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旧站在竹楼二层的走廊内,不使自己走下去接近他们。这三个汉子,今日的到来,大有和我打架之势。我避免和他们动手,保护他们的同时,也是在保护我自己。

    不难看得出来,他们三个属于那种游手好闲、招惹是非的村痞,这事儿得老村长出面解决,我自己不能涉足太深,否则得不偿失。

    这三个汉子,在我们的院子内挖了两口大坑,埋上竹桩后挂起麻袋。接着,三个家伙哼哼嗨嗨地练起了武术。带头的汉子对准悬挂的麻袋一顿狠拳,其余两个胖男子,频频抬起腿来踢踹麻袋。

    很显然,他们在向我示威,他们要用自持的武力镇住我这位新来的村民。我摸了摸芦雅的头,让她和伊凉回屋子去写作业。后山女教师布置给学生们的汉字抄写,她俩还没有作完。

    我又坐回了竹椅子上,望着远远的山脚下,不去理会院子内三个大肆折腾的汉子。或许,他们平日里就把栋空废的竹楼当做休闲场所,几个狐朋狗友之间常来此吃喝赌博。

    “吭嗨,哈嗨……”竹院内的三个家伙,越练越起劲儿,与其说他们是在习武强身,不如说成是展示暴力。

    “黑虎掏心。”带头的男子大喝一声,一把往晃动的麻袋上抓去。“苍龙摆尾。”那个贼眉鼠眼的胖男子,随即也大喝一声,抬起粗短的小腿,照准麻袋就是一脚。

    看到这三个家伙一边吆喝一边炫耀的土把式,我不觉嘴角弯起微笑。但我还是不理会他们,不去主动招惹。

    带头的汉子见我坐在竹楼上没有反应,他像突然感到失去兴趣儿似的,对着楼上大喊一声:“泡壶茶水端下来。”

    我知道,这个汉子是想让我下去,也或许他真的有些口渴。我让芦雅端了我的茶壶给他们三个送下去,芦雅有些害怕,但她还是照我说得做。

    “这女孩是你什么人?也是澳洲逃债来的吗?”那个贼眉鼠眼的胖子,喝了一口茶水后,仰着脖子对楼上的我说到。

    “妹妹。”我简短的一句回答。胖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慢悠悠地放下了茶碗。而那个带头的汉子,似乎还不肯买账,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茶叶末子,又半死不活地喊了一句。“有烟没?拿盒香烟抽,要澳洲牌儿的!”

    我轻轻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亚洲牌的也没有,我不会吸烟。”其余两个胖子翻动眼珠寻思了一会儿,齐声哈哈笑起来。

    带头的汉子很没幽默感,他不懂得慷慨地对待别人的玩笑话,而是有了恼羞,误认为自己被我嘲弄了。

    “是吗!你看这小雨下得,多让人舒服。兄弟,一个人在楼上坐着多无聊,你也下来练两下子。”我更是搞不懂了,为何他明明称呼我为兄弟了,但还要故意找我的麻烦。

    “我不会打麻袋,如果你愿意教授我一些种植烟叶方面的技巧,我倒是很有兴趣学习呢。”贼眉鼠眼的胖子突然开口说:“种烟叶有什么难得,你要愿意学,回头我教给你。我家地里种植出来的烟叶子,是全村最棒的。”

    带头男子狠狠瞪了胖男子一眼,继续对我喊到:“下来,我教给几招,放心吧兄弟,不会伤了你。”

    我知道自己躲不开了,想不下去是不行了。便慢慢起身,走下了竹楼。这三个家伙,见我真的走了过来,立刻都紧张起来。他们仿佛不是要我下来受教,而是准备打我一顿。

    “吆!这小伙子长得真彪悍啊!”那个贼眉鼠眼的胖子,锅盖似的头皮在我胸口晃动着,他使劲儿仰着脸,嘴巴半张着看呆了。

    “起来。”带头汉子比他高很多,一把推开了站在我面前有些发憷的胖子。“长得壮有啥用!不够灵活又没有招式还是白费。来,兄弟,哥教你一招擒拿。”

    这家伙说完,面对面站在了我身前。“来,把你的右手放在我胳肢窝下。你的左手搂在我腰上,开始用力往上抬。这个时候……这个时候……”带头男子说着,却突然身体发力意图偷袭我。

    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家伙想借着教授把式之际摔我一下,给我点苦头尝尝。“刺啦”一声响,我的领口扣子乱蹦,衣服被他手上的蛮力扯开了一道口子。

    这个带头的男子,本想趁我不背,利用快速扭腰把我的身体重心抵在他胯上,然后猛地往地上摔。可是,他自己却趴在地上,嘴唇上摔得全是泥,手里还抓着一段颇布条。

    贼眉鼠眼的胖子,见带头男子摔我的整个动作过程中我纹丝不动,他立刻大惊失色,吓得嘴脸像一只被踩中肚皮的*。

    “这家伙不适合习武,他身子骨太僵硬,刚才的招式中,一点也不知道配合。”带头男子一边抹着嘴上的泥巴,一边灰头土脸地站立起来,不住嘴地对同伴嘟囔起来。

    我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整理了衣领上被扯掉的扣子。芦雅和伊凉两个小丫头,趴在竹楼二层的走廊上看着我。她们没有跑下来,说明也知道眼前这三个家伙对我构不成丝毫的人身危险。

    “别说啦,你看你把人家衣服都扯坏了。贼眉鼠眼的胖子,一边给带头男子递来一碗茶水漱口,一边斜眼注意着我。看样子,倒是很怕我突然恼怒,出手打他们三个。

    “扣子掉了再补,让你嫂子给他在缝纫机上过一遍线就好了。”带头男子刚咽下一口茶水,便从另一个胖子的后腰上抽了一把磨出利刃的瓦刀。

    我心里一沉,这个男子是个很愚蠢的流氓,他一点也看不出我有意相让,刚才的身体接触,换做稍稍有点脑子的人,也该明白轻重。但他死爱面子,似乎非常不愿意在同伴面前丢了本土气势。

    “当当当,当当当”带头男子用瓦刀在柱庄上狠砍了三下,青翠竹皮的木桩,立刻碎屑乱溅。这家伙哈哈大笑道:“这年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邻村有几个小伙子不服气,仗着自己练过几年,敢跟我过不去,结果如何?你问问曲比扎各。”带头男子说着,很是神气地撇了贼眉鼠眼的胖子一样。

    “嘿嘿,是啊,是啊,火布泽力打架很凶猛,邻村那几个小子,现在额头上还有一寸长的刀疤,都是让火布泽力砍的。”听到同伴吹嘘自己的过去,带头男子很是满意地坐了下来,又喝了一碗茶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五百三十三章:竹楼下的挑衅,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