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说话声音的来源,我悄悄潜行靠了过去。在陡峭的高山斜坡上,我找到了一块大石头,然后蹲藏在后面,朝深山低处望去。

    草木繁茂的大山里,云雾虽然在这个时间段稀薄了不少,但树与树之间的茂盛枝叶,依旧分割着望远的视线。我推开大石底下的一丛山草,将钢弩轻轻摆放在眼前,通过上面的狙击镜孔去窥察那几个被我发觉的家伙。

    狙击镜孔中,葱绿的叶片层层叠叠,如一团团锦簇的鳞片。“嗨!咱们没必要这么谨慎,以现在的速度,咱们三天都走不出大山,非得夜里喂了老虎。”

    这一次我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在用越语指责自己的同伴。而他的同伴似乎没有与其争执,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到隐约的嘀咕声。虽然听不清内容,但刚才那个大声说话的家伙不敢再任意聒噪。

    凭我的初步判断,对方可能只有两个人,这就说明他们不像走私贩毒入境的驮队,极可能是盗猎贼。云南一带的深山,风景秀美,气候独特,仍保留着原始森林的浓重生气。这里面繁衍着的野生动物,大多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惜物种。而这两个盗猎贼,偷偷入境进山,八成就是谋财害命来了。他们可不会像我一样,打几只山鸡就调头回走。

    随着山坡下一簇枝叶的抖动,那两个盗猎贼越来越与我靠近。我这趟进山,本就是打算猎捕几只山鸡和野猪,然后就回去,可此时却偏偏遇上了盗猎贼。对我而言,他们不过是些会使用*的流氓,我若在此打劫他们,不会比打猎几只山鸡难到哪去。而且,这些盗猎贼身上值钱的物件,远比一只山鸡和一头小野猪更具价值。

    我咀嚼了一撮树叶,然后涂花了面孔,再用布条遮住眼睛以下的脸部。这样一来,我就成了一捆会移动的绿树枝。唯一不同的是,我抱着一把钢弩,只要我想,就可以悄悄靠近他们,然后选择射死他俩。

    “***,真是不走运。你说这云南一带的少数民族,为何没有女人上山打猎,给咱们撞见后也好扒了裤子玩玩。这一路过来,我这把开山刀都剁了两个男人了,太没意思了。”

    那个讲越语的盗猎贼,依旧跟在同伴的后面,边走边说着话。看样子,这家伙在深山里憋了好几天,的确乏味极了。

    另一个盗猎贼好像很反感身后的同伴喋喋不休,于是突然改口用缅甸语骂他。而他的同伴,居然也以缅甸语还嘴。我心里顿生疑惑,他俩之间语言混用,一时令我判断不出这些家伙真正来自哪个国家。

    “youalwaysfail,becausetoonyguyslikeyou.”走在前面的那个盗猎贼,忽然转身对身后的同伴小声而气愤的回敬了一句。而且,他使用的居然是英文。

    “youshouldhavetounderstandifyouarenotalivingp,alreadyhavenoebehindtheerinass,putonyourwalking,thanialonedangerous.”见到同伴仍旧嬉皮笑脸,这家伙又恶狠狠地说了一串英文。

    我正前方斜坡下的树叶,正一耸一耸地摇晃,透漏着枝叶后面行走者的踪迹。他俩已经离我很近。讲英语的盗猎贼,已经由先前的羞辱同伴升级到了恐吓同伴。他的大概意思是,如果对方不是比他熟悉这一带的山路,他早就一刀宰了这个喋喋不休的跟屁虫,换来一份清静和安全。我很熟悉那种警告时的口气,一点也不像玩笑。

    “嘻嘻呵呵……”跟在后面的盗猎贼,突然不知廉耻地笑了起来,他似乎为对方意识到自己的价值而更加得意。“这条入境的山路,我走了三年多,现在不照样好好的。你们这些佣兵啊,太爱小题大做。啊!对了,你跟我说说,等这趟买卖做成了回去,我们的老板会给你多少佣金。”

    走在前面的盗猎贼,见同伴如此泼皮无赖,就索性不再与其较真,而是大度地冷冷哼笑。“你问这个干什么?”身后跟着的盗猎贼说:“比较一下,若是当佣兵比贩卖这东西还有赚头,老子也抽身换换职业,要不然白白浪费了我这一身本事和胆略。”

    我趴在斜坡上方的大石头后面,心里顿时一沉,幸好自己没有过早出手,不然只能获得两具尸体,而丧失一条更重要的消息。眼前这两个家伙,根本不是盗猎贼,因为没有哪个老板会重金雇佣佣兵去盗猎。佣兵一点被雇佣,唯一目的就是让他们去杀人。

    “就凭你也想做佣兵?哼,可笑。我们这种佣兵,可不是一群不畏惧犯罪的小流氓。你们只不过是敢拿生命去冒险,但最后却被死亡吓得尿裤子。像你这种人,恐怕只在佣兵的魔化训练中就夭折了。我之所以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就是因为当初我不了解这些。”

    “哈哈,悚然听闻。”跟在后面的家伙,突然嘲弄了一句。“悚然听闻?我告诉你,就凭你这趟买卖出手后赚到的利润,都不够支付我们的佣金。难道你还以为你老板雇佣我来是和你们这群杂碎一起走私白粉吗?”

    走在前面的家伙说完,转身朝身后同伴的小腹上蹬了一脚。挨打者一*撞在了身旁的大树上。“哎呦呵!我……,老子不走了,你这是第二次打我了。别惹老子急眼了,否则我一枪毙了你。”

    听到“枪”字,我心中一阵惊喜,若是能从这俩家伙身上弄到几把长枪和短枪,那可再好不过了。

    “你敢吗?真要对我打了冷枪,别说回去之后你老板饶不了你,与我随行的另外两名佣兵也会就地宰了你。你知道什么叫活着吗!能跟在我*后面不死,已经够你幸运的了。”

    踹人的家伙被挡在树枝后面,他说完话后不知又做了些什么,然后嗖嗖爬了上一颗大树。我知道这家伙是要瞭望前方,便悄悄靠再了石头后面,暂时回避他。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三十六章:神秘的入境山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