时那一扭三颤的大*。

    老村长的大儿子,推着自家的脚蹬三轮车,正吃力地上山来,往我的院门口走。一条白毛巾搭子他脖子,两个肉嘟嘟的肩头溢满汗珠儿。

    看得出来,这家伙送饭来了,他干得很卖力,很珍惜靠父亲得来的这种劳务机会。全村人似乎都知道,村子里只要来了“需要招待”的客人,凡是村长大儿子跟着一起忙乎上了,那一定会使全村所有人家的收入加在一起的总数增长大幅的百分点。

    “来来,大家都尝尝俺们山里的特产,本地土生土长的野山鸡。还有特制的竹筒蒸饭,香喷喷喽!”老村长见儿子把家里炖好的鸡肉一大盆一大盆地端出来,自己也忙挽起袖子上前张罗。

    “嗯,香啊,很久不曾吃到农家饭了,村长老哥煞费苦心了。”老村长拿了一只碗,特意给焦佩鸾小姐盛了几个鸡腿,涎皮着老脸恭敬地递送过去。“thanks”卸妆后的焦佩鸾小姐,梳弄着自己的头发,见老村长献殷勤,便随口说了一句。

    “啊?哪里有三颗屎!我听说大城市的工人和学生餐厅里能吃出死老鼠。咱这饭是自家做的,干净着呢!”老村长的话,登时把大家逗乐了。“老哥,焦小姐讲得是澳大利亚语言,意思说谢谢你。”夏导演的解释,勾来焦小姐会心一笑。

    “哦哦!外国话啊!我小儿子有出息,在城里念大学,也会讲焦小姐的话呢。”老村长很是得意,但焦佩鸾听后,嘴角却藏而不露地撇了撇。

    “你们这些城市人啊,别看平日大鱼大肉吃得多,那些大都是饲料催肥的,今天可是纯正的野味儿,绿色食品,大家伙开怀了吃。”老村长说着话,红扑扑的老脸蛋上皱纹跳跃。

    村长的大儿子见众人吃得起劲儿,忙对老爹递送了一个眼色,招呼他到竹楼后面说话。()

    “阿爸,我从小卖部掌柜的冰柜里掏了二十只白条山鸡,我妈说了,不让掌柜的往咱家账本上记账。我说打张条子给我,递交给村大队上的财务,可掌柜的不知道怎么写。”

    老村长听完一跺脚,呵斥说:“笨蛋,这点头脑都没有,我退下来以后,你这块烂泥是扶不上墙了。”村长大儿子嘿嘿一笑:“爸,你可说错了,越是烂泥越容易糊上墙呢。”

    老村长被儿子气乐了,想了一会儿说:“你让掌柜的这么写,就说村里来了一批国家影视工作者,他们的拍摄工作,是在宣传民族文化,也在宣传咱们家乡的山水秀美。为了促进咱们村的生态经济,早日面向全国,成为国际友人向往的宝地,为了深挖第三产业的经济市场,为了造福全村百姓,造福子孙。招待这些人吃一顿饭,咱们村老百姓不吃亏,长远的富裕才是追求的目标。”

    大儿子听完老村长的话,又是嘿嘿笑了笑,他还从他爹的口袋里抢了半盒“软中华”。老头子很是爱儿子,笑骂着也就没当真。

    小卖部的掌柜,曾给我送来过四块儿臭豆腐。当然,他为了招揽顾客,平日里也往其他村民家里送些免费品尝的小食品。但唯独去老村长家里“招揽顾客”,都是天黑了以后才去,怕人瞅见。所以,掌柜很熟悉自己的小卖部里的冰柜内,该在什么时候预存下哪些食货。

    过了近一个小时,剧组的人差不多吃饱喝足了。村长的大儿子去收碗筷,他一边收一边嘴里嘟囔。我站在竹楼二层的栏杆上,看到了他这种细微的发牢骚的举动。

    那些人吃山鸡吃剩的碗里,尽是用筷子杵下来的鸡皮;很多鸡腿和鸡翅,多是咬几口肉就吐在桌子上,因为急着去盆里再盛。村长的大儿子虽然没少捞油水,但他毕竟也是土生土长的山里人,看不惯这种浪费的吃法。

    “焦小姐,这么鲜美的野味儿,你怎么咬了一口就丢在桌子上啊!方便面有什么好吃的啊!”老村长看到焦佩鸾小姐几乎没有吃自己献殷勤送去的那碗鸡肉,而是另自泡了一桶方便面。这令这个老头大惑不解。当然,也很尴尬。

    “呵呵,山里的野味儿固然好,但在如今的城市里,也是随处可以买到的,而且吃法颇多。我不爱吃油腻,还是泡一桶从澳洲带来的速食面吃得习惯。”焦佩鸾说完,虽然老村长表示理解地点点头,但老头子心里别扭极了。他的这种农村式的一厢热情,遇上了市侩式的惺惺造作,只能是他尴尬。因为他流俗着,活该被流俗。

    这些人又喝了一会儿茶,各自聊了几句之后,接着拍摄起来。这一次要演的剧情是,两位大内高手要护送这位民间公主回皇宫,途中经过一个村子时,遇到了几个强盗,想要杀人劫色。公主不允许别人相助,决定亲自展示武功,尤其是那招需要再埋炸药和提前锯树的“剑气”,恶惩歹人。

    “老村长啊,我们需要一些群众演员啊,你能不能在村里的广播喇叭上喊一喊,让一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都来。”夏导演想找人扮演山里的强盗,需要老村长找一群村里的男子来被挑选。

    见到老村长脸色有些犯难,胡监制立刻接口道:“在大城市,很多人可是擦破头皮想做演员,有的甚至给我们夏总送钱,想在影视剧里夹个角色。现在多好的机会来了,你只要在广播喇叭一喊,我敢保证,山民们会群起而奔来。你想啊!那些一年上千万收入的影视明星,怎么红的啊?还不就是因为在某个电视剧里的镜头上露了一眼,被观众看中之后红遍大江南北。”

    老村长听完胡监制的吹嘘,立刻惊讶地说:“您看我大儿子演个啥角色呢!”他的话立刻噎住了胡监制,迫使他无奈地向夏导演望了一眼。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四章:荤餐里的素面,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