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理会火布泽力的得意,而是转身指着楼上,告诉了他们竹楼需要再修葺一次的地方。火布泽力与曲比扎各互相望了一眼,然后也跟着上了楼梯。

    剩下的另一个胖男子,仍旧留在院子里,没有上楼来。我想,他大概有些害怕了,万一我和他的两个同伴在楼上打起来,他好及时逃跑。要么是怕伤着自己;要么是回村子喊人。

    火布泽力的手里,依旧拎着那把锋利的瓦刀,他跟在我身后四处打量着他所熟悉的这栋竹楼。

    “哎呀,还以为你是大款呢,瞧这屋子里的摆设,跟东南亚那边偷跑过来逃荒的饥民一个熊样啊!”火布泽力伸着脖子,四下打量了我的竹楼。其实,他这种行为很不礼貌,他似乎还把这里当成自己以往的闲暇场所。

    “把这几处糟粕和漏雨的地方修补好,材料所需的竹子,可以到我的竹林去砍,这样你们又可以节省一笔费用。如果修补的很结实,我会给你们每人2000元人民币。”

    我的话刚说话,曲比扎各便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愕然。“不用怀疑,我说到做到。但有个条件,曲比扎各必须教授我一些种植烟叶的方法。”

    我很怕这几个家伙再坐地起价,就开出了一个不疼不痒的条件,意在封堵对方的贪念。火布泽力在竹楼客厅四处打量了一会儿,他用瓦刀这里敲敲,那里捅捅。然后摆出一副很专业和很敬业的老泥水工神情,自个儿点了点头。

    “那我们先去砍竹子,今天傍晚之前,先把施工需要的材料运输到院子里。”火布泽力说完,又在我竹楼内自顾走动了一会儿,才带着他的两个同伙离开。

    到了夜里,老村长穿着雨衣来找我,他急冲冲地走上竹楼,见了我第一面就笑了起来。

    “火布泽力那三个家伙,今天下午是不是来*了?嘿嘿嘿,你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这些家伙就喜欢惹是生非。”我没有接老村长的话茬,而是让他先坐下休息一会儿。

    村长一把年纪了,深夜冒雨赶来,确实也难为了他。虽说这事也关乎他的利益,但他还是主动来找了我。

    我给老村长泡了一壶热茶,他喝了几口之后暖了心肺,才叹了一口气说:“火布泽力这伙人,年轻时就不务正业,做了搬砖和泥的盖房匠以后,更是喜欢招惹是非。这附近十里八村,不论谁家盖房搭屋,只要不给他们的工队分些赚钱的零工,他就带着一伙人去*。我让他们进城务工,可他们出去才两月不到,就跟合作的工组打了起来。这不,钱没赚到,又跑回村子里来招惹是非了。”

    我淡淡笑了笑,没有看老村子的脸,也更没有说话。这让冒雨上山来的老村长有些不好意思,他抽了几口烟袋,以息事宁人的口吻试探着对我说。

    “你呀,唉!我给你办人口关系接纳的事儿,可是费了不少劲儿。在县城里,光是劳烦镇长请县领导吃几顿饭,就花了8000多块。千难万难地办成了你的事儿,我自己也没剩多少钱。所以,你得忍一忍,等时间长了,他们就会接受你。要不,万一闹出了大事儿,不仅我上边不好交代,你的钱不也白花了嘛!”

    听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老村长是来安慰我的。火布泽力这些家伙,以前惹过不少麻烦,想必老村长没少出面帮他们擦*。他们对老村长敬畏三分,老村长对他们也是敬畏三分。于是,这个“忍”字,只能留给我。

    第二天,我去竹林捉竹鼠,看到自己田里的大竹子被砍去很多。竹楼的修葺,远使用不了这么多的材料,而昨天火布泽力搬运到我院子里的那些材料,几乎刚够施工所需。这些都说明了一件事,被给付丰厚薪金的劳务者,挂着为我服务之名,仍在背后偷雇主的财物。

    几根竹子对我不算什么损失,对火布泽力这些人来讲,他们在“要不要脸”和“沾小便宜”之间选择了后者。下午的时候,我拎着几只肥硕的竹鼠回来,芦雅和伊凉已经放了学,她俩正在院子里玩耍。

    “黑虎掏心,苍龙摆尾……,嘻嘻,呵呵……”这两个丫头,居然也对着悬挂在院子里的那个麻袋踢打起来。我问芦雅,那几个雇来修葺竹楼的人到了没有。芦雅说他们来了,可放下工具之后,这些人又下山走了。

    等我把一锅鲜美的竹鼠肉炖在火上时,火布泽力带着两个矮胖的同伴又回来了。他们每人胳肢窝里夹着一条香烟,手里拎着两包茶叶,嘴里还嚼着糖块儿。

    “澳洲老板,我们这里有个规矩,无论哪一家请师傅盖房修屋,都得准备香烟、茶水和糖果。刚才问了这两个放学回来的丫头,她们说没有这些东西,于是我们几个就下山去帮你买了。小卖部的店主认识你,我们帮你赊在他账本上了。”

    我心里很清楚,这几个家伙,昨天一定和老村长见了面,他们或许和老村长达成了协议,所以才有了今日的“放肆”。

    居住的竹楼,只花了四个多小时的工夫就修葺完工,他们的手艺远比村长的大儿子专业,我验工时很满意。火布泽力这些家伙,在施工时没有考虑到,豆腐渣工程可以给他们带来循环利益,就像所有劣质小商品那样,缩短使用寿命,可以增大消费量。

    我当着他们三个人的面,把6000元人民币给了火布泽力,让他拿去分给其余两个同伴。如果他们分配不均,必然产生内部矛盾,这对我来讲是件好事,至少让他们把注意力从我身上转移了。

    打那之后,火布泽力再也没带着他的同伴来找我的麻烦,也没把我悄悄落户和分得土地的事儿偷偷报告给乡里和县里。他们得到了他们自认为符合他们底线的东西:识趣儿。

    安逸平静的日子又回来了,我用曲比扎各教授的方式,把自己田里的烟叶种植的很好。只是芦雅和伊凉,再也不肯吃我捕捉来的竹鼠肉了。因为有一天,当一只老鼠从鹅圈里跑出来吓到她俩后,两个丫头都吐了。现在,她俩只爱吃鹅蛋,或者偶尔跑去村下的小卖部,买些小零食磨牙。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三十四章:雨夜敲门的村长,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