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鸦用手死死捂住干瘦男子的嘴巴,等到他渐渐挣扎进天堂或地狱的大门,才将其缓缓放倒在玉米地上。

    “轰”,一声巨响,从这片浓密翠绿的玉米地后方传来。其余游客吓得浑身哆嗦,只有我和悬鸦清楚,那是赶来石堡剿杀我们的庄园护卫队,用肩扛火箭筒,击毁了歪斜在石柱门附近的狩猎吉普车。

    那片吉普车带有罩雨的车篷,山谷和石堡大厅里的敌人,不能确定我们是否埋伏在车内,或藏在车后伏击。所以一不做二不休,毫不保留地炸毁了狩猎吉普车。当然,也更希望顺带着炸死我们。

    他们根本就不考虑,用一枚昂贵的火箭弹,捣毁一辆崭新的吉普车空车所造成的损失。正如光头驾车承载我们时,在尖利的石子山路上肆意玩漂移,毫不顾忌磨毁一个轮胎给庄园加重的开销。

    从这些都不难看出,乌博庄园的顺差利润有多大,庄园护卫们在这样的财富蜜罐里趴在,以他们的价值观,不多糟蹋一些常人无法接触的物质,简直就是自我人生的极大损失。

    悬鸦让其余游客转过脸去,说着便蹲下身子,割掉了干瘦男子的头,两只手和两只脚。由于土壤水分饱和,猩红的鲜血在潮湿的玉米地上蔓延,但那几个游客,听着咔咔嗤嗤的切割骨筋和韧带的声响,没一个敢好奇地扭过脸来张望。

    “你带他们三个从左侧走,我从右侧走,以八百米的半径绕圆集合。他们可能拽着斑鬣狗在追杀,用这个干扰对方的搜索速度和精准度。”悬鸦收起匕首,把包裹起来的一只人手和人脚递给我。

    山谷的风很快又吹了回来,一望无垠的玉米田开始了起伏,我带着矮胖男子在内的三名游客,迅速往左翼斜插。

    干瘦男子的死,使我们逃生的效率一下提高了,这三名游客紧紧跟在我身后,猫腰小跑了几百米,没一人踩断玉米植株。

    但身后的这三个人,又哪里会了解,悬鸦把他们交给我带队,名义上是由我负责保护,而实际上,却是为了让我在关键时刻拿他们挡子弹。

    我当初陷落荒岛时,第一次与杰森约迪的十名海盗狙击手交锋,曾使用过苇菜扎成的牵魂人偶做替死鬼。但身为猎头族八大杀手之一的悬鸦,却带着我和他一起,使用活生生的人做替身,这种高级别杀手的黑暗属性,足可窥豹一斑。

    在高大茂盛的玉米植株中奔跑,我渐渐地意识到,悬鸦这家伙对它人的控制力很强很特殊。从杀死庄园老板,到眼前的一切,仿佛只在眨眼之间,随行的这几名游客,如同施咒后复活的稻草人偶,潜移默化般,被运作成了我们的附属工具。

    光头驾车载我们来时,我大脑刻意记录了经过的路线和地貌。等跑出这一*玉米田,还得穿越一片复合型经济作物,才能靠近遮蔽石堡山庄的大山谷。

    身后的三个游客累得气喘吁吁,但没一个敢叫苦喊停,矮胖男子浑身汗水湿透,露在短袖外面的胳膊以及脖子上,被玉米叶子划出道道红痕,刺痒沙疼得他直挠抓。

    再加上咸汗腐蚀,更难受得他脸上像抽了羊角风,始终咧着嘴巴。悬鸦宰杀干瘦男子的一幕,余惊还像吗啡似的*着他们,鞭策着他们。此刻,他们完全被活命的**牢牢支配。

    我眼角余光扫了一眼矮胖男子,却见他正直勾勾地望着我,如刚追完野兔的猎犬,吐着舌头喘热气。这家伙一定非常想坐下来歇会儿,但迫于对干瘦男子毙命的恐惧,又丝毫不敢说半点提议。

    小跑了约有八百米远,我抬手示意大家停住。

    一边翻解开悬鸦给我的包裹,我一边和矮胖男子对视了一眼。“你看上去像一只红鹳,胳膊和脖子很疼吧。需要一件长袖领衫吗?”

    矮胖男子见我突然和他说话,立刻受宠若惊地满脸谦笑,但却不敢说话。

    “我是个粗人,一辈子消受不到的一种滋味儿,就是坐在宽敞豪华的办公室转椅上,喝着上等香茶,叼着仅供专家品评的烟卷,悠闲地吹空调。在这些玉米植株间露肉奔跑,是人都会疼,忍着点吧,习惯了就好。谁叫你已经来了,是不是!”

    矮胖男子还是不敢说话,点着头一脸怯懦地憨笑。说话间,我已把干瘦男子的一截断手拿了出来,下端牵连上鱼线,和两颗手雷埋进了泥土。

    如果庄园那些护卫队真的拽着鬣狗追杀至此,当他们把一截断手像萝卜一样拔出土壤时,爆炸声会告诉他们,这是一个致命的陷阱;同时,也会告诉我和悬鸦,敌人已经追杀到了哪里。

    布置好了误导鬣狗追踪的陷阱,我继续带着三个游客一起走,抓紧时间和悬鸦汇合。潜行了不足十多分钟,我右翼两千米处,传来爆炸声。

    身后的三个游客,原本就紧张到了极点,矮胖男子挨在我身后,吓得险些栽倒,幸好我及时转身拽住他胳膊,这个小肉球才没压倒玉米植株。

    “打起精神,你要实在坚持不住,我就送你一程,躲到上帝的身后去。”说完,我欲要抽出肩头的匕首。

    “别,英雄,别别,我挺得住,咱们继续走,宁可给他们打死,也不做孬包。”我的举动,本就是故意*矮胖男子打起精神,将他的恐惧彻底拉到底线,他才能抛掉追杀者带来的恐惧。

    “瞧,你的脸比玉米叶子还绿。只要你们好好跟在我后面,出来这片种植作物,躲进山谷就彻底安全了。”话虽然这么说,但我知道,即使躲进山谷,也安全不到哪里去。

    但是现在,混在玉米地逃生,危险性最大。假如敌人在田埂架起几十挺重机枪,呈覆盖式扫射,细小的玉米植株远比不了一棵大树,我们除了趴下,别无选择。

    轰,又是手雷爆炸声,身后几百米远的绿纱帐,扬起翠色植物的碎块和泥土,还有人哭狗嚎。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九十七章:植齿上的惩罚,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