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一直沉默不语的游客,虽然是个黄皮肤,但我却不知道他究竟来自哪个洲际,但我能感觉出,他不是某国官员。只所以有宝石拿来洗黑钱,很可能是从事贩毒或持枪抢劫。所以,他了解枪,了解被枪击中后的痛苦。

    “突嘟突嘟突嘟……,嗡邦啷邦,嗡邦啷邦……”三十多辆大型收割机,如突然断开锁链的猛兽,齐头并进朝我们扑来,这种漫天的汹汹气势,仿佛要把天地吞没。

    “我的天呐!他们过来了。”循着矮胖男子的低声疾呼,我的三个原本就快崩断的心弦,又仿佛突然给剧烈拨动了一下。

    大型收割机下面,一米多高的粗大黑轮胎,如帝**的铁蹄,践踏过烟叶地,将无数植株辗轧出粘稠的绿汁,倒在泥土上起不来。繁茂的啤酒花藤蔓,像长在黑土上的羊毛般,被一字排开的大推子减掉。

    我们藏在玉米地里,再透过甘蔗林往外看,视线顿感比刚才敞亮了许多。然而,这看到的却不是希望,而是死亡的逼近。

    我快速抽出匕首,攥住一棵玉米植株,从下端一削而断,再小心地竖着放下来,一连斩了四五棵,我才慢慢站直了身子,端起巴特雷狙击步枪。

    “你们两个在左右趴下,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只要不站起来,死亡就离你俩很遥远。如果需要往后撤,就爬。”

    说完,我把眼睛贴上狙击镜孔,t型准线荡过一棵棵玉米杆儿,寻找着缝隙,将捕追生命的视线放射出去。

    “遥远?死亡都压到眼前了,还谈什么遥远。我长这么大,手指头都没被割破过,现在呼吸好困难,我,我,呜呜呜……”

    我没有理会身后趴在泥土上的矮胖子,他又嘟囔着哭起来。

    一辆与我正面垂直的大型收割机,相隔七百米之遥。高高的驾驶座上,一个戴草帽的清瘦黑人,脖子上搭着条白色湿毛巾,正鼓着眼珠子抡打方向盘。

    全文字版,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支持文学,支持16k!对这些清贫的种植园雇工而言,这辈子干过最痛心的事儿,恐怕就是今天,自己亲手把饱含劳动血汗的庄稼、把长势大好眼看就要成熟收成的农作物铲毁。这种痛心,似乎让他们淡化了对再往前驾驶将会遭遇危险的恐惧。

    “崩”一条白炽火线瞬间窜出,冲开条条半垂搭的玉米叶子,直奔那头“钢铁巨兽”的脑门儿而去。狙击镜孔中,银白草帽在黑人雇工脸上翻了一个跟头,*鲜血便喷溅上收割机的挡风玻璃。

    沉闷的狙击步枪声,如反抗压制的一声怒吼,从挥舞秧花的玉米田上空震荡开去。

    被打碎脑门的黑人雇工,整张脸磕砸在方向盘上,正直前进的大型收割机,车头突然往左侧甩了一下,冲身旁那辆相隔十来米的收割机强硬撞去,架势如两只歪脖顶角的牦牛。

    这一幕,简直就像几头巨兽齐肩奔跑时一只突然不友好地顶了挨着的另一只的下巴,两头大畜生顿时停步撕咬起来。

    两辆碰撞的收割机前端,原本高速旋转的锋利刀齿,顷刻间拧搅在一起,火星四溅,尖锐的钢铁声*得人耳膜发痒。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几乎就在我射击子弹窜出玉米田的同时,不知道有几挺重机枪和加特林的子弹,朝狙击弹源的位置马蜂般扑射来。

    我急速后仰扑倒,狙击步枪咯得胸口生疼。“啊。快,往十点钟爬,跟着我一起。”双手一抓到泥巴,我就像一只受惊的大鳄鱼般,在玉米植株地下飞速匍匐。

    “嗖呜嗖呜……,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无数条闪着白光的弹线,从我们附近和头顶上窜过。挨着我们的玉米植株,给密集的火力穿得七零八落,长长的叶片上,仿佛突然给害虫啃出了圆孔。

    我们三个快速匍匐,双手使劲扒拽着潮湿的土壤。在这个时刻,别说去顾及泥土会不会弄脏衣服,就算玉米地里散落着碎玻璃碴,或者锋利的瓦块儿,我们都得狠下心,咬着牙往前爬跑。

    因为对手里潜伏着赛尔魔佣兵,一旦是这些家伙指挥追杀,他们的机枪扫射就会呈扇面型覆盖。不难想象,只要爬慢了一丁点,被死亡的爪子拍上,结果会如何。加特林本身就具有毁尸破坏力。

    “呃啊!”身后侧的矮胖男子,突然失声惊叫。我心中咯噔一沉,心想不好,这家伙中弹了。当我急速回头,望向这个哭花脸蛋的胖家伙时,他已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整张脸仿佛陷进泥土。

    “起来,赶走爬!你现在还和自己太太、儿女使用同一个空间。”我语气阴冷地催促到。矮胖男子的胆量,估计比玉米叶底下的蚜虫大不到哪去。

    外面打进来的子弹,拦腰截断了一截玉米植株,上半截玉米杆弹开后垂直落下,一端刚好敲在矮胖男子的*上,结果却使得这个惶恐到失魂落魄、草木皆兵的家伙误认为自己中弹,惨叫一声之后,竟然乖张地趴下来归顺死亡。

    “哎呀呀,英雄啊,我以为自己中弹了,接着你便会掏出手枪打爆我的头。哎呦吆,真是吓死我了。”

    矮胖男子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边倒吸几口凉气。“再不赶紧爬,我立刻打爆你的头。”说话间,我唰地一下掏出手枪,顶在矮胖男子的头心。

    见我恶狠狠地瞪着他,这家伙立刻又像只刚注射吗啡的小胖龟儿,蹬扒着四肢爬跑起来。

    险恶难料,我们离开原地不足五秒钟,嗖嗖嗖嗖嗖,一排机枪子弹,就在我们刚爬过的泥痕上划处一条弧线。倘若当时再墨迹上几秒,我们三个人当中,指不定谁的两条腿就给截断了。

    “崩,崩,崩崩……”和我一模一样的沉闷枪声,从玉米地另一侧传来。我心中非常清楚,是悬鸦在狙杀收割机上的驾驶雇工。

    原本以为,悬鸦迟迟不现,很可能是绕行到了那些围堵我们的庄园护卫身后,一一清除掉埋伏的狙击手之后,再射杀掉机枪手,我们就可以继续往前潜逃。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五百章:活偶收割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