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悬鸦如此一说,我倒没显得很高兴,而是斜趴在石子坡上,用一簇灌木挡住脸,谨慎地往上面看。

    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披着油亮的雨衣,抱着长长的步枪,像袋鼠似的蹦跳下来。见对方已经毫不设防,我这才相信,这家伙的确是乌博山庄的哨兵。

    “看你们两个上山时,我就知道要下雨,所以找了一辆越野车,早早停在这里等你们。”雨衣里的男子,撩着前额的帽子喊完,就拼命的摆手,示意我俩快速跑上来。

    我和悬鸦蹬着松散的石子,拖拽着**的大包裹,总算挣扎着冲上了坡道。等我们一坐进加长型带帆布篷子的焊钢狩猎吉普车,立刻发现里面还坐着两个体型高大的男子,他们都穿着雨衣,雨帽将头严严实实地遮住,显得格外神秘。

    “呵呵,goodnight!”悬鸦一挤进汽车,就笑呵呵地对里面的两个家伙打招呼,却不被理会。和悬鸦对暗号的是一名白人男子,他一坐进车,就掀翻了雨衣帽子,露出油亮嫩白的光头。

    我斜瞟了副驾驶座位上和后排左侧的两个神秘男子,他们怀里居然抱着svd德拉诺共狙击步枪,而且他们两个人的雨衣非常干燥。

    光头嘴里嚼着口香糖,然后发动汽车,两束耀眼的车灯光柱在雨中一经射出,激烈躁狂的摇滚音乐,便从吉普车后面混响,失真的低音炮,直震得人心脏翻腾。

    “吱……,呜呜,嗖!”这个光头仿佛被音乐*到,又仿佛故意炫耀车技,他把狩猎吉普车原地飘逸,待到调顺方向,离弦之箭一般窜射出去。

    “哈哈,哈哈哈。”光头一边急速打着方向盘,一片不停地摇晃脑袋,被音乐节强烈感染着。

    山谷中雨下得更很大,狩猎吉普车的顶篷,不知是被大雨砸得嗡嗡直响,还是被里面的摇滚音乐所鼓动。车窗外面一片漆黑,我抱着自己的行李,只能通过汽车正面的挡风玻璃向前看。

    一片片起伏的绿草地,长在细碎的石子地面,偶尔几只肥壮的野山兔,不知在冒着大雨奔跑什么。它们远远就被聚光刺目的车灯照花了眼,居然蹲在原地呆傻,两颗眼珠莹莹闪光。

    光头很想轧中几只野兔,可此时的环境很糟糕,路面不仅湿滑,两旁也多是沟壑。所以,每一只野兔都有惊无险,从飞驰的狩猎吉普车底盘擦过,吓得两只长耳弹跳。

    随着路面越走越宽,平整大块的岩石地面出现,我们大概坐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汽车,才借助车窗外的闪电,看清一片片黑湿的茅屋出现。

    这些房屋建造,很像非洲的村落,一点也看不到庄园的气魄。狩猎卡车在一家窗户里面闪着串联小红灯的茅屋旁停下。嚼口香糖的光头,把手刹猛地往上一拉,立刻扭过脸来。

    “嗨!听着伙计,这些茅屋后面是一片墓地,如果你们两个是好管闲事的国际警察,我可以向上帝发誓,那里很快就有你们长眠的睡床。”

    面对光头的警告,悬鸦立刻开心起来,他呵呵笑着,摆着双手说:“nonono!这可是我第二次来做交易,你们这里的规矩很多,不过我都懂,放心好了。”

    光头向身旁的两个同伴看了一眼,见他们还是沉默,都没什么意见,就甩了一下右手,指着狩猎吉普车旁的茅屋说:“你俩今晚就住宿在这里,里面有很多娱乐,等明天中午,我们会来接你们。”

    我和悬鸦拖着行李走进茅屋,身后那辆狩猎吉普车,又是一个原地飘逸转向,咚咚嘎嘎地响着摇滚乐开走了。

    走进茅屋门口的一刹那,我低声问悬鸦:“怎么?咱们就在茅屋里和他们交易?”

    悬鸦苦笑着摇摇头,拍拍我的肩膀说:“乌博庄园可不是菜园,咱们这才到哪里!等到了明天,那几个家伙还会来接我们,咱们继续往乌博庄园里面走。”

    “oh,hello,weetoho.”一个身穿淡黄格子的短衫黑人男子,嘴唇上跳动着嘿嘿的小胡子,没等我和悬鸦把茅屋室内看个大概,他就站在吧台里面,热情地招呼起我们。

    悠闲的爵士音乐响着,几个粉红色*艳女郎,正站在长长的吧台两侧,搔首弄姿地摆动着臀部,每个人好似刚吃过苍蝇粉,脸上展露着饥渴难耐的表情。

    四五个肤色各异的游客,正端着扎啤,围在极具原始部落风格的木质圆桌上,仰着脖子看这些女郎的裆部。

    小茅屋的老板,见我俩浑身湿透,于是赶紧托上一盘热咖啡,待我俩喝完后稍作休息,才领着我们走进茅屋的地下。

    原来,小茅屋紧紧是一种文化彰显,真正的豪华设施,都铺垫在了屋下,多由平整光滑的大理石构建,走廊装饰得金碧辉煌;每间客房不亚于酒店,卫生间和洗浴设施,可谓应有尽有。来这里的游客,几乎都是为了洗钱,自然个个都算得上富翁。

