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话把矮胖男子逗笑了,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百般无奈。当我扒着山石蹬上山顶,又把矮胖的男子拽上来,这才靠在大石上双双休息。

    夜风的清爽扶过我们汗湿的额头,使人说不出的舒服,矮胖男子拽过包裹,拿出喝剩半瓶的清水,咕咚咕咚畅饮。

    “咱们找个隐蔽石缝睡上一夜,第二天夜幕降临时,一口气冲过这片马唐草地。”矮胖男子听完我的话,仰脖喝下嗓子眼儿的水差点喷吐出来。他立刻用袖子抹了一下嘴巴,瞪大一双钢珠眼。

    “不是说今夜就逃出庄园吗?”

    我嘴里嚼着食物,没有说话,只把望远镜递给他。矮胖男子忙起身跪在石头上,撅着*往山谷下的草地上瞭望。

    “乌七八黑,什么也没看不到。”矮胖男子说。“没有看到星星吗?”我低声回答。矮胖男子像被踩到*的青蛙,举在眼睛上的望远镜立刻朝夜空望去。

    “往下面的草地上看。”我伸出一只手,压低了他将望远镜举成炮管儿的姿势。

    “发现什么了。”我问。

    “萤火虫,又不像,难道是那些狮子和大豹的眼睛。”矮胖男子自己越说越没谱。

    “是烟头,有人坐在车里吸烟。”我淡淡地说。“啊!这些家伙把追杀咱们的汽车都停放在了草地上。他们想干什么!”

    我喘了一口气,拿过矮胖男子手上的望远镜。“想引诱咱们过去抢车,或者向车里的吸烟者射击。”

    “好阴险啊他们。要是咱们不抢车,也不开枪射击,就这么悄悄地过去呢?”矮胖男子天真起来,但他确实难以预料危险。

    “一座连悍马和直升机都买得起的庄园,还差买几个夜视仪器吗。白天的时候,他们抓不到咱们。现在到了黑夜,他们故意放纵咱们自己走出来,往枪口上撞。所以说,一旦开枪暴露了你我的大概位置,哼哼……”

    矮胖男子的额头上,又渗出晶亮的汗珠儿。“英雄,你刚不是说天黑就可以逃走的吗,翻过这座山就得救了。”

    我瞟了一眼矮胖男子,淡笑着说:“要是不这么说,就你这一身民脂民膏,能鼓起劲儿爬上山顶吗。”

    矮胖男子一怔,立刻擦拭额头上的汗,不好意思地憨笑了两声。“是,是是,是有点胖。”

    “哼。”看他紧张尴尬的样子,我鼻腔喷出一股轻而短促的笑。矮胖男子不会想到,我此时之所以不带领他下山,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悬鸦这会儿,如果在逃命的话,多半也得上到山谷。假如还滞留在玉米地,绝对熬不过第二个白天了。此时此刻,这个家伙一定以为我在穿越马唐草地,只要快接近破晓时,马唐草地上没有出现异常状况,这就说明可以通过,是安全的。

    可我现在,偏偏不再冒险去做这个尝试的炮灰,我让他以为是我先穿越了草地,然后这家伙再穿越。这样一来,他就成了我的试验品。

    从白天我们藏进玉米地,分左右行动之后,这家伙一直处于低调的后缩,几次都是我冒险去试探敌人的部署以及火力。此时到了关键时刻,我偏偏不这么做了。

    借着朦胧月光,我们在黑夜中找了一条隐蔽石缝,两人凑合着挤进去。我在靠外的位置,时刻注意着山下草地上的动静。

    夜里,矮胖男子有三次因为呼噜打得太响,被我捏着油腻腻的脸蛋摇醒,然后他发癔症似的,吧嗒一下嘴巴接着睡。

    一直到漫山虫鸣渐渐弱去,山风凉得有点使人发抖,我才推醒了矮胖男子。“快点清醒,还有一个小时就破晓,咱们抓紧时间冲过草地。”

