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鸦没有像印度男子那样,把整袋儿宝石全部放在石桌上,他先伸手进帆布袋里,抓了一把宝石,哗啦一下放在中年专家的显微镜前。

    这一把宝石,先不用看形状大小,仅听得落在石桌板面上瞬间旋转出的响声,就足够使人惊叹不已,拍手称赞好石头。

    一把宝石,有红,有蓝,有绿,有白在桌面旋转着,几乎同时把三位专家的眼球吸附到桌面上。霎时见,悬鸦成为大厅里最拉风的一位游客。

    “哎呦!王兄,你听听,你听听,这宝石的成分和个头儿,真是……,这两个人是哪里来的,有机会定要结识一下,今后国内国外的,也好相互照应。”干瘦男子再次用白手帕按着额头,惦着脚尖儿向大厅中间的桌子上翘首。

    矮胖男子由于被我挡在身后,只好身体侧歪出队伍,斜着身子往前看。我回头看了他俩一眼,干瘦男子立刻同我对视,哈着腰点头谄笑示意。虽然我很难理,干瘦男子为何沉迷于这种打招呼的方式,而不大大方方。他仿佛天生就不会这些,只是这会儿突然用到了,他才照猫画虎一般,从别人或者下属那里剽来应急。

    但我还是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角,即便如此,这竟也引起了他和矮胖男子的一阵欣喜。

    “good,good,good。”三位宝石鉴定专家,一边勘验着悬鸦放在桌子上的几颗宝石,一边不住地称赞宝石的成色和分量。

    其中那名中年专家,还不忘回头仰望了一眼浮雕走廊上的老板,获得一种认可的眼神儿后,又立刻高兴地扭过脸,更加干劲儿十足。

    五分钟过去了,悬鸦又把手深深地塞进帆布袋儿,抓出一把宝石,摊放在石桌上。

    “oh!god!假宝石。”突然,那名中年男子惊诧地叫到。我站在门口的队伍前面,听得“假宝石”三个字之后,原本正常跳动的心脏,突然爆窜了一下。

    我心中暗叫:“怎么可能?悬鸦备用的那袋儿假宝石,应该就在他这个黑色的大背包底下,以他的头脑和谨慎度,不可能荒唐的拿混了装宝石的袋子。再者说,就算拿混了袋子,那悬鸦抓出去的第一把宝石,为何被三个专家赞不绝口。难道乌博庄园的人见财起意,想先污蔑我们,然后杀人灭口,独吞这袋儿宝石。”

    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刚才那个中年专家,为何莫名其妙地回过头看一眼浮雕走廊上的老板,彼此互递的眼神,莫非就是杀人越货的暗示。

    可是,另一个更可怕的念头,也随着专家那一句:“假宝石”的话让我如被旱雷击中。那就是,沧鬼的宝箱里面,本就参杂了真假宝石,只不过假宝石做工逼真,超出了人用**感官识别的范围。

    “假的?”悬鸦脸上的惊愕,全集中到眼睛里,他转身望我,我也望着他。但从他再次转回身的瞬间眼眸中,我明显察觉到,他朝我身后那两名沉默男子扫了一眼。这很像在给我传递讯号,让我堤防。

    “先生,你以为这里是动物园,我们几个是猴子吗?你的第一把颗宝是真的,质量不错;但你接下来的两把宝石,全部是假的,我现在怀疑你袋子里宝石整个儿都是假的。”

    中年男子情绪激动,他对着悬鸦指手画脚地说着,毫无客气可言。

    “不可能的,这些宝石,我和我的朋友每人一袋,当时我俩都看过了,绝对没问题。为什么到了你这里,宝石就变成假的了。我是奔着你们的诚信而来,你的手下也一再告诫我们,老实本分地完成交易,才能安全地活着离开山庄。我不可能愚蠢地拿着假宝石来送死吧?”

    坐在石桌中间的花甲专家,用手指戳得摊在桌子上的宝石,非常傲慢地嚷道:“你这个人就是不本分,不老实,你就是来送死的。”

    我本想走到桌前,拿起被指责为假宝石的那几个宝石细看,确认一下悬鸦有无被人调了包。但身后的两个沉默男子,还有前面的光头,以及浮雕走廊上站着的哈尼族女人,都可能一枪打爆我的头,或打伤我的腿。

    “呵呵,呵呵。好了,不要吵了。年轻人,为什么蒙着面孔,你在逃避这一刻的害羞吗?”走廊浮雕上的男子,终于发话了。他声音沙哑,却充满刚硬男人的磁性。

    “先生,蒙面是我的自由,就像你非要穿着裤子站在上面一样。”悬鸦没有与花甲专家争执,而是被站在浮雕走廊上的老板*到了。

    “呵呵,年轻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凡是来乌博庄园交易宝石的客人,没有一位像你这样在我面前时蒙住脸。你知道吗,对于遵守规矩的人,我这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警察局都比不了。”声音沙哑的老板,好像也被悬鸦顶撞的话语*到了。

    “我脸部受过伤害,毁容了,不想给人看笑话。”悬鸦像是对这位老板有了些妥协,语气顿时减缓了大半。

    “哼哼!我年轻的时候,有过很多像你这般性格的士兵,他们在战场上受到的肉身损害,远比你严重几倍,但他们从不自卑自己身上的这种荣誉烙印。难道你的脸是被女人抓花的吗?”戴军牌的老板最后一句话刚说完,立刻引得手下哄堂大笑。

    “不是。”悬鸦果断干脆地回答。“那就揭开面纱来看看。”戴军牌的老板进一步逼迫悬鸦露出面孔。

    在这间石洞大厅内,他们根本不知道,石桌前站着的这个蒙面男子,究竟是怎样一个高度危险的杀手;他们更不会知道,跻身猎头一族八大传奇里的杀手脸上的人皮图腾,是没人敢用好奇和质疑的眼光去看的,这无异于找死。

    我站在队伍前面,心里很着急,真想让那个戴军牌的老板知道,宁可不做这笔交易,也不要让悬鸦脸上那张迄今为止我都未敢见过的神秘图腾示众,否则,就会召来地狱。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八十二章:地狱的门帘,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