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乌博庄园,与其说它是交易黑色宝石的地下市场,不如说成是尖端杀手的巢穴。我击落这架直升机的时候,想必悬鸦通过狙击镜孔也看到了这名赛尔魔女佣兵,他预料到我可能会被这女子暗算,于是就悄悄潜伏过来,给对方出其不意地阴了一招儿。

    当我抱着svd狙击步枪猫腰小跑过去,悬鸦已经将这名束身丛林野战装的女人擒拿在身下。女子的后脑,被悬鸦死死按住,她的整张脸埋进泥土中,仿佛悬鸦故意把她憋死似的。

    “……,快说,不然我掏出你的子宫。”当我快要接近时,刚好听到悬鸦这句猥亵的恐吓。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悬鸦连忙发出咯咯阴笑。

    “追马兄,快过来瞧瞧,早晨还站在巨石雕像上轻歌曼舞的花容小妞儿,这才几个小时,变成了这副狼狈。哼哼哼……”悬鸦一边调笑着,一边快速反绑这名赛尔魔女佣兵。

    “啧啧,这小蛮腰儿扭的,真是撩人呐。你说我该把你先奸后杀呢?还是先杀后奸?”悬鸦松开抵住赛尔魔女佣兵后脑的膝盖,将她粗鲁地一把掀翻过来。

    赛尔魔女佣兵的脚边,一丛野草上挂满血珠儿,我定睛一看,才知悬鸦刚才偷袭她时,将她一只脚筋儿割断了。这女子是因为钻心的疼痛才剧烈挣扎身子。

    我冷冷地盯着悬鸦和她,本想催促速战速决做掉这女人,可话刚要出口又止住。若不是悬鸦悄悄过来接应,我此时的头盖骨怕是早已翻飞。

    悬鸦迟迟不动手宰杀了她,肯定不是垂涎其美色,或者多用嘴巴猥亵对方几句。这种急迫的形式下,悬鸦同她浪费时间,必定有自己的用意。

    “从这里下山谷的路有几条?”悬鸦审问时,已将一把锋利的匕首压在女佣兵的喉管上,只要她敢乱叫,空气会以最短的路径灌进她的肺部。

    “从加入赛尔魔佣兵那一刻起,我就不再认为自己还有子宫。你杀我也好,酷刑也罢,这都不重要。到处都是下山的路,可你既然闯进来了,就别想活着出去。”

    “哼哼哼……,那咱们就玩儿玩儿。”背对我的悬鸦刚说完,就把右手猛地抓向赛尔魔女佣兵的大腿。这女子又是一股钻心剧痛,她睁大着眼睛,望着幽蓝的玉米地上空,撕心裂肺的叫喊,都被悬鸦捂住嘴巴的手憋在胸腔中爆发不出。

    悬鸦不知何时戴了一只锋利的手爪,这是他格斗时专属的冷兵器。我在海魔号上,第一次与他见面厮打起来,他当时双手正是戴着这种凶器。

    锋利的爪刃扣陷进女佣兵的大腿,鲜血顺着悬鸦的指缝汩汩流淌。“哼哼哼……:16k.cn”悬鸦不说话,只是对着女佣兵冷笑。

    我自然不能杵在原地傻看,玉米地外延的敌人,不知蜗行推进到了哪些范围,我得去压制一下危险,争取拖延到天黑。

    检查了埋藏在土坑里的矮胖男子,见他神色好转许多,我就去了玉米地前面压制。又打死了七八个深入玉米田的庄园护卫之后,一轮皎洁的明月终于挂在了乌博庄园的上空。

    田地间虫鸣四溢,银灰的月光将庄园笼罩在一片乌茫之中。几只蝙蝠在玉米地上空起伏窜飞,忙着捕捉小虫。偶尔有一只猫头鹰咕咕叫着掠过头顶,会吓得矮胖男子忙缩脖子。

    “这样的滋味儿如何?比搂着老婆看恐怖片还过瘾吧!”我抱着狙击步枪,一边小声调侃着矮胖男子,一边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唉!别说了,想起来就后怕。”矮胖男子望了望夜空,又垂低了头。

    “呵呵,回去之后有何打算?”见矮胖男子有些犯困,我眨动了几下在黑夜中贼亮的眼睛,又继续逗他说话。

    “我要是没来这里,这会儿正端着香茶,躺在自己公寓的阳台上赏月,楼下全是社区保安,多安全,多好啊!”矮胖男子无限向往,可说完回到眼前的黑夜中,又垂头丧气。

    “走吧,时候差不多了。”说完,我慢慢站起身子,整理一下行装和武器。矮胖男子也一*坐起,背上他的包裹,鼓起了回家的决心。

    悬鸦不知从赛尔魔女佣兵嘴里拷问出了什么信息,但在杀了那个女人之后,这家伙就彻底消失了。

    经历了这场不该惹上的厮杀,我心里也特别恼火,但一想到乌博庄园在宝石交易时那种见财起意、仗势欺人的架势,悬鸦打死他们也在所难免。

    无论悬鸦此刻在哪里,我都不能浪费用生命换来的夜幕等他,我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地逃出去。我得活着。

    领着矮胖男子,我俩从玉米地深处出发,不往前也不向后,而是一直往西走,准备越过作物带中间那条石基小路,钻到对称的那片玉米地,从那边贴着山脚逃上山谷。

    黑夜真的比这片绿帐更能保护想逃生的人,这也许正是上帝仁慈的一面。长长的玉米叶子,沾满了凉露,将我和矮胖男子的衣服打湿。我们低着头,如两只小鼠般悄悄穿越,一路下来,没有看到任何庄园护卫的影子。

    矮胖男子一个劲儿地祷告,感谢神明保佑,而我却很是狐疑,白天那一大群庄园护卫到底躲在哪里去了。

    谨慎潜行了三个多小时,我和矮胖男子总算又安全穿越了长满甘蔗、啤酒花、烟叶的作物带,一直贴靠在山谷脚下。

    “英雄,咱们再翻越了这座山石,是不是就可以逃出庄园了。”矮胖男子一边拉着绳索往岩壁上攀登,一边抹着脖子里的汗水问我。

    “呵呵,差不多。不过,一旦登上山谷,可比龟缩在玉米地安全多了,战略纵深也放大不少。咱们抓紧点时间,山谷对面是一片马唐草地,碎石较多且地势开阔。光线好的时候,想偷偷穿越草地的话,那些狩猎吉普车会像奔跑的牛群一样追着咱们打。或者,干脆从车放下斑鬣狗追咬。”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零六章:生命换来的夜幕,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