    矮胖男子或许梦到自己已经在家了,他睁开眼睛,看看四周的山石,显得格外陌生。

    我俩背上包裹,踩着曲曲折折的山石往下走,虽然这会儿天还没亮,但二三十米之内已经可以模糊看清了。夜里,我用匕首砍了许多小树枝,编成了两件蓑衣,等视线再好些,我和矮胖男子就披上,像两簇小矮树一样,在草地上移动。

    “括雷哇乙兮zhui?”我和矮胖男子刚走到山谷半腰,身后侧经过来的一块大石上,原本空无一物,却突然传出声问话。

    这句话就如一句咒语,当场当我变为一尊石像似的,一动也不再动。我整个脊背上沸腾起来的血液,直冲后脑,泛起阵阵酸麻。

    我心里很清楚,自己栽了,黑魆魆的枪口已经从身后把我完全锁定。

    “哎,哎哎,哎挠西达!哎挠西达!哈哈赛妖”虽然我听不懂这两句话,大概也推测出了意思。

    “要西,乙嘎杂马戏佬。”身后又是一句铿锵沉闷的话语。万分紧张之余,我已经听得出这是日语。

    “太君,不不,不是不是。皇军,哦也不是,也不是。他,他他,他问你是不是追马,让咱俩抱头转过身去。”

    我慢慢地扭转身子,却不敢有丝毫出枪反击的侥幸。对方既然不以冷枪打爆我脑袋的方式出来问话,想必结果就不会那么糟糕。

    一个浑身挂满绿布条的男子,盘膝坐在一块大岩石上,而他缠满藤条狙击步枪,就斜靠在伸手可取的大石旁。“idonotundersdjese,theenglishlanguage.”

    我谨慎小心地说到。

    “欧卡”这名突然出现的男子,用充满日腔的英语回答。

    “以长发做图腾,黑泰拳里格斗招式,两千米之外取人首级的狙击手指。哼哼,你就是东南亚终极通缉的叛逃佣兵,军牌编号一百一十七,代号杀戮机器:追马?”

    我心脏突突直跳,这个家伙是谁,我从来没见过。尤其他那张涂满绿色波纹的面孔,出奇的灵幻诡异。

    “你加入了猎头一族?”我摇摇头,算作对绿脸男子的回答。“为什么要来刺杀?”我心头猛地一惊,这家伙居然诬陷我是刺客。

    “我不是刺客,我和一位朋友到庄园里来交易宝石,结果他们见财起了贪心,非说宝石有假,要扣押我们。”我刚解释完毕,却听得那名男子冷冷一哼,挂着不屑的嘴角儿上挑了一下。

    “八嘎”这家伙又说了一句日语,但不用矮胖男子翻译,我都听得出来,他不是再骂*,而是说我愚蠢,说了苍白的谎言欺骗他。

    “为什么还要撒谎!”绿脸男子说着,手掌上慢慢托起一件闪灯的小机器。“av”矮胖男子脖子一伸,不由自主地说到。

    “你的这位蒙面朋友,可着实不简单,敢在肉身上烙印黑树桃鸦的男子,恐怕只有猎头一族中的八大传奇之一,九命悬鸦。”

    绿脸男子的这句话,更让我惊诧恐慌。他望着手掌上托起的av,那里面的画面,应该就是交易大厅的监控录像。

    “以交易宝石之名义,刺杀庄园老板,又以刺杀老板之烟幕,伺机刺杀大祭司长。”这句话像手雷一样,塞进我的大脑炸响。

    我突然见意识到,自己已经掉进了悬鸦的陷阱。如果这个绿脸男子说的没错,那么悬鸦在交易宝石时,第一把抓了真宝石放在石桌上,而第二第三把,他故意抓了假宝石,挑起的事端。

    我没有时间再想下去,急忙问到。“你是谁。”

    “哼哼,巴奈。”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零七章:破晓中的绿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