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的到来,最先唤醒了许多山林中的鸟雀,它们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跳跃着,飞来飞去,自顾自己的生活。我又吃了一盒牛肉午餐罐头,喝了点叶片上的露水,便透过svd步枪上的狙击镜孔往谷坡下望去。

    狙击视线穿过棵棵大树和凹凹凸凸的山石,望到了两百米处那一片狼籍的小帐篷。四五具尸体躺在血泊里,已经变得僵硬冰冷。我轻轻推动狙击镜孔,清点着对方的死尸。

    六匹拴在树上的矮脚马,仍一只不少地站在帐篷附近,开始哆嗦着后腿甩尾巴,驱赶嗡嗡作响的山蝇。五具脊背和后脑被打出血洞的死尸,横七竖八地躺在草上,我确定他们已经死亡。

    还有一个家伙的尸体,和软凹的尸首相距很近,被瘫倒的帐篷压盖住了,我只看到他一只右脚露在外面,无数苍蝇在他发紫的脚脖子上飞起落下,兴奋异常。

    昨晚这片小帐篷内,应该睡着十一个人,我现在通过狙击镜孔观察,确认过的死尸只有七具。另外四具死尸,无外乎还躺在那另个尽是弹孔的小帐篷内。

    于是,我把狙击准镜的校对刻度再度放大,细细观察其中一个小帐篷。一大滩凝固干涸了的血渍,从小帐篷底下蔓延出来。很明显,里面有死尸,是一具还是两具不清楚,也无法清楚,除非走过去掀开帐篷看看。但我不会这么做。

    看到此时,我心里异常高兴,那六匹票肥体壮的矮脚马,很快就该是我的了。我要牵着它们回竹楼去,然后在集市上换很多现金。那些死尸身上,想必还会有很多值钱的细软,名表、戒指、耳环、项链等等。

    另外,最为可观的价值,是这支驮队运输的行囊,里面多半还会有现金。若是我这趟暴走深山的运气极佳,那些箱子里除了白粉之外,装些金银珠宝也难说。

    想想昨天傍晚从古卜鲁的包里搜出两万多现金,我总觉得阿帕昆和吉尼贾这些人,身上多半也揣了数万人民币。

    至于这些家伙携带的手枪、步枪、手雷和狙击步枪,更是不用多说,哪一个物件的价值,都比打几只山鸡回去捱日子攒钱强。

    我心里正高兴着,狙击步枪的准镜,已经窥望到最后一个小帐篷。这顶帐篷一侧的苫布上面,均匀地散着五六个弹孔,假如里面躺了人,肚子和脊背必须要中枪的。

    可是,我对着这顶小帐篷四周的石块和山草窥察了半天,看不到任何血迹和人迹挣扎过的迹象。这仿佛本就是一间空空的小帐篷,被五六颗子弹莫名其妙地打出了洞眼,然后孤零零地伫立在清晨里,连四周的苍蝇,都没有一只从帐篷的弹孔里飞进钻出。

    我越看越心惊,忽然之间,一股凉意从我脊柱上泛起。可以肯定,那堆死尸里最有可能少了两具,而且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两具尸体。

    我使劲回忆着昨晚射杀他们时的情景,并未看到有任何黑影从小帐篷附近逃脱跑掉。唯一的可能,就是拜菌匠和他的副手根本就没睡进帐篷,他俩在夜色浓重时,早早溜出了帐篷,没有和这群走私犯凑在一起。

    据我目前的推断,拜菌匠对两名斥候未能归队产生了疑忌,他或许正是觉得今晚不对劲儿,才悄悄脱离了队伍,和另一名佣兵睡在了远处的树上,像每一只山鸡那样。他和他的佣兵副手本该死在帐篷里,可正是这家伙的谨慎,没有随了我愿。

    昨晚袭击他们之前,我也一直在揪心,提防着拜菌匠故意玩花招,偷偷躲在一旁诱捕偷袭者。于是,我才把暗袭时间拖到了天亮之前的半小时。而且,整个突袭过程中,我没敢让时间超过四十秒,生怕对手也有埋伏,自己被人从暗中锁定。在我撤退时,我还不忘拉动绳索,让东侧的步枪射击,误导敌人。

    现在看来,我的谨慎似乎也救了我的命,没有随了拜菌匠的愿。也正是现在,棘手的问题出来了。我躲在林木茂盛、怪石嶙峋的山顶,对方不知道我的位置;而拜菌匠和他的副手,同样也藏在暗处,我不知道他们的位置。

    但双方又都清楚,谷坡下的物资,除了大把大把的票子,还有现成的食物和淡水。谁都想去拿,但谁又不敢先去拿。

    我为了获得这些财物,大费周折地杀了他们九个人,若此时放弃对峙,悄无声息离开,着实令我不甘心。况且,下山的路不好走,从高处往低处跋涉,极容易被藏在高处的望远镜或狙击镜发觉,致命的子弹必然随时飞来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四十三章:无法取舍的残局,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