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菌匠属于赛尔魔佣兵体系中的一员,猎头族和巴奈之间的厮杀,必然要严重波及到赛尔魔佣兵。所以,我很想了解他此次入境中国是否与这场厮杀有关。要知道,我可不想猎头族或者巴奈的杀手因为追杀赛尔魔佣兵而出现在云南,距离我很近的话,这会令我寝食难安。

    我又翻了几页拜菌匠的日志,结果却看到了一篇内容影射那场“厮杀”的日记。

    “我从没害怕过什么,哪怕是死亡。但这一次,我真的开始担心了。那张神秘的卷抽,终于被攫取到力量的铁爪撕开,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是该化作一种力量去守护这张卷轴,还是化作另一种力量去毁坏它。我最亲近的朋友死了,我想他不怕死,但他却在死后害怕了。他总在我梦里哭泣,央求我拔出他那浸泡在腐烂细菌池里的双腿。他是唯一个被我杀死后却把恐惧转嫁给我的我的朋友。”

    从内容不难看出,拜菌匠被一种力量胁迫着,杀死了一个人,他的朋友。而且他是用最残忍的手段一点点的折磨死对方的。这虽然透漏给我一部分讯息,但我仍看不出他最终是倾向于巴奈组织,还是臣服了猎头一族。

    夜更深了,伊凉半夜醒来,见我还抱着一本破旧的日记本翻阅,就悄悄地走了过来。她对我说:“我们是不是又遇到麻烦了?”我望着伊凉那双盈动的双眼,仿佛世界上最清澈的水就藏在这里。

    爱抚着伊凉的头,我把她搂在怀里,透过竹窗望向了天外的繁星。“你不喜欢这里吗?”我问伊凉。伊凉摇了摇头,对我说:“喜欢。我有一种预感,我觉得那帮人好像无处不在。白天在竹屋上课时,我还总时不时望上窗外,害怕有一双陌生的眼睛在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

    竹楼外面虫鸣如歌,唱得人心里泛起离愁,山脚下池塘里的青蛙,由于夜的寂静,咕呱之声可以清晰地传到这里。这让我觉得世界很小,距离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当你觉得它很遥远时,却在不经意进靠得如此贴近。

    “去睡吧,不要担心那些已经过往的事情。不知道咱们的杜莫先生现在过得如何了,我想咱们该去看望他一下。”伊凉听我提到杜莫,她便也跟着轻松了一些,仰着小脸对我说:“你想杜莫是因为他在很多关键时刻可以帮助你,你把我和芦雅训练成和你一样可以战斗的人吧,这样我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伊凉说到这里,我才明白她忐忑不安的真正原因。现在,我们的生活相对祥和安宁,她之所以还在那些恐惧中不能完全挣脱出来,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只剩等忐忑不安的能力,她不想做一个活在祈祷中却又只能听天由命的人。()

    这也令我想起,芦雅和伊凉两个丫头,在海魔号上也拿过枪,在荒岛和山涧里也杀过鬼猴和侏儒野人。“你在海默号上见过一个蒙面的精瘦女人对吧,她背后的腰上插着两根竹竿,船上的海盗都不敢招惹她。”

    伊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这个女人名叫‘凋魂门螺’,是猎头一族中最具危险性的八大传奇杀手之一。此女人背后的两根竹竿,实际是六把长短不同的棱刀。这个女人不仅狙杀远处目标的脑袋稳、准、狠,她的身手也格外敏捷犀利。”

    我一边抚摸着伊凉的头,一边对她继续说着:“想训练你和芦雅成为那样的人,这个操作过程并不难。最大的问题是,你俩会夭折在这个过程中。想要培养出一名‘凋魂门螺’那样的杀手,就得在一百名资质很高的女杀手中选拔,最后存活下来的一个,才能是她那样的人。所以,我不会冒险。不过呢,我可以交给你和芦雅一些其它战术,你们既不用冒险,也可以在关键时刻帮助我。”

    伊凉听得有些入神,她急忙问我:“会成为什么样子,比杜莫先生厉害吗?”我顿时弯起嘴角笑了笑。“杜莫先生很厉害的,你俩很难超越他,但是可以和他实力同等。”说到这里,伊凉也笑了。

    我睡得很晚,从竹床上爬起来时,已经到了上午9点钟。伊凉给我在桌子上留了早餐,便带着芦雅去后山的小竹屋去学汉字了。

    我垂着惺忪的眼皮,正趴在竹楼二层的走廊栏杆上刷牙,之间远远的山脚下,隐约上来三辆崭新的商务小车。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不属于山村,是外来者。我眼睛顿时睁大,心里首先想到的,就是火布择力那些家伙多半出卖了自己,跑到县城告状去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章:祈祷着听天由命,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