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沉默男子,横枪格挡掉我投掷向他的大包裹之后,整张面孔完全沦陷进恐惧,仿佛是从噩梦中刚刚惊醒,透出无以言表的扭曲。

    他万万没能想到,就在昨夜,两个冒着大雨攀登山谷而来的游客男人,坐进狩猎吉普车时,还被自己和同伴手上的步枪以及神秘色彩吓得唯唯诺诺;尤其那个遮面的白人男子,几次露出惊恐讨好的谄笑,都不被自己理睬,可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竟然毫无征兆、毫不忌后果地打爆了自己老板的脑袋。

    紧接下来,又几乎快速的像在一瞬间,打得那位哈尼族女人连拔枪的机会都没有。而三位宝石专家和光头的三死一伤,更让他深深明白过来,蒙面男子又多么可怕。

    这名挎着svd步枪的沉默男子,是交易大厅里最后一个迎接死亡降临的庄园护卫。那些赶来庄园洗钱的各地游客,对他的敬畏或许一直令他飘忽在一种很酷的*中,他自持自己是一名可以在远程射杀活人的凶狠猎人,别说在乌博庄园,就是南非这一带,自己目前的这个分量,也没几个人敢来问鼎。

    可是,当悬鸦把光头打成像呆傻的冒血植物,当我把和他一样习惯抱着步枪摆出冷傲沉默的同伴扭断脖子,再加上哈尼族女人逃脱时喊出的“猎头族”三个字,真得把他惊吓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我和悬鸦刚才杀人的一幕,可谓手法迅如闪电,招式狠辣阴暗,这在乌博庄园的护卫眼中,可谓异常罕见。

    最后一名沉默护卫,大睁着布满无限恐怖的眼珠子,整个人踉跄后退,想跳出青黑的大木门逃命。

    我或许也被他认成了猎头族,但是有一点,这家伙到死也不会明白,自己堂堂一个乌博庄园的高级护卫,一身出色的搏杀技能和枪法,为何在此刻像被突然僵化一般,笨拙到无法像以往那样正常的输出。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此刻遭遇的蒙面男子,不仅是正宗的猎头族出身,而且整个猎头一族里的招牌领军和精神支柱,跻身八大传奇杀手一席的“九命悬鸦”。

    从这名沉默护卫踉跄后退,足以看到老鼠认出大猫后的崩溃姿态,这是一种压倒性的死亡吞噬。

    “不,不不,不要出来,出来我就开枪了。猎头族是吧,没什么了,了不起。以前庄园里就抓到过潜伏进来的猎头族,我在千米之内,百发百中敌人的头部。大厅的石桌底下,都是现金和宝石,你们两个拿了赶紧走,我让条路出来,这是庄园的地图,沿着绿线走,可以最快最安全下山。”

    躲到木门一侧的男子,举着svd狙击步枪,结结巴巴地对大厅里面喊着,说完最后一句,哗啦一下,斜着甩进一沓折叠工整的图纸。

    “现在赶紧走,这会儿逃出庄园,跑下山谷还来得及,若是非得跟我纠缠,等庄园护卫队赶到,你们插翅难飞。”

    我和悬鸦,都明白门外那个家伙的意思,他的老板死了,老板的贴身保镖都逃了,他自己一个护卫,若还傻呵呵地搏命,等于愚蠢地送死。所以,他趁眼前没有庄园内部的第二个人,就极力恐慌地想妥协。

    “呵呵,那你进来吧,我只要钱,不杀你就是。”大厅内的悬鸦,一边对门外呵呵说笑,一边快速脱下自己身上的那件阿拉伯长衫,硬生生地套在像木头一样直挺、杵在原地的光头身上。

    “idonot!逃出生天的路,已经给你们了,别不识抬举。虽然老板被你打死了,但他的后台有多硬多可怕,你俩根本不会知道。别得意忘形,我可会改变注意,把你俩活活拖死在这里。赶紧出来逃走。”躲靠在门外一侧石壁上的男子,虽然语气渐渐焦急和不耐烦,但他的恐惧却继续膨胀。

    悬鸦听到门外男子突然恐吓,立刻抢先回答说:更新最快“有后台?呵呵呵,该不会是南非总统吧!”

    “我告诉你,比南非总统可厉害多了,说出来吓死你。”外面的男子,听到悬鸦在大厅内讽刺自己,更加变得急躁。

    “哦?那你说说,在南非还有什么后台比总统还硬。”我很想进一步了解这座庄园,又听门外男子的话茬谈及至此,忙见缝插针地问。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不等门外对峙的男子回答,整座庄园的上空,回响起刺耳的警报声。我心中暗叫不好,那个逃跑的哈尼族女人,一定是她在通知所有庄园护卫,赶来大厅剿杀猎头族。

    “你快说后台,如果比总统还硬,我就放你走。”抛开警报噪响的打断和干扰,我继续追问。

    “out!”悬鸦似乎不想让我同门外的男子浪费唇舌,他将套住阿拉伯袍子的光头,掐着脖子拽到门口,一脚蹬踹了出去。

    那光头的脑袋上,罩着一个大空包,使人无法看到五官。砰砰,砰砰。“fuyou!”门外侧的男子,一定高度紧张,他真得把套上悬鸦那件长袍的光头当成了悬鸦,一连对光头开了四枪,恐惧化作咒骂,被瞬间发泄出来。

    砰的一声,悬鸦斜着身体,贴地窜出木门外,使用光头的那把阿卡步枪,给这名借着警报声噪响而大骂的护卫额头上,点开了第三只血色眼睛。

    这名护卫死了,他当初若顺着石阶往跑,我会理所当然地捡起他同伴的svd狙击步枪,轻松打碎他后脑勺。但他还有些城府,躲闪在了木门外一侧的石壁上。

    可妥协的条件没能救赎他,因为我和悬鸦谁都不敢保证,假如放了这个家伙,待会儿追杀我们的护卫队里,还会不会有他的身影。

    光头也死了,无论他的死因归于悬鸦,还是归属于同伙,但就在一小时前,他还笑呵呵地邀请哈尼族女人加入他的绿山谷乐队。

    光头在乌博庄园做事,他驾驶着狩猎吉普车乱颠,毫不顾忌轮胎磨爆,因为这一切可向庄园报销。当然,他也不会顾忌坐在他汽车里的我们,*会不会颠得难受,心脏压力有无不适。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九十章:木门外的牵制,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