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直升机马上斜身撞进玉米地时,那名身手矫健的哈尼族女子,立刻将双脚蹬在两个安全带上的拉环内,同时双手攥

    住另外两根安全带,使自己四脚朝天悬吊在机舱内。

    随着嘎吱一声闷响,直升机歪栽进玉米地。由于飞机距离地面不是很高,并未发生我期望的爆炸,但螺旋桨的转轴却突

    突崩着火星子,一股黑烟飘然而升。

    哈尼族女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利用悬吊自己,把随机而坠的巨大震荡力缓冲掉,大大保护了自己的骨骼和内脏。

    我有种预感,这个家伙没死。不等我再多想一二,一把揪住矮胖男子的后脖领子,抗洪抢险般拖起他就往玉米地深处

    跑。

    “唉呀呀,*,*。”随着矮胖男子惊恐而又不敢大声的哀嚎,我刚把他拽出二十米,斜后侧雨点般的机枪子弹便

    再度扑来。

    躲过敌人的机枪覆盖式射击,我和矮胖男子急忙朝另一名游客的位置跑去。

    “呃,呃,呃,枪……射……”这么引诱直升机的男子,已经平躺在地上,他浑身小哆嗦和大**接连不断,顺着他跑

    过来的脚印往后看,三米远的玉米植株下,一条人腿血淋淋地横着。

    飞机上的加特林机枪击中了他,使他的右腿从大腿中间断开,而左腿膝盖以下,小腿骨早已成了被筋肉连接的碎块儿。

    “你……,知道……,逃不……”我从矮胖男子的包裹拽出一件衣服,盖在这名只剩三分之二肉身的游客脸上。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这家伙到现在才明白过来,我是在利用他做炮灰,我早就知道引诱直升机跑会被射杀,但我还是逼

    着他、哄骗他这么做了。

    他求我赶紧给他一枪,结束这种难熬的惨痛,为了不让他说太多话,引起矮胖男子的戒心,我粗糙的左手缓而不慢地放

    在他脸上,隔着盖住的衣服,将他双眼压闭,掌心捂住了他的口鼻。

    “不管你之前做过什么,从进入玉米田之后的这一刻,却享受了一份战士才拥有的殊荣。毕竟,你没有举着别人的内衣

    而死,上帝会保佑你的。”话音刚落,我攥在右手的匕首,已将他咽喉彻底切开;接着斜上掌击他的下巴。咔嚓一声胫骨断

    折,他彻底死亡,不再为痛苦难过。

    “啊!就这么死了!”矮胖男子见我宰割了这名游客,他吓得一*坐地,惊诧不已。

    “还能怎样,这里若是医院大门口,你我又带了足够的钱,他顶多落得高位残废。可这里是乌博庄园的玉米地,别说想

    办法给他止血,烈日都可以把他烤成木乃伊。”

    我对矮胖男子这样解释着,意在安抚他的恐惧,以及跟随我的忠诚度。在关键时刻,他还得顶上去,替我接受死神的镰

    刀。

    “那,那那,把他交给对方也好。都伤成这副模样,他们怎么也得考虑*的啊!”矮胖男子望着死尸,还在惊恐万状

    地试探我的想法。他想暗示我,如果等会儿他自己遭受如此不幸,我是不是该考虑把他交给对方,没必要非得让我往上帝脚

    下送一程。

    “*!你自己来到的是什么地方不知道吗?把被打伤的战俘交予他们,我保证最高兴的是他们圈养的斑鬣狗。”为了

    不让矮胖男子有回旋的余地,我毫不夸张,但却有意吓唬他。

    “唉呀呀,造孽啊!我是造的哪辈子的孽,怎么就来到这个地狱一样的庄园了。命啊!命啊!不如我那些同僚命好。呜

    呜呜……”这家伙抱怨着,又开始哭上了。

    “哼哼,命!面对这些尸体,面对外面的机枪,你回头望望上山谷的路,都是你自己的足迹。不要哭了,坚持到天黑,

    我就能带着你穿越围剿,咱们逃出去。”说了几句激奋人心的话,矮胖男子这才止住哭泣。

    虽然这样说着,可我心里一点也没底。扑上悬鸦方向的那架飞机,也是在机枪扫射的瞬间被击落。时间到了这会儿,蔚

    蓝的天空上端,日头终于有了些稍稍发红的迹象。

    稍稍喘了几口气,我估计那名坠机下来的哈尼族女人也歇缓得差不多,该搜索过来了。从这名女子身上,可以看到凋魂

    门螺身法的影子,如此敏捷型的杀手,在庄园护卫队中,可算做斥候组长了,专门负责庄园内的侦查和追杀。

    我必须谨慎小心的对待这个劲敌,因为悬鸦说过,这家伙是赛尔魔佣兵的一支。和杜莫第一次登上毛里求斯时,我在命

    中水看管的废旧工厂见过一名赛尔魔佣兵。与其交手时,也是险招连连,稍不注意就得命丧敌手。

    但那次遭遇的是一名力量型佣兵,而此时威胁在附近的哈尼族女子,却是赛尔魔一支中典型的敏捷型杀手。

    包围在外延堵住去路的护卫兵们,估计这会儿已经推进到玉米地里面不少。他们一旦发现我和悬鸦的大概位置,就用机

    枪乱扫进行压制,而那些步枪突击兵,也趁机往里玉米地里面推进。

    这种战术不再是过来包剿,准确地讲,就是蚕食战术。如棋子般,一点点地推进,每进一步,就扎下根基,让对方在

    这种战术不再是过来包剿,准确地讲,就是蚕食战术。如棋子般,一点点地推进,每进一步,就扎下根基,让对方在

    明,自己在暗,以静制动,直到把我们不断压缩在枪口下。

    我又一次提起瘫软的矮胖男子,要他紧跟其后。接着,我将这名断肢游客的尸身背起,矮胖男子抱着一条人腿,同我并

    肩倒退着小跑起来。

    “英雄,我想吐。非得抱一条这么吓人的东西吗,这会儿若不是大白天,我早昏厥过去了。都怪我那老婆,平时硬拉我

    陪她看什么狂尸归来之类的电影,这下弄成真得了。我从几岁就胆子小怕吓,以后再上了年纪,指不定哪天做噩梦吓出个好

    歹,落下一身病根儿。”

    矮胖男子抱着血淋淋的人腿,惊悚如一盆冰水般,将他从头到脚彻底浇透了。他跟在我身侧,不断地嘟囔着。或许,这

    种自言自语本就是他已经吓疯了的征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零四章:保护凌空的骨架,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