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名游客说得没错,逼近到玉米地外面的那些庄园护卫,开始先用机枪混乱扫射玉米地的底层,就是要把我们逼退到

    玉米地深处的几台收割机后面找掩体。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必在盲目射击,等于用心窝上的眼睛捕捉到了我们的位置。持续密集的迫击炮,几乎同时奔向我们

    最有可能依靠的那几台收割机。

    如果当时,我真要带着他俩躲避过去,恐怕这会儿玉米地中就会飞起血肉模糊的残断四肢。

    我心里清楚,这一定是赛尔魔佣兵再给这些庄园护卫支招儿。一阵狂轰乱炸过后,那几台收割机冒出滚滚浓烟,周围的

    玉米植株也炸倒不少。

    “你们两个,以我为基准,向后直线纵深,切记匍匐前进,只要不站起来,死亡就离你们很遥远。”我松开捂住矮胖男

    子嘴巴的手,小声催促他俩赶紧后撤。

    他俩不敢怠慢,爬出壕坑就往玉米地更深处爬去。我翻过身来,把狙击步枪的枪口对准了玉米地外延。庄稼外面的那些

    护卫,以为刚才的迫击炮应该重伤了我们,就开始分成小组,向玉米地深处围剿过来。

    我缓缓地呼吸着,t型准线随着我贴在狙击准镜后面的眼睛而动,在沐风起舞的绿纱帐中搜索生命。

    右翼那边,应该也以同样的方式朝悬鸦围剿过去,但在我十点钟的位置,却出现三个披上绿色伪装的枪兵。他们手持6

    突击步枪,呈三角队形慢慢向里推进。

    看到这种情况,我嘴角玩起一丝阴冷的笑。他们三个朝炸毁的收割机摸去,之所以不前后并行着走,正是因为怕被狙击

    穿杀。

    而我此时的位置,根本没有靠到收割机后面,而是在对方四点钟方向的位置。他们保持基本的三角队形,岂不料早与我

    的巴雷特枪口重叠上一条边线。

    t型准线慢慢校队到了最前面的一名护卫身上,而他后右侧的一名同伙,身形完全被他的身形所覆盖。

    “崩”,沉闷的大猛狙声突然响起,炽热的子弹嗖地飞出,穿过无数根玉米植株,从目标的胸膛钻了进去。一股粘稠猩

    红的血溅出,喷洒在翠绿的玉米叶片上,摇摇欲坠。

    “崩”,刻不容缓,又是一枪狙击,第三个搜索护卫的脑袋上,像被打翻下一顶挂满绿布条的帽子。我非常的清楚,这

    家伙头顶没有帽子,那是他绑在前额的伪装和头盖骨一起掀飞出去。

    最靠近自己的三名搜索兵消灭,我急速抽身后撤,玉米地外延,又是一阵覆盖式机枪扫射袭来。浓密的绿纱帐,依旧爱

    护着我的生命,等我飞兔一般凑到矮胖男子他俩身边时,那些盲目射击来的子弹,刚刚扫过我身后的壕坑。

    “英雄,咱们今天是没法活着逃出去了,这些家伙被打急眼了。不如……,咱们和他们谈判,把这个举起来吧。”

    矮胖男子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条白色*,他伸出另一只手,向我讨要匕首。

    “英雄啊,只要你把小刀给我,让我砍一根玉米植株,把这件白衣服举高,咱们就不用这么艰苦了,都可以活命啦!”

    矮胖男子手上的这件白内衣,*位置绣着麦西伦酒店标示。这是麦西伦酒店客房内为每一位男士宾客免费准备的一次

    性浴后短裤,穿上它,人身体的每个部位在充血状态下都会很舒适。

    我根本没有预想到,就在我刚才击杀三名庄园护卫搜索兵时,矮胖男子居然脱了裤子,褪下了白色内衣。而且奇思妙想

    地打算把它举高起来。

    望着矮胖男子担惊受怕的眼睛,我冷冷地问到。“主意不错,你觉得让谁举起你的*合适?”

    矮胖男子对我惧怕,他不敢说让我来举,让我甘冒风险。“他,他来举。我已经为咱们的逃命队伍贡献出一双法国皮

    鞋,也该他为大家奉献一些了吧。”

    “凭什么?凭什么是我!”另一名游客顿时愕然,他仿佛也预料到矮胖男子要把举*的重任推给他,于是惶恐而急切

    地争辩。

    “主意是我想到的,由你去举,天经地义嘛!”矮胖男子说完,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泥。另一名游客更是惶恐,放大的瞳

    孔接近死亡状态,直直望着我。他深怕我点头许可,同意矮胖男子的想法。

    “不要糊涂,要是有妥协的余地,咱们还会落得此般境地。要举你自己举,主意是你想的,干嘛拿我做代价去尝试。我

    宁可给他们的机枪打死,也不要举着一条你的臭*去见上帝。”

