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重脚连踏了几下,直到第二个斥候兵的脑袋畸形,我才收住伤害输出,靠着大树稍稍喘了口气。死了的古卜鲁身上,有两个鼓鼓的小挎包,借助幽幽昏暗的光线,我打开来看。里面除了子弹和一些应急药品之外,还一卷用塑料袋裹着的人民币现金。

    我来不及细数这些钱,粗略捏了一下,少说也有两万多块,这些足够改善我们住在竹楼有肉吃的生活了。当然,有价值的零碎不止这些,这个叫古卜鲁的家伙,手指上还戴了一枚钻石戒指,腰上别了两把92式手枪。我把他的尸体彻底扒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塞进了自己的行囊。

    我睁大了眼睛,又在斜坡上快速找寻了一会儿,捡到那把丢落的ak47步枪,心里说不出的欢喜。被钢弩射穿心脏的斥候佣兵的身上,并无多少值钱的细软之物,他的脖子里,只有一对儿陈旧的军牌,手腕上戴了一只美产的军用手表。虽然从这家伙腰间翻到了两把手枪,但我最想占有的,是他死时压在身下的那把svd狙击步枪。

    昏沉沉地夜幕,像粘在玻璃上坠滑的年糕,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我把两具扒精光的尸体拽上了山头,抛进晦暗的山雾之中。下面是千米深的山渊,茂盛的大树之中,自然会有野兽闻腥赶来分吃。

    我蹲坐在一簇大灌木的叶子底下,把不同的枪械子弹分别装在不同的口袋,又把检查完毕的四把手枪挂在自己的后腰。换上斥候佣兵身上的一套衣服和伪装之后,我并没有丢弃那把钢弩,而是依旧将它背在身上,朝走私驮队的后方绕跑而去。

    那几匹驮着重物慢慢穿行在密林间的矮脚马,依然在山谷深处的斜坡上走着。几个护驾货物的汉子,一边用开山刀劈砍挡路的树枝,一边期待黑夜尽快来临,好让他们停下脚步休息。他们这位赛尔魔佣兵队长的严格督促,令他们走得太疲惫了。

    绕过走私的主力驮队,我在他们右前翼摸索了二十多分钟,除了看到一些被劈砍不久的新鲜树枝,并未发现有什么人迹。前面的一段山路,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一两米深的暗沟和暗坑,比比皆是。只要稍不留神,就会摔个腿断筋折。

    最后,我不得不认为,这一侧的斥候兵,可能提前归队了。我快速地掉头回撤。顺着走来的路线,在树叶底下穿梭。当我尾随上那支走私驮队的时候,他们已经停止了前进,在深谷一处平坦的地势上扎下了帐篷。

    这时的天色,已经彻底黑暗下来,身旁看到的棵棵大树,成了一团团完成的黑影。不远处的谷坡下,五六个狗窝般大小的小帐篷,从门帘缝隙里透出光亮。小帐篷里面,一定挂了靠电池供能的小手电,他们异常的谨慎,没有在漆黑的大山里升起篝火煮饭。

    那几匹劳顿的矮脚马,绑在距离帐篷二十米远的地方。如果马匹晚上排泄污物,就不容易影响到睡觉的人。密林里的黑夜,比空旷处的黑夜更黑,已经看不出这些家伙的体貌特征,我无法分清他们里面谁是佣兵,便不敢再贸然靠近。

    “拜菌匠队长,咱们左翼的两个斥候兵怎么还没归队,会不会遇上麻烦了。”一片漆黑的帐篷附近,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这家伙说话沉稳,不像我白天听到的阿帕昆和吉尼贾的声音。我怀疑他很可能是另一个斥候佣兵。(全文字,尽在wc学网)

    “谁都不许乱动,一切等到天亮再说。”那个赛尔魔佣兵队长用英语下达了命令。黑暗处顿时鸦雀无声。我心里很清楚,这位队长之所以向队员们下达如此命令,并非是因为他对自己的副手佣兵很自信,而是他起了忧虑,才叫大家集中在一起,不要盲目地四下寻找。就像古卜鲁先前说的那样,抹黑在大山里行走,非死即伤。

    这位负责指挥走私驮队的队长,其实内心比任何一位队员都焦急。左翼斥候没能按时归队,可能会遇到的麻烦,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他们行进的这条山路,艰险异常,遭遇边防战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遇到巡山的边防士兵,要想悄无声息地擒住或杀死自己的副手佣兵,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儿。

    倘若左前翼的斥候是遭遇了恶虎厉熊的攻击,那也该有个枪响动静。可是,毫无动静,毫无来由地天黑未归,使这位赛尔魔佣兵队长们暂时陷入了一种被动状态。

    我坐在山壁斜坡上的一簇枝叶后面,透过黑暗远远地望着他们。这会儿刚到晚上八点钟,潮湿的山雾悄无声息地降临着,四周石隙和草窠里的蛐蛐,三三两两地鸣奏起来。

    我感到一丝清冷,为了打发接下来的时间,我拔出匕首,斩了一些树丫打削起来。肚子咕咕叫时,我便从包裹里拿了两个罐头,撕开易拉环后吃了起来。

    确实,牛肉午餐吃起来像嚼混有牛肉味的淀粉团。沙丁鱼除了骨头渣子,几乎吃不出鱼肉味道。我心里很清楚,这些食物八成在市场上买的,根本不是军需食品。

    幸好我这会儿饿极了,味蕾很容易满足,喝了一些淡水之后,我便裹紧了衣物小寐一会儿。这支驻扎过夜的驮队,是没办法在黑夜中突然启程走掉的,所以我可以好好地休息了。

    由于我睡得不是很踏实,半夜醒了三次。第二次醒来时,是被一滴冰凉的露水滴醒的。开始我以为是下雨了,伸手摸摸身旁和头顶的树枝,叶片湿漉漉。看看手上的钟表,已经到凌晨两点。

    “软凹,快把你那该死的烟卷熄灭,要是拜菌匠队长看见你在守夜时破坏纪律,你绝对会步果佐的后尘。你忘了他是怎么死的了吗?”

    我突然听到了吉尼贾小声的呵斥声,他在焦急地警告一位轮流守夜时抽烟的同伴。

    “嘘,嘘嘘。小声点,你再瞎嚷嚷,就等于向队长告密了。果佐被队长宰了活该,谁叫他半夜点上火烤野味儿。我守夜爱犯困,偷偷摸摸抽根烟解乏,算不得什么屁事。咱们这个队长,也太谨慎过头了,深山老林里面,撞上陌生活人比撞鬼还难。你快睡吧,我抽完这根烟就不吸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四十章:坠入山雾的裸尸,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