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嗒嗒嗒,嗒嗒嗒。”悬鸦更换行装完毕,端起光头的阿卡步枪,对准一扇木门的合页连射数枪。

    一张高四米宽三米的大木板,哗啦一下扣倒在门槛上。悬鸦又对着倒地的门板中间打了几枪,然后速度掏出包裹里的绳子,从枪洞上穿插绑牢。

    “队伍后面的四个游客,赶紧坐到木板上,死死抓牢绳子,我免费带你们感受一下石阶滑板。”悬鸦一边说着,一边背起了他装满财富的大包裹。

    干瘦和矮胖的中年男子,本不排在队伍后四位,但他俩却慌乱地往木板上坐,想跟着悬鸦率先逃命。

    咔嚓一声,我拉动了巴特雷狙击步枪的枪栓,低沉冰冷地说:“我再复述一次刚才的话,一切听从指挥,谁再让我浪费唇舌,我就用枪口说话。”说完,我望了一眼悬鸦,彼此对视着点了点头。

    印度男子将肥胖的身体坐挤在木板上,本就不愿意别人跟自己争抢位置,见我有些愠色的提醒矮胖和干瘦的中年男子,他忙举起长袍袖管儿里的胖手向外挥撵。

    “下去,下去,坐下一个门板,说了队伍后面的四位先走,跑来抢什么啊!最起码的纪律性都不具备,这素质……,还好意思出来旅游。”

    “哎呀!你个阿三,排在最后了不起了吗?你什么身份啊?我告诉你,就你那二十来颗小石头,寒酸得要命,你也好意思拿来交易?你要是拿这么寒酸的小石子放在我办公桌上,我用脚给你踢下去。”

    我瞪了印度男子一眼,他立刻低头,闭起了嘴巴不说话,生怕我将他坐上门板先逃命的名额替换掉。干瘦男子见对方示弱,立刻抬手抿了一下刚刚湿透的四六分,拽着矮胖男子走回大厅。

    悬鸦蹲在门槛上栓绳子,见这些游客争执,不免呵呵笑了几声。只有我知道,若不是这些人具有挡枪子的价值,悬鸦早把他们给毙了。

    我不再理会游客中间这种对眼前现实起不到任何实际作用的争执,端起狙击步枪打下了另一扇木门。

    通往石堡下的台阶,冗长湿滑,阶条细窄且密度很大,像个搓板儿似的。此刻万分紧急,我们来不及正常跑下去,况且带了八个惊慌失措的普通人,奔逃起来不仅占用时间,万一摔倒一个,总不能拖着伤号走。再者说,他们也就起不到挡枪子的作用了。

    所以,迫于形式,我们必须硬生生地坐在大门板上冲滑下去,才能有时间和机会跳出庄园护卫队的包夹。

    “我掩护,你们冲吧。”我闪身站到大厅门外的一侧石壁上,端起狙击步枪,开始扫描石阶两侧纵列的高大巨石像。

    悬鸦扭过脸去,对坐在木板上的四个游客说了一句:“坐稳了,谁要是半路掉下去,那就归上帝负责了。”

    四个蜷缩在木板上的游客,死死抓牢绳索,他们面孔上凝固的恐惧,如死囚准备接受行刑一般。

    “走。”悬鸦一声喝斥,用匕首割断牵引在门槛上的绳索,门板便如飙车手在赛道上的起步,嗖地一下窜飞出去。

    “呃啊,哇啊……,呃……”上面的四个游客,顿时发出尖叫。绵长而向下倾斜的石阶上,坐满五人的门板犹如被飞天神犬拉拽的雪橇,急速冲击向山脚下的石门。

    “咣当当,咣当当……”载人门板颠簸得很厉害,上面坐着的人,就如坐在上,遭受高压电击般剧烈哆嗦,频率快得几乎看不清人形。

    先行的这四名游客,吓得呜哩哇,喊声破天,那副苦不堪言的狼狈,和接受电刑的俘虏没什么两样。

    悬鸦的身子,虽然也在颠簸的木板上起伏,但他却狠劲用阿卡步枪的枪头戳磨着石阶,极力压制门板飞冲起来的速度,并控制好方向,防止飞冲的门板跑偏,撞向石阶两侧的大石或巨石像脚趾。

    黑色金属制成的枪管儿,在青灰的石阶上擦出道道火花,悬鸦此刻极度吃力,他仿佛握在手上的不是阿卡步枪,而是一头岩浆里蹦出的火兽怒牛,要把门板顶翻,而悬鸦双手正死死抵住怒牛的犄角。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只要悬鸦失手,门板真会掀翻起来,把上面所有的肉身摔个稀巴烂。

    那只叫“潘毛”的南非大花豹,从我们几个上来时,吃了光头丢给的一块牛排后,并没满足地走开。它还慵懒地趴在石阶中段一侧的大石上,等待光头回来时再丢一块牛排,才肯让大家平安无事的路过。

    可是,当满载活人的门板快冲到石阶中段时,那只肥壮硕大的南非花豹,腾地站立起四肢,眼露凶光。

    大花豹身居食物链高端,在自然界中,也算得灵性之物。它能识别出人的状态,准确地说,是猎物的状态。人在极度恐慌时,由于神经和毛孔急速变化,身体会分泌出一种特殊味道。

    草原上那些大型食草动物,被猛兽捕食追杀时,也会释放类似的味道,而这种味道,在某种程度上恰恰*了猎杀的*。这就好比人在运动时,会被强烈的乐感激发出潜力。

    飞冲下去的四个游客,濒临巅峰的恐惧和惊叫,严重*了本就极富攻击捕杀性的花豹。眼瞅着石阶上比牛排吃起来还有趣儿和过瘾的五尊活物即将靠近经过,南非大花豹的晶黄瞳孔急剧放大,两条结实彪蛮的后腿开始下蹲,做好扑叫掠食之态。

    “潘毛要吃人啦,蜘蛛侠快打死它!”坐在门板上飞冲的印度男子,再也经受不住惊恐,终于强忍着剧烈颠簸的痛苦叫喊出来。

    印度男子哪里知道,悬鸦当时已用尽全力,控制着飞冲的门板,只要稍稍受到干扰,整只门板便会掀翻,这可比给花豹扑上来咬死一个人要严重的多。

    悬鸦毫不理会印度男子的呼救,更不理会那只眼见就扑抓上自己头顶的大豹。因为他知道,石阶上端的我,会把这种小如蝇头的麻烦轻松解决掉。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九十三章:疯狂的飞撬,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