    所以上面茅屋里的那些女郎,自然非常卖力的表演和*,希望和这种可以阔手阔脚的男人们做身体交易。

    我和悬鸦订购了标准间,两人洗过热水淋浴后,我们都没再上去,而是吩咐茅屋的老板送来饭菜,吃过后早早地睡下了。

    外面雷声翻滚,此刻躺在低矮的木床上,可以清晰地感受出,自己已经睡在了地面的底下。

    我不知道福卡普今夜的天气如何,伊凉和池春住在一起,又有杜莫照看,我自然稍稍放心。唯一牵肠挂肚,便是芦雅现在过得如何。

    攀登山谷的疲倦,很快使我进入梦想。大雨下了一整夜才停,天刚蒙蒙亮时,就有人用力敲击我们的房门。

    “都起来了啊!去乌博庄园参观的游客们,都带好自己包裹,不要忘记此行的目的。”从音色上我能听出,这是昨夜那个光头男子的声音,他的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我和悬鸦匆匆吃了两口早餐,便整装好行李,背上大提琴,夹杂在另外几个游客当中,晃晃悠悠走出去。

    茅屋门口,满是湿漉漉的青草和碎石子的路面上,停着两辆狩猎吉普车,正好可以装下我们这间茅屋里的几个游客。

    我和悬鸦还是坐上了昨夜的汽车,那个光头没有再播放激烈的摇滚乐,而是戴了一只绿色墨镜,黑色的挎带儿背心,将他白皙的皮肤和肌肉彰显得格外醒目。

    昨夜那两个神秘的家伙,此刻同样戴着墨镜,无法清晰看到面容,而svd狙击步枪,却依旧抱在他们手里。

    “王兄,我怎么有一种被恐怖分子绑架去的感觉,他们载着咱们这是去哪里?该不会……”说话的这名中年男子,用话语对坐在身边的矮胖男子说到。

    从昨晚走进那间茅屋,我就注意到这两个家伙,他们就是和我们同住麦西伦酒店、并同样到此清洗黑色的财富的两个家伙。高瘦的中年男子说完,还不忘用手抿一下自己油亮的四六分头,很是注重仪表。

    但光头自己没有头发,他可管不了飞驰吉普车会兜风吹散谁的发型。即使这位高瘦的中年男人、在自己的国家也算得上*领导,一行一动都会令很多下属紧张不安、局促不安;但到了这里,他自己却知趣的很,知道开车的光头和身边每一个人,都不会吃他那一套。

    “哎呀!孙兄啊!我怎么也有这种感觉,你看看这些人啊,他们居然抱着武器,咱们这次可得千万小心,不然的话,连求援大使馆的机会都找不到。”

    这两个中年男子,他俩并不知道,我虽然满口泰语和柬埔寨语腔调,但对简单的华语对话,还是可以听懂大概意思。

    “哎!我说老哥,你不要胡乱担心,你要只拿了货真价实的东西,来这里遵守我们的规矩做交易,不会有人伤害你。我的步枪,是用来保护你们。”

    悬鸦惊愕地望了我一眼,我俩都没料想,光头居然会说华语,他听到了两个中年男子的对话。

    “你看,看那里,很多狮子;再看这边,这是南非花豹,有了步枪才能确保你们的安全。”我顺着光头驾驶员的手指望去,几棵茂盛的大树下,七八只黄褐色的大狮子,正懒洋洋地打着哈欠,它们刚吞吃了一只牛羚,看上去很不屑我们的经过。

    而南面的大树上,有一只斑点耀眼的花豹,正瞪着小眼睛注视我们。它看上去像还没有吃早餐,仿佛觊觎我们丢下一些食物给它。

    昨夜两个沉默的神秘男子,依旧不吭一声,他们两个都有着中东男子式的络腮胡子,给人一种不可亲近的生硬冷酷。

    狩猎吉普车颠簸足了一个半小时,前面便出现长满翠绿马唐的旷野,狩猎吉普车毫不减速,直直往上面窜去,惊出一片翠红各异的飞鸟。

    眼看前面即将面对绵长的山壁,可狩猎吉普车突然猛地一打方向盘,柳暗花明一般,我们钻进了两道山壁的中间,开始往下斜冲。

    这一次我彻底看清,望不到边际的玉米地,包围着一座苍劲古朴的庄园。庄园面积辽阔,且三面环山,而就在庄园的四周,却伫立着很多巨人一般的石像,看上去已经近千年的历史,甚为沧桑。

    大部分石像的高度,近乎四十米以上,如果**非要攀登上去,救如蚂蚁爬在人身一般。很多巨大石像由于风化破坏,头部和手臂残短不少,似乎每一座大石像都已不再完整。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七章:庄园的三个枪手,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