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泡在夜的黑暗中,我爬到一棵歪斜的大树跟前,又仔细往四周侦察了一会儿,发现没有异常,便开始以最慢的速度,像一只吃撑了的蜥蜴似得,慢慢往树上爬,尽量不制造丝毫响动,或做不必要的额外动作。

    漫山的虫鸣又开始了聒噪,猫头鹰们咕咕叫着,略过大树冠的上层,朝山鼠们爱活动的地方飞去。我爬到大树的树冠里,掏出了一只手枪,将枪口对准那片小帐篷,然后牢牢绑在树上,再用鱼线牵栓上扳机,便悄悄爬下树来。

    慢慢释放着鱼线,我继续往左翼爬去。一边细细侦查着,一边慢慢移动。到了几块爬满青藤的石头下,我又将一只手枪固定在了那里,这次用了一根八十多米长的鱼线,拴住扳机后开始爬回去。

    谷坡下那些凌乱的小帐篷,依旧蒙在稀薄的月光下,黑乎乎的一片。刚才的行动中,我一直在关注着那里,却始终未见有移动的黑色轮廓,爬过去拖拽搁置在那里的几个包裹。

    树林上空的月色,依旧明亮的很,我蹲在一簇矮灌木下,开始用匕首小心着采割身旁的山草,然后把这些山草,编绑在一根十字形的枯枝上,使它饱满逼真,接近一个稻草人的模样。在昏暗不清的黑夜中,这个稻草人像极了一个的轮廓。

    编制好了稻草人之后,我又趴在石头后面向谷坡下望了一阵,月色依旧稍显明亮,赛尔魔佣兵和他的副手,一时怕是不敢去接近那些包裹。

    我眨了眼睛,便将这个粗制的稻草人背在背上,顺着错综横生的山石草木爬了下去。在谷坡下的一棵大树旁,我将细密结实的鱼线在大树干底部绕一圈,再分别绑住稻草人的脖子和一只脚。

    为了更可能的迷惑敌人,我还在脚下捡起一块小石头,栓住另一根鱼线的一端,将其抛上树枝,使鱼线绕过一根树丫掉下来,同样绑在稻草人的脖子上。

    这些做完之后,我便靠着稻草人趴伏下来。稻草人的怀里,同样被我绑上了一把ak47步枪。那名赛尔魔佣兵身边,还有一个实力不菲的副手。而我只有自己,但现在我不再孤军奋战,我有了一个稻草人副手。我的副手虽然只是一堆枯枝野草,可只要我不死,它挨上多少颗子都不会有事。而对方的副手,没有这样的优点。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山头的月亮似乎比先前更大更圆。这也使得树冠层下面的夜色又淡了些。我的眼睛,除了时刻关注四周的那些树影和山石轮廓之外,就是不断地帖在狙击镜孔上,往谷坡下面的那片小帐篷处观察,希望早点看到有一团黑影移动着去拽那些包裹。

    我想,对方迟迟不肯出现,多半也是正握着狙击步枪往那片小帐篷四周侦查。这个时候,我最希望对手认为危险远去了,然后跑下谷坡去挑拣些必需品,之后循着原路返归,或者继续摸索着去完成这趟任务。()

    但对手毕竟非同一般,赛尔魔佣兵虽然个个嗜血凶残,但他们的智商和毅力,绝非普通战士和杀手可及。而且他又有一名副手,我是万万不能与其正面交火的,否则死在山里喂野兽的可能性极大。

    前半夜过去了,月色开始退却,我的注意力也开始集中起来。我有一种预感,对方要采集行动了。他们两个身上的食物,应该没有我的多。赛尔魔佣兵很清楚,我猎杀了他们一组斥候,无论是弹药和食物,我一人享受三份。而他俩的食物和任务使命,同我一味的拼耗下去,是奉陪不起的。

    凌晨四点钟时,月色开始发白,一种凄凄惨惨的白。我熟悉这样的月色,这是眼睛完全适应了黑暗时的一种感觉。如我料想的那样,谷坡下面果然开始出现动静了。一团条形的黑乎乎的轮廓,渐渐从两团矮树丛底下凸出来。

    我心里很清楚,这种变化不为肉眼所感应,它就像沧海桑田,你看不到过程,却感受到了巨变。同样,那团黑乎乎的轮廓,几乎在用比蜗牛还慢四拍的速度移动下来,试着去接近那片狼籍的帐篷。

    我没有立即开枪,而是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很显然,赛尔魔佣兵身上一定缺乏食物和物资,那团黑影极可能是他的副手。我仍旧安静地趴伏在两块大石头下,等着他的副手一直接近到包裹。

    假如赛尔魔佣兵指使副手爬下来拿包裹,那么他本人一定会藏在暗处掩护,只要我向他的副手开枪,那么他就时间向我开枪。

    那团黑乎乎的轮廓,几乎用了半个小时,才爬行了三米,但他的意图的确是朝着那几堆包裹而去。我轻轻深呼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把眼睛慢慢贴在狙击镜孔上。

    对面的谷坡上,同样是很多大树和石头,一团团墨色的轮廓千姿百态,犹如无数妖媚被定格了一般。我看不到赛尔魔佣兵躲在暗处的位置,就像他在我开枪之前看不到我的位置一样。一切皆待交火之后。

    我把svd狙击步枪的枪口慢慢降下去,开始瞄准那就快爬到包裹跟前的黑色轮廓。“叭叭,叭叭。”我几乎是在同时拽动了两根鱼线,绑我距离我一百米和五十米远的树枝和石头上的手枪,纷纷冒出了火星,赤红色的弹头,嗖嗖地往那片小帐篷飞去。

    “嗒嗒,嗒嗒嗒……”那团黑乎乎的轮廓,居然在瞬间反击,向冒火星的手枪位置猛烈激射。而负责掩护的赛尔魔佣兵,却迟迟没有从对面的谷坡上打出冷枪,向手枪伪装的树枝上和石头间射击。

    此同时,我也扣动了手上的扳机,一条更炽烈的火线,从昏黑的谷坡上嘶叫着飞窜下去。爬下谷坡的家伙,本想要翻滚身体避弹,寻找有利的掩体,一棵树或一块大石。但他的身体却是横对着我的狙击枪口,暗杀的冷枪子弹,毫不犹豫地钻进了他的左肋。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五十五章:换命难求的罐头,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