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你们在门口站好队伍,拿上自己要交易的东西,一个接一个的进去,不要乱了秩序。”光头带我们走到了石阶的尽头,一扇古老乌黑的大木门,带着沉重的山谷清晨气息,随着推开发出刺耳声响。

    乌博庄园四周全是起伏的翠绿山丘,这座外表刻满南非历史沧桑的山堡建筑,里面却全然充满了现代气息。华丽的大厅空间,给人一种置身卢浮宫的错觉,华光如玉的大理石地板,将屋顶各种色彩斑斓的壁画映射下来,使走在上面的人,分不清自己是踩着地板走路,还是踩着屋顶走路。

    一张五米多长的花岗岩大理石条形桌,摆放在大厅中央,桌子中间坐着三个西装革履的白人男子。其中两个略显花甲,第三个却刚入中年,眉宇间聚着一股学院派的傲气。

    “老板,我把这批客人给您带来了,他们在门口排好了队伍。”光头没有理会坐在条形石桌上的三个男子,而是赶紧朝里走了几步,对着一堵刻满浮雕的高大墙壁深深鞠躬,语气非常礼貌公瑾。

    我这才注意到,面对门口的这堵高大石壁上,有一条横直的走廊,距离地面不下十米。但那个光头对着石壁讲完话,只见墙壁走廊上一端光影闪动,有人要走出来。

    这面墙壁上雕刻的繁杂浮雕,作用非同一般,站在下面的人乍眼望上去,多会把那条横直的走廊误认成浮雕图案的一部分,而走廊的两端,更难于看出洞口,殊不知通向哪里。

    一个黑色眼睛的欧洲人,身着一套崭新的咖啡色西装,浅白的竖条格调,显得他身材笔直硬朗。西装里面套着的一件纯黑色的丝绸衬衫,并没打领带,领口洒脱地外敞,露出脖子上一串细小的钢珠项链。

    他松散适中的短发,自然蓬松地向后竖起着,只两鬓和下巴胡茬显露出银白,告了我们他年近五十五岁。

    我很想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一下这个被称作老板的人,但这个举动会非常不礼貌,我不可能触怒了对方之后,再竖起拇指称赞:“dso”!

    老板走到墙壁走廊的中间,双手轻轻扶在栏杆上,用那双炯亮聚神的眼睛,暗含笑意地望了望门口站立的我们,却没有说话,只下巴稍稍点了点。

    这种人的眼神,看似谦和可亲,但却暗含一种由不得别人拒绝的敬畏。而他脖子里那一串细小的钢珠,如我没猜错的话,那可能就是军牌。

    他年轻时,多半在欧洲某个国家的军队服役过,即便现在上了年纪,一派绅士风度的仪表,但那种军将风范里的锐利,还是无法完全掩盖。

    攀登石阶时遇到那名哈尼族女人,此刻就站在这名老板身边,她已经脱去了刚才的装束,此刻完全一副束腰黑帆布夹克,散着一头飘逸如丝的东方女性黑发。一副军用墨镜隔挡在她额前垂下的长发与双眼中间,使人不觉联想到“保镖”二字。

    我先前以为,乌博庄园不过是一些黑恶势力倒换地下宝石的场所,地方政府闭一只眼,而他们又做得不显山漏水,不直接损害到当地百姓的眼前利益,所以才有了存在的基础。

    但现在,我略略明白,这里实际是由一个熟悉并掌控军事的老板在经营黑色财富。

    光头对这种交易流程很娴熟,他扭过脸来,冲着悬鸦前面的几个游客摆手。“第一个游客,拿着你带来的东西,坐得石桌对面去。快点,抓紧时间,thetiisney。”

    我们这组游客队伍最前面,是一位来自印度的黑脸男子,他圆圆的大鼻子头,犹如脑门儿下悬了一头大蒜。印度男子受宠若惊地跑向石桌,他腰臀上的赘肉膘,像水袋一般在他穿着的灰白色大袍子里上下窜动。

    桌前的三个白人男子,见他胳膊夹着一只竹皮小箱子奔来,立刻正襟微坐。印度男子哈腰弓背,把小箱子放在石桌上打开,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托出一个小布袋。

    三个坐着的白人男子,如嘉宾台上的评委一般,彼此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用不约而同的鄙夷姿态重新面对这个印度男子。

    从石桌上摆放的几件精密仪器,不难看得出来,那三个白人男子是宝石鉴定专家,他们在乌博庄园做事,所经手宝石的品种和数量,自然不是寻常专家所能比拟。

    看到这个印度男子像捧着神灵圣宝一般捧着一只箱子过来,最后居然就拿出一小袋宝石做交易,自然会看轻了眼前这位客人。

    我站在悬鸦后面,远远瞧着大厅中央的交易,这三位专家,即使整日摸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摸得比别人多了,也令他们产生了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被当作一种工具,一种居然可以用来高姿态于他人的工具。

    坐在中间的一位宝石专家,更着脖子挺直了颈椎,用手左右摇动了一下领带扣儿,便把印度男子的小布袋整个倾倒在桌面上。

    哗啦一声短暂轻薄的脆响,二十多颗通体晶亮的钻石,打着旋转在桌面上抖动。

    “oh,god!就这些吗?”那位中年专家,很是吃惊和无奈地摊开双手,他前倾着身子,歪着脖子,几乎要把鼻孔翻转上来面对桌前这位印度男子。

    “嘿嘿,不少了,不少了。这东西在我们那里,弄多了会惹上危险的。”印度男子一边说着,一边满脸堆笑点着头。

    最后,这三名男子又相互对视了一眼,就仿佛刚才的鄙夷是一颗炮弹,但没有打中目标,领他们三个很失望。

    中年男子抿着嘴,深沉而无奈地摇着头,但最终还是戴上白手套,用橡胶镊子夹住一颗宝石,开始在显微镜下观察起光泽度。然后由另外两个专家对宝石分别称重和测量质地。

    我望着前面石桌上那二十多颗钻石,静静地等待,悬鸦却慢慢扭过脸来,挑着眼角笑意瞧了瞧我。不言而喻,印度男子的宝石,若跟我俩包裹里的宝石相比,确实小得像稻米,更不用说在数量上的对比。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八十章:浮雕上的黑目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