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只大白鹅吓得嘎嘎惊叫,伸张着翅膀扑腾起无数羽毛。当我看到夏导演命令员工把两根透明的丝线分别栓好石子和标枪铁头,交叉在一起猛地一拽。屋檐上那名神秘的武林高手的飞镖,打落窃贼偷袭香奈儿小姐的石头暗器的一幕便囊入了摄影机。

    “大胆狗贼,你可知欲要加害之人为何人!”这时,预先蹲在竹楼屋顶上那名扮演神秘高手的人,便也做了一个纵身跳跃的动作。

    和先前一样,接下来的镜头,又是人被悬在架起的钢丝上,摆着古怪的动作滑下来。当然,一旦拍摄进镜头,这种狼狈动作看上去便成了高雅的飞。

    神秘男子落在女侠身侧,很是轻蔑地望了窃贼一眼,转而向女侠拜跪下来。“奴才护主来迟,望公主殿下恕罪。”一脸愕然的女侠,顿时向后踉跄了几步。

    “谁?谁是公主殿下?我看你是认错了人!”女侠说。“公主殿下有所不知。”说着,神秘男子站了起来,双手抱拳对向天空。“皇恩……”下面的台词刚出口,他便呸呸地吐起唾沫。焦佩鸾和那名窃贼,也同时捂住口鼻,一脸怪异。

    “好臭,好臭……停,停机。”胡监制怒气不打一处来,大步奔向院门口喝茶的老村长。“这是怎么回事啊,戏刚到节骨眼儿上,怎么一股恶臭飘来。啊?”老村长连忙放下茶碗,拽了拽沾在*上的裤子,像老猪望月似得耸起鼻子,在空气中嗅了两下,立刻跺了跺脚,拍着大腿说:“别着急,我去瞧瞧。”

    没一会儿工夫,老村长带着一个皮肤黝黑粗糙的村妇,从山道东侧走了过来。“嗯嗯,这是广财婶子,俺们山村里的人。她刚才不知道咱们剧组在这里拍大艺术片,就挑了两桶猪粪去菜地窝肥,真是选了个不长眼的时候……()”

    老村长说着,还不忘瞅了广财婶子一眼,瞧那意思,他仿佛是在袒护着这位粗壮的村妇,生怕村妇看不懂意思。

    “村长,你这话我可不爱听!谁不长眼了,我种我家的菜,该施肥了就得施肥,他们大老远跑来凑巧赶上了,凭什么就我不长眼了。”

    广财婶子是个寡妇,养了三个姑娘,大闺女和二闺女都嫁到了邻村,只有小女儿去了温州打工,每月寄钱给家里。早年丧夫的女人,拉扯着三个闺女,想要强地把日子过到现在,却也造就了广财婶子的不屈性格。

    “呵呵……”芦雅觉得这些人有趣,便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捂着嘴笑起来。“这‘皇恩’还没‘浩荡’出口,倒是荡进嘴里一股……”女老师也打趣地小声对我们几个说。一时间,三个女孩都咯咯笑了起来。

    “大姐啊!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可是在拍戏,上映后三十万元人民币一集,一共四十多集呢。你就算种了十亩大菜叶子,少搞一会儿这东西又能损失什么!我们一天的费用是上万的,影响了国家影视业的发展,延误了合约,你拿什么赔偿我们?有点爱国主义好不好?我们的艺术可是要拿去美国参评的,为我们国家和民族文化争光嘀!”胡监制捂着鼻子,他像只站立的龙虾,说话时胸口吸得干瘪,生怕多接近那位妇女半毫米。

    “真有这么严重?影响到国家可不好。孩子他爷爷是个老红军,生前最生气的就是影响国家和坑害人民的事儿。你们拍,尽管拍,我这就去菜田收一下,明天再施肥。不,等你们什么时候离开,我什么时候再忙农活。”

    广财婶子这位朴实的妇女,在胡监制的高调指责面前,彻底臣服地妥协了下来,乖顺了下来。她什么都不懂,但她还记得孩子他爷爷,记得一位去世的老红军的闪光品质。

    焦佩鸾小姐抱着胳膊,眼光像麦田收割机的前端似得,在这位山村妇女的黑脸上和粗手大脚上打量着。她那臃肿的腰肢和粗布陋带的搭配,越看越*得焦佩鸾小姐那迷人的嘴角儿上挑。但焦佩鸾小姐欲罢不能,她在用她包裹了鄙夷和气愤的“涵养”接受者一种类似毒品的*。()

    “哎呀!老村长啊,人都说山村野妇不可理喻,想不到你们村的女同志觉悟蛮高的噢!教导有方,教导有方啊”这个夏导演,似乎忘记了广财婶子的话,竟然张冠李戴地夸赞起老村长。老头子脸上的皱纹,又一次布满了羞怯却又自得的笑容。

    他们继续拍戏。“皇恩浩荡。当年皇上南游时,与这位女侠的母亲邂逅,发生了一段情。但后来南方饥荒,百姓流离失所,皇帝再想找这位红颜知己时,已经没了音讯。二十年过去了,可皇帝知道自己一名爱女流落民间,便多次命属下暗中查访。直到查明小姐您就是公主殿下,我等大内高手,立即被派往此地对公主暗中保护。”

    “哈哈哈,想来我的品位不低,难怪会对你产生爱慕。原来你是位公主,贵族血统啊!皇帝老儿真是好,到处临幸民女,以示皇恩浩荡。”窃贼自言自语的感叹,却被女侠恶瞪了一眼。

    “那好,你问问这位大内高手,你*明地里为人师表,背地里是个怎样的货色?”窃贼并没有被大内高手的出现吓倒,他反而得理不让人了。

    “这……这……奴才不敢说,他既然是公主的恩师,那也就是国师。”大内高手言语踟蹰起来。女侠恍惚了好一会儿,厉声喝道:“说,说实话。不许污蔑我恩师的清白。”

    这位女侠还少不更事,她不知道自己这句看似严厉的句话暗中传达了一种精神,对于皇宫里出来的大内高手,自然深谙主子和奴才们之间惯用的套路。于是,大内高手眼珠乱转,狠了狠心说:“那个狗贼污蔑恩师,公主殿下,奴才这就杀了他,免得日后坏了国师和公主的好名声。”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三章:傻天真的山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