    没等另一名游客同矮胖男子争执完,我们右翼便传来两声沉闷的烈狙枪响。我知道,悬鸦刚才也没躲靠到收割机后面,

    坐上迫击炮去见上帝。他遭遇了和我一样的麻烦,估计也是两枪打死三个接近自己的护卫搜索兵,这样才能多争取一两秒避

    开机枪。

    中午的太阳,不知何时垂直照射下玉米地,烤得我们三个身上大汗湿透,身上的泥土都快变浆,开始发出粘稠的滩滑。

    搜索进玉米地的两组护卫死亡后,其它小组很快回撤出去。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强敌,不想其余小组白白被这

    片玉米地吃掉,所以理性地暂缓了攻击。

    玉米地外面,长时间的听不到动静,反倒使我内急极度忐忑。敌人不可能放过我们,就像狗不会因为咬不动一根骨头就

    放弃那样。

    这种死亡般的寂静,必然在酝酿着一种致命的阴谋。矮胖子借着战火消停,疲倦地小睡了一会儿,等他醒来后,第一句

    话就对我:“我说英雄啊,他们莫非对咱们采取了围困战术,打算将咱们活活饿死在这片作物带。”

    说完,他还快速地翻找自己的背包,看看里面的一瓶矿泉水和压缩酱肉在不在。

    “哼!他们可没这么善良。假如真是那样,这片半熟的玉米地,可以让我们在里面活得比虫子还长寿。”五百零二章:

    击杀搜索兵

    另一名游客说得没错,逼近到玉米地外面的那些庄园护卫,开始先用机枪混乱扫射玉米地的底层,就是要把我们逼退到

    玉米地深处的几台收割机后面找掩体。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必在盲目射击,等于用心窝上的眼睛捕捉到了我们的位置。持续密集的迫击炮,几乎同时奔向我们

    最有可能依靠的那几台收割机。

    如果当时,我真要带着他俩躲避过去,恐怕这会儿玉米地中就会飞起血肉模糊的残断四肢。

    我心里清楚,这一定是赛尔魔佣兵再给这些庄园护卫支招儿。一阵狂轰乱炸过后,那几台收割机冒出滚滚浓烟,周围的

    玉米植株也炸倒不少。

    “你们两个,以我为基准,向后直线纵深,切记匍匐前进,只要不站起来,死亡就离你们很遥远。”我松开捂住矮胖男

    子嘴巴的手,小声催促他俩赶紧后撤。

    他俩不敢怠慢,爬出壕坑就往玉米地更深处爬去。我翻过身来,把狙击步枪的枪口对准了玉米地外延。庄稼外面的那些

    护卫,以为刚才的迫击炮应该重伤了我们,就开始分成小组,向玉米地深处围剿过来。

    我缓缓地呼吸着,t型准线随着我贴在狙击准镜后面的眼睛而动,在沐风起舞的绿纱帐中搜索生命。

    右翼那边,应该也以同样的方式朝悬鸦围剿过去,但在我十点钟的位置,却出现三个披上绿色伪装的枪兵。他们手持6

    突击步枪,呈三角队形慢慢向里推进。

    看到这种情况,我嘴角玩起一丝阴冷的笑。他们三个朝炸毁的收割机摸去,之所以不前后并行着走,正是因为怕被狙击

    穿杀。

    而我此时的位置,根本没有靠到收割机后面,而是在对方四点钟方向的位置。他们保持基本的三角队形,岂不料早与我

    的巴雷特枪口重叠上一条边线。

    t型准线慢慢校队到了最前面的一名护卫身上,而他后右侧的一名同伙,身形完全被他的身形所覆盖。

    “崩”,沉闷的大猛狙声突然响起,炽热的子弹嗖地飞出,穿过无数根玉米植株,从目标的胸膛钻了进去。一股粘稠猩

    红的血溅出,喷洒在翠绿的玉米叶片上,摇摇欲坠。

    “崩”,刻不容缓,又是一枪狙击,第三个搜索护卫的脑袋上,像被打翻下一顶挂满绿布条的帽子。我非常的清楚,这

    家伙头顶没有帽子,那是他绑在前额的伪装和头盖骨一起掀飞出去。

    最靠近自己的三名搜索兵消灭,我急速抽身后撤,玉米地外延,又是一阵覆盖式机枪扫射袭来。浓密的绿纱帐,依旧爱

    护着我的生命,等我飞兔一般凑到矮胖男子他俩身边时,那些盲目射击来的子弹,刚刚扫过我身后的壕坑。

    搜索进玉米地的两组护卫死亡后,其它小组很快回撤出去。他们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强敌,不想其余小组白白被这

    片玉米地吃掉,所以理性地暂缓了攻击。

    玉米地外面,长时间的听不到动静,反倒使我内急极度忐忑。敌人不可能放过我们,就像狗不会因为咬不动一根骨头就

    放弃那样。

    这种死亡般的寂静,必然在酝酿着一种致命的阴谋。矮胖子借着战火消停,疲倦地小睡了一会儿,等他醒来后,第一句

    话就对我:“我说英雄啊,他们莫非对咱们采取了围困战术,打算将咱们活活饿死在这片作物带。”

    说完,他还快速地翻找自己的背包,看看里面的一瓶矿泉水和压缩酱肉在不在。

    “哼!他们可没这么善良。假如真是那样,这片半熟的玉米地,可以让我们在里面活得比虫子还长寿。”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零二章:玉米地的旗手,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