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的两把手枪,并非吓唬爬下谷坡的对手,而是为了迷惑藏在暗处的赛尔魔佣兵,使他的冷枪在射向我之前,被杂乱的枪响干扰35秒,在我刚好趁乱射出致命的一枪时,大大降低了被对方枪就打向自己的风险。

    紧接着,便是那几匹矮脚马不安的嘶鸣,拼命挣跳想要逃窜,可苦于缰绳太牢固。”我没敢向那团黑乎乎的轮廓射去第二枪,因为他的另一名同伴没有现身,我不知道那家伙的位置,所以必须尽快撤离,转移伏击的位置。

    我一口气往爬谷坡上爬了五十米,才敢蹲起身子,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而那具陪着我趴在一起的稻草人,被我故意舍在了刚才狙杀对方的位置。

    现在,我紧紧蹲靠着树干,像收网的渔夫那样,开始牵扯拴着稻草人的鱼线,把他一点点地往谷坡上面拽。这个操控傀儡的过程,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

    鱼线绕着大树,逐渐产生拉力,那具稻草人,往上每被拉拽三米,就趴着稍停一会儿。而且,我还可以搭在树枝上鱼线,这样就可以利用高处的拉力,使稻草人的头部被提起一些,像极了一条翘起脖子朝四周观察的大鳄鱼。

    我心脏怦怦直跳,急切期待着另一个家伙向这堆稻草人射击。五分钟过去,仍旧不见动静,我心中不免有些失望。按照我的预想,那名赛尔魔佣兵不该错过这么好的机会,他可是以损失自己的一名副将为代价,才令我暴露了伏击位置。如果他还不出击,那他的副手可就白死了。同时,我也产生了另一个疑虑,就是拜菌匠已经走了,去执行他这次真正的任务。舍下的副手,不过是为了拖住我,在此与我慢慢周旋。

    “砰,砰条赤红色的弹线,几乎贴着我的头顶飞射下去,全部打在那团稻草人身上。我惊出一身冷汗的同时,也明白了这家伙的战术。

    我射杀掉那个想摸黑取包裹的家伙之后,躲在暗处的赛尔魔佣兵,识别出了我真身的位置。他没有朝那两把做假的手枪位置奔去,因为他人在谷坡山,地势较高,能一眼看出手枪射击时弹线乱飞,显然不是有人在瞄准射击,而是障眼法。

    所以,这家伙可能是一口气绕跑到了我刚才打死他副手的那个狙击点的大后方,也就是高处的谷坡上,只等我打完冷枪后跑上去,被他一枪干倒。

    可事实上,我只往上跑了五十米,就蹲靠在一棵大树下,像一簇铁树似得缩成一团,开始操控牵扯稻草人的鱼线。那名赛尔魔佣兵,顺着上面的谷坡摸索下来,没有察觉什么之后,就爬上了一棵大树,躲在树冠里继续找我。

    结果,却被我牵动的稻草人吸引住,这家伙躲在我身后高处的谷坡上,估计对着稻草人瞄准了半天。当他看到稻草人居然可以翘起脖子四处观察,便怀着无限愤恨在黑夜里相信了,开了枪。

    但此时的我,却恐怖到了极限,稻草人距离我已不到二十五米,而我身后躲在树上的赛尔魔佣兵,距离我不会超过三十米。我额头挂满了冷汗,脊梁骨上的汗毛,几乎扎进了背靠着的大树里,令我一动不能再动。()

    我慢慢松开手里的鱼线,手指开始往*后面摸,先攥到一把手枪在手里。那名赛尔魔佣兵射中了稻草人三枪,看得出来,他已经完全明白对手只有一个人,只要打死了对手的真身,眼前的一切威胁便会消失。

    我依旧蹲在黑漆漆的树下,三声枪响之后,四周的虫鸣和蛙叫又开始了。我浑身绑满了树枝,此刻多么希望自己就是一簇植物,骗过那个已经占据我后方所有有利射击视角的家伙。

    此时此刻,我最担心的一点,就是害怕这名赛尔魔躲在树上挨到天亮。如果那个时候,他发现自己射击的不过是一团杂草,那么我靠在树后的身子,只能被他重新补射。

    我屏住呼吸,竖起耳朵听着身后的动静。足足过了三十分钟,一阵窸窣的响动由远几近。我紧张极了,握在手里的短枪,时刻准备着射杀对方。

    几个漆黑的大石头,叽里咕噜地从高坡上滚了下来,与我擦身而过。我知道这是赛尔魔佣兵在搞鬼,他想过来检验尸首,但惧怕自己踩到什么陷阱,所以才折腾了半天,推滚下几颗大石。然后,再顺着大石滚动的路线,靠近尸体就相对安全很多。

    越来越近了,我这次听到了人的身体与枝叶摩擦的声音,那家伙一定是握着手枪,往被击中的稻草人跟前逼近。

    一条长长的影子,从我靠着的树后影射过来。我已经完全感觉到了那家伙的气息。我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只等那家伙与我擦肩而过,然后把脊背暴露给我,我就可以用手枪打死他。

    “donotcauflage,andquicklyingout,ifoundyou给你十秒钟,如果还不出来,我就抛手雷炸飞你。”就在我靠着的大树后面,或许是另一棵树后面,突然传来一句如此令我不寒而栗的英文。

    这对此时此刻的我而言,恐怕比世上任何语言都残酷。赛尔魔佣兵难道发现我了,他要捉活的才没射杀我。更或者,他是故意使诈,怀疑稻草人附近可能还藏着活人。

    总而言之,我根本不确定,也无法确定,这名赛尔魔佣兵是否真得发现了我。如果他仅仅是瞎咋呼,诱使可能潜伏的敌人,那么我大可不必担心,只等机会弄死他就是了。

    可万一他真得发现了我,而我又没按照他的意思来合作,一颗抛到身边轰然炸响的手雷,威力绝对不比一颗命中要害的子弹弱杀伤。

    这名赛尔魔佣兵,指挥的驮队几乎被我杀光,而且我还杀了他两名副手,这样的深仇大恨,我一旦落在他手里,就算向他妥协,像活命也是万难。

    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我依旧蹲靠着大树,任凭他怎么呵斥,也无动于衷。可是,令我又惊出一身冷汗的一幕出现了。我躲靠的大树后面,真的抛过来了手雷,而且是两颗,几乎同时。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四百五十六章:索命的诈诱之语,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