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完全匍匐在马唐草地上,矮胖男子的脑袋,已经削去了一半。那截被弹头掀飞起来的头盖骨,在草地上滚出去二十多米。

    我的右脸颊和脖子上,尽是矮胖男子的脑浆和腥血,这种突如其来的惊魂,真如子弹打在自己头上一般。但我意识很清醒,能在两千多米远的山谷上一枪打碎矮胖男子的脑袋,除了绿脸男子能做到,并且要这么做,不会再有别人。

    矮胖男子一直不明白,从悬鸦打死庄园老板的一刻起,他就已经死了。能跟着我一直跑到马唐草地上,也不过是一只活鬼人偶。就算我和悬鸦不杀他,巴奈组织的成员,也不会让他活着走出去。

    不管这个矮胖男子之前在绿脸男子面前多么虔诚的笃誓,谁又能保证,若干年后,矮胖男子淡漠了这种恐怖,真坐在日本小酒馆儿,喝到得意忘形的时候,不对身旁那些志同道合的狐朋狗友们以此为谈资。

    悬鸦这次对乌博庄园的袭击,一旦消息走漏,不仅仅使巴奈组织面子上难堪,世界各地打算到此兑换黑金的游客,也会望而却步。

    为了掩盖*,灭口是最惯用的手段。绿脸男子当时,没要求我留下矮胖男子一个人离开,而是以这种超远程狙杀的手法拿掉我身边的活人替身,把矮胖男子的脑浆和鲜血打得我满脸都是,其用意也是在警告我,一旦我再做出有损巴奈利益的行为,或者犯诸如此类的迷糊,矮胖男子的脑袋,就是我的下场。

    我的心脏急剧放大着跳动,趴在马唐草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绿脸男子的枪口还在锁定着我,是生是死,全在那家伙扣动扳机的食指上。

    “嘣”,山谷上又传来一声烈狙吼叫,矮胖男子死后扒在地上的手掌,一截中指顷刻间弹跳起来。颗颗豆大的汗珠,从我前额滑落,这家伙的狙击枪法,简直到了*地步。

    他把矮胖男子死尸上的一截中指打断下来,实则是在会意我,让我站起来继续往庄园外面走。但这种“会意”居心叵测,一是让我见证了令人发指的狙杀之术,二是要将一句“*”送给我。

    我虽然知道绿脸男子是故意送给我一截“中指”,但不确定缘由。他和我刚才的对话,或许给他带了压力,或许令他不屑,他才会这么做。

    绿脸男子的阴损,或者说巴奈组织的暗黑,毫不逊色于悬鸦,逊色于猎头一族。我可以站起来走路,对方也答应了放生,但给我的感觉,不异于一个临刑死囚在遭受愚弄。矮胖男子的脑袋已经崩碎了,我双脚踩着这片要穿越的马唐草地,不知道自己再走几步也会如此下场。

    我心里牵挂着伊凉,牵挂着芦雅和池春,如果我死在这里,尚不知*的杜莫,还会在福卡普的麦西伦酒店傻傻看护着她们,时不时找个女郎作乐。而悬鸦只要脱身而归,杀机马上逼近他们。

    没有选择,枪口在身后,让我往前走,我就不能驻足不前。这片呈现眼前的马唐草地,看上去漫长而没尽头,我只有唯一的方向,生和死。

    草地上没有可以藏身的大石,就算伺机躲闪山谷上的狙击步枪,自己一样是被人套牢在杀机四伏的庄园。当我揣着几乎爆裂的心脏和几乎崩断的神经走出了三百米,还是不能确定绿脸男子的枪口和自己保持的距离。

    直到我距离山脚两千五百米时,我才沉重地吐出一口气息,整个人的精神意志差点被摧垮掉。

    一路下来,马唐草地上没有一辆狩猎吉普车朝我追来。当我经过来时入住的那一片茅屋时,四周安静祥和,一切如故。那个招待过我和悬鸦的老板,站在茅屋内的玻璃后面,微笑着对我招手。几个身着情趣内衣的浓艳女郎,依旧站在吧台上扭动着臀部,*着趴在木桌上半张嘴巴看呆的新一批游客。

    乌博庄园的宝石流量很大,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人,不远千里赶来兑换黑金宝石,他们被充满*的*吸引在茅屋里,不知道乌博庄园内部正上演惨烈的厮杀。

    我一脸冷漠,甚至对那名招手的老板笑一丝的心情都没有。离开的步伐不断加快,身后一片片茅屋渐渐模糊在回望的地平线,我开始狂奔,不顾一切往山谷下面冲。

    一条弯曲绵长的柏油山路,连通着德班城,我不敢暴露地走上公路,而是往险峻的岩壁脚下走,往植物茂盛的地方钻。

    如果巴奈这些高手都以回防乌博庄园,查戈斯群岛上的猎头族,也该得到了喘息,命中水、撼天奴,凋魂门螺等人,极有可能也抽身回来,甚至赶到了福卡普。

    绿脸男子没有扣留我背包里的宝石,看得出来,他所拥有的财富和控制的经济命脉,使他远远看不上我包里这点价值。更重要的一点,我既然活着走出乌博庄园,也就验证了巴奈确实想吸纳我加入。不扣留我的宝石,也是为了长远,令我留一点好印象。

    然而,我已经不能再带着包里的宝石回福卡普,万一在那里遭遇不测,就算一颗小宝石,也不能便宜了对手。在一处极为隐蔽的地方,我妥善埋藏了宝石,只拿了十颗较大的宝石装进口袋。然后带着那包赝品宝石,拦截一辆跑长途回来的出租车,直奔德班码头。

    熙熙攘攘的沙滩上,大人牵着孩子的小手,年轻的情侣亲昵相依,每一个人都开心。我从他们中间走过,却不能被这种快乐感染。

    我承租了一艘中型小艇,以最快的速度驶向福卡普,快出公海的时候,又一次遇上了高大警司指挥的近海巡查船。

    我对他说,费舍尔?伯尼还在南非谈生意,他托我回去带些礼品回来,多亏了地方上各位长官的照顾,才能一切顺利。高大警官懂我的意思,他满意地点着头,居然问我会拿些什么东西,多久回来。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一十二章:灵魂上的死囚,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