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战场上的士兵,你已经很幸运,毕竟不是抱着自己的腿在跑,不是吗?”虽然这么说着,我发觉矮胖男子的脸色

    却有不对劲儿,他是真得惧怕尸体,惧怕血肉模糊的残骸。可这个世界上,有哪个正常人一生下来就习惯了抱着尸体跑。

    倒退着跑了一百五十多米,我才把尸体放下来,急速扯断许多玉米叶子,把尸体彻底盖住。而后,我把身上这支荷枪实

    弹的巴雷特狙击步枪塞到了尸身下,自己则使用重新插上弹夹的svd狙击步枪。

    我现在只剩一个活人替身,必须利用在最关键的一刻。所以,从就近的死尸身上深挖替身价值,也成了我增大存活概率

    的一种手段。

    在这片长势茂盛的玉米地里,半径超出五十米距离,肉眼就很难再看清潜伏行进的敌人。刚才那名吸引直升机的游客男

    子,只要跑出五十米后,我的手枪就不可能再捕捉到他。

    他完全可以偷偷跑开,不必大喊大叫地成为炮灰。恐惧是一种最容易使人僵化的毒素,他不仅惧怕我,更惧怕悬鸦。

    现在看来,悬鸦在他们面前宰杀干瘦男子,并肢解了尸体拿去引鬣狗,这种先机一般的威慑力铺垫,真是意义深远。

    通过这次小小的协作,我对悬鸦这种暗黑杀人的属性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他的读心术和战术上的预测能力,都非常的

    强悍。这大概也是他能够跻身到八大传奇杀手里的一个重要原因。

    栓在伪装步枪扳机上的鱼线,依旧从高大结实的玉米植株下缠绕了几圈,使我可以潜伏在任何一个角度来操控射击。

    矮胖男子的神经,已经濒临崩溃,为了不让这个备用活饵有意外,我让他蹲趴在了一块小凹坑。这坑可能是一只田鼠

    窝,或者野兔子洞,被昨日的雨水冲击成了现在这副摸样。

    矮胖男子只有将身体蜷缩在里面,背上再被我撒上一层土壤和碎草伪装,他的神经才可以平复。

    安顿好了他,我牵拉着鱼线,绕到了伪装尸体的右前方,焦急而安静地等待哈尼族女子的出现。伪装上的巴雷特狙击步

    枪,枪口正对着玉米地外延,那些围堵我们的庄园护卫,大概就埋伏在这个方向。

    “崩”一条炽烈的弹线直线窜出,奔着玉米地外延而去,我不知道这颗子弹会不会瞎猫碰死鼠般命中一名伪装的护卫,

    但狙击的沉闷响声,却从玉米地深处扩散到了上空。

    附近那名哈尼族女子,只要没摔死,枪声一定能传入她的耳朵,吸引她往此靠近。

    下午的酷热,开始有了减弱,再有山谷风吹进玉米田时,里面趴着的人就能感到一丝凉意。而我,是最祈求黄昏降临的

    人,只要僵持到黑夜,逃出生天的大门就可以推开。

    恰恰相反的是,敌人最怕时间的拖滞,他们恨不能立刻就从玉米地拽出我们的尸体。庄园的老板已经被悬鸦打死,这些

    护卫损兵折将地同我们折腾了整个白天,倘若最后再让我们跑掉,对乌博庄园来讲,可真算得上历史性的侮辱了。

    “砰”一条炽烈的弹线从我眼前划过,直直打进了伪装的尸体内。我心头一动,忙将svd的狙击视线推移过去。既然对方

    可以窥望到我设置的伪装,那么我俩多半就处于半径五十米的同一个圆内。

    根据弹线袭来的方向,我很快发现一堆长满绿草的伪装。其实,这样的伪装不同于以往,它不需要极尽完美的融入环

    境。因为这片战场太狭隘,人在玉米地里不能长距离的移动,一旦彼此遭遇,出枪速度在这种环境和形式下比伪装更具决定

    性。

    可是我并没有开枪,因为距离有点长,严重超过了半径,玉米植株重重叠叠地长着,违背了我只向伪装下的**开枪的

    意志。

    我只能等待,等待那堆绿草移动。经历与阿鼻废僧还有播月的那一场恶斗,我现在彻底警觉了一种可能的陷阱,那就是

    用死人的手指勾取活人的性命。

    摔落下来的直升机上,有一具完整和不完整的尸身,我无法知道那名赛尔魔女佣兵是否也利用其做了伪装。突然之间,

    我窥望的远处那堆绿草还会向后**。每向后耸动一下,便停顿一下。

    不动则已,一动便被我识别出破绽。大部分狙击杀手面对这堆绿草伪装,多半是要上当,以为这是伪装的敌人在非常小

    心地匍匐着抽身后撤。

    可是,那堆绿草上的枪管儿,却始终呈直线随伪装回缩。这说明持枪射击者的两只臂肘根本不是在扒地后撤,而是后面

    有贴地的绳子在拽他的脚;那支狙击步枪,则是绑在尸体胸口下的迷惑武器。

    我嘴角刚要稍稍弯出冷笑,左侧眼角余光却忽然捕捉到一抹浮影,那感觉就如一条绿毛狐狸在玉米植株间奔跳而过。不

    等我将眼珠扭转去看仔细,地下却又窜上一条体型更大的浮影,如埋伏着的猎狗突然跃起,扑中一条擦身跑过的狐狸。

    这一幕映入眼帘,我整条脊背泛出冷汗,也彻底明白过来。这名赛尔魔佣兵中的女子,差点要了我的命。

    我原以为,她在那堆伪装的绿草后方,通过不断拉拽绳索,引诱我的真身射击,把位置暴露给她。

    可能我确实低估了她,万万没能想到,这家伙居然悄悄地往我身后绕来。假如说,我和对手处在同一个圆,我是一条直

    径的一个端点;那么另一个端点,正是勾引住我的陷阱。这个短短的过程里,死神就可以绕出半圆,把收割灵魂的镰刀贴在

    我的后脖子上,这股阴气森森的凉意,着实令人悚然。

    那架摔落下来的飞机上,一定有很多特制的金属管儿,扎入玉米地的泥土中,可以牢固而轻快地作为拉绳的转折轴。

    若是换作我用来拉动伪装扳机的鱼线,绑在一具尸身的脚上向后牵扯,就算鱼线不断,再粗壮的玉米植株怕也早已勒

    倒。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零五章:险恶的斥候兵,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