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车停在了这几个老头身旁,他们似乎并不关注这辆豪华轿车,更谈不上关注我们。我从车里走下来,那个送完果汁回楼去的女人,我认识她。那晚我和悬鸦弄瞎了埃伯伍之后,晚归麦西伦酒店,遇到的吧台服务小姐正是她。她当时还义正言辞,说自己是良家妇女,让悬鸦放尊重些,并抱怨值班耽误了她和男朋友一起参加party。现在看来,她的男朋友很像是这几个糟老头。

    司机小伙像请安似的,对几个老头主动打了招呼,便带着我们进入一栋公寓单元门,准备乘电梯上去。

    “!拿一颗麻将牌都手指颤抖,留着力气抠女人吧,还砸相机,我一只手都能掐死你们四个。”司机小伙儿刚才打招呼时,那四个老头都没正眼瞧他,小珊瑚却很不乐意,站在电梯里愤愤骂道。

    “别瞎说,那几位和扎密尔老总有交情。刚才说话的黑人老头,可没少托扎密尔老总出手,铲除过很多异己。”司机小伙儿很谨慎地提醒小珊瑚。

    在福卡普整条宝石经济命脉上,小珊瑚的地位,实则远远高于司机小伙儿,若是无人的场合,扎密尔恐怕对小珊瑚也要敬畏三分。但司机小伙儿根本不了解这些,他还拿小珊瑚当小弟弟一样看待。

    小珊瑚很不满意司机小伙儿跟他说话时的口吻,他又叛逆地说到。“怕什么,改天我拿相机去拍,拍着了我就互联网。不管他黑人白人,值得市民爱戴,那他就有市民赋予的权力。不履行职能干操蛋的事儿,那他就是个糟老头,拿权力恐吓我,还不如放个臭屁能熏到我。”

    司机小伙儿愕然了,他好笑地摸摸小珊瑚的黄毛脑袋,更是老姿态地说:“小兄弟啊!你也就说些孩子气话,社会上的事情你不懂,你还太幼。真要那样做了,等于给扎密尔老总添麻烦。到时候,别怪我不手软。”

    小珊瑚听完不旦没生气,反而被司机小伙儿逗乐了。“正是因为有太多你这样的人,才让屁变成了杀气。”

    黄毛小子的玩笑,含义颇深。小珊瑚是什么人,他是九命悬鸦培养起来的忠实度200%的副手,在多少险恶时刻扭转生死。性质上说,他就是悬鸦的分身,别说司机小伙儿,就算扎密尔自己,都不敢动黄毛小子半根毫毛,真要动了,那无异于伤了悬鸦一条命,后果的严重性,可想而知。

    电梯直升到十七楼时,叮一声开了门。走廊口立着一个警示牌,上面写到:“闲杂人等,不得非请自来,否则一律从窗口下去。”

    很显然,这栋楼房的整个十七层全被扎密尔买断。我们朝走廊尽头走去,空气中弥漫着空调机的味道,十几个统一西装革履的大汉,严肃地站立在两旁,好像正是为了接待我们。

    扎密尔虽然很富裕,但他自己意识不到,金钱并未使他跳出一种思维框架。他把自己的手下打扮成这副模样,很有“骇客帝国”里分身战士的味道。准确地说,扎密尔没有自己的品味儿,别人添什么,他自己有了钱之后,就跟在人家*后面添什么,但他的舌头最容易添到什么呢。

    “嘀嘀嘀……”当我快走进大厅门口时,墙壁上一个警报器突然红灯闪亮。

    呼啦一声,十几个大汉纷纷掏出手枪对准我,警报器的躁动,使他们的智商意识出我身上带了武器。小珊瑚就在我身后,只要他们的手指敢扣动扳机,我立刻拉小珊瑚做垫背。

    “呵呵呵,呵呵呵……别搞得这么紧张!这位可是我的上宾。”大厅内传来悬鸦的声音。

    “扎密尔老总,这家伙带了武器,不可以进大厅,我们要缴械他。”一个领班似的白人男子,戴着墨镜,双手持枪朝我小心谨慎地逼近过来。

    悬鸦已经走了过来。“没那必要。我这位朋友带不带枪都一样,他要真想在这间大厅杀人,你就是给他提供武器的人。”

    墨镜男子听到身后悬鸦的话,不仅没有收起姿势,反而向后退跳了一步。“怎么可能?我可是全市最优秀的保镖,想夺我的武器,哼,没……门!”

    不等墨镜男子把“门”说出口,他手上紧紧攥着的手枪,只在眨眼之间,像魔术般消失不见。而悬鸦的手,只如电光闪动出一抹似有似无的影子,便多了一把手枪。

    “在澳洲,有一种毒蛇叫‘泰攀’,当你感觉到被咬得第一口疼时,你至少已被咬了四口。速度是什么?速度就是无数条生命。就像你说的,你是全市最优秀的保镖,不是世界级的优秀。”

    悬鸦说完,笑呵呵地把手枪放回墨镜男子的西装口袋,并轻轻拍了两下,示意他收好。

    墨镜男子半张着嘴巴,直到感觉消失的武器又塞回自己口袋,他才努力着吞咽下一股唾沫。在场的每一名保镖打手都惊呆了。

    “追马兄,看到你真是高兴,快请进来坐吧。”悬鸦这个*,脸上洋溢着谦和的笑,丝毫看不到对我的半分愧色。

    我没有说话,随后跟他进了大厅。厅内装饰豪华奢侈,几个兔女郎端着洋酒,恭恭敬敬站在一旁,时刻准备着招待男性。

    “哎呀!伯尼先生的朋友,失敬失敬,我那些手下不懂事,冒犯之处多多包涵。一个白胖的男子,从长长的沙发上坐起身,忙走过来和我握手。

    这家伙有着欧洲式的大鼻子,印度式的大眼和双眼皮,他们的两道眉毛和小胡子一样,浓而黑密。

    为了配合持续下去的气氛,我还是伸出一只手,和扎密尔那双不知抠瞎多少孩童的眼睛、不知打断多少孩童四肢的罪恶之手、象征性地接触了一下。

    “啪啪”扎密尔轻轻拍掌,我心头一惊,下意识想去拔身上的武器。几个着装艳丽的美貌女子,像啦啦队一样涌现出来。

    音乐响起,原来这几个女人要表演节目,上演一场肚皮舞助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一十七章:裤子里的杀气,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