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的taxi,在树荫斑驳的公路上飞驰,伺机没有载我们穿越市中心,而是走了外环,直奔西北方向,上了沿海公路。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褐红色的城市楼房,多像放大的油彩积木,很漂亮时尚。一条条干净的街道和绿地,伫立着乳白色的街灯。不经意走进德班这座城池,真会产生一种置身欧洲的感觉。

    许多穿橘色短裤的黑人孩子们,在楼房下的沙地上运动嬉戏,他们把球网挂在细长笔直的椰树上,叫喊着将足球踢飞来踢飞去。

    “真羡慕这些孩子们。”悬鸦见我望着车窗外出神,就随口对我说了一句。我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大概不到一小时,前面便出现崎岖的山道,出租车开始盘旋着往上。

    身后的海滨城市渐渐远去,穿过一条山间隧道,便远远望见几座山谷,郁郁苍苍的高山硬叶灌木,厚厚包裹在上面。

    我问伺机,这几座山谷上面,有什么特别之处。他见我突然和他攀谈,便立刻打开挂挡杆旁的盒子,拿出一盒香烟,示意我抽一根儿。

    “你要是想吸烟,我不介意。”我看出了出租伺机的心思,便对他说。伺机很是感谢,他说自己这个时间开车容易犯困,非得来一支香烟,激发一下精神。

    叨着烟卷的伺机,嘴里吐着白烟,对我和悬鸦说:“您要去的乌博庄园,就在那几座山谷中间。山上没什么特别,尽是些矮小浓密的灌木丛,包括高大的普罗梯亚木,窗箱老鹳草和有着浓郁芳香的香雪兰。不过,由于城市空间蔓延太快,外来物种入侵和火灾这些原因,大大破坏了它的旅游价值。目前,已经很少会有游客去那里参观了。”

    伺机的攀谈,并未说到我心里去,我真正想了解的,是关于乌博庄园的情况,包括它的一些传闻。于是,我就告诉这位伺机,我不仅是个音乐家,还喜欢了解各地奇闻,问他能不能讲述一些,打发无聊的乘车时间。

    “二位先生,眼看就快到乌博山谷脚下了,有件事情我告诉了二位,你们可别太惊讶,如果改变想法,二位还可以坐我的车回去,在班德城找家上好的酒店客房过夜。”

    听伺机谈及这些,立刻引起我的警觉,我连忙坐直身子,让他快点道来。

    “乌博庄园本是一片广阔茂盛的种植园,由于德班城近海渔业发达,后来就把加工厂也建设到那里。但是没过多久,海鱼加工长就起了大火,从南非北部招来的长工,没有一个幸免遇难,都在大火里烧死了。”

    悬鸦眯缝着眼睛,听得很是入迷,他迫不及待地问伺机:“噢!那后来呢?这家海鱼加工场重建了吗?”

    开车伺机摇摇头,又拿起烟盒叨了第二只香烟点燃。“重建?当地人都说,那是种植园故意放得火,因为鱼腥味儿污染了他们种植的香料,双方交涉不下,最终导致了悲剧。”

    悬鸦呵呵一笑,饶有兴致地追问伺机。“这有什么可惊讶,我俩没必要再坐您的车回德班城。”

    伺机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语重心长地叹了一口气,他仿佛早已预料到,只要自己道破天机,悬鸦立刻会收起不屑的态度。

    “海鱼加工长的老板,为了报复种植园,也决定破坏它们的经济命脉。所以,凡是到乌博庄园去参观植物,感受那里特意保留着的农奴制生产文化,海鱼加工长的老板,就会安排手下,寻找机会害死这些游客,然后嫁祸给种植庄园。”

    说到这里,我大体明白了一些。或许,乌博庄园真有伺机所说的这些事情发生,但我和悬鸦却认为他刻意夸张了事实。出租车已经大老远开到这里,如果他不是为了获得更多车费而故意吓唬我们回去,那么他自己多半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人。

    悬鸦不是第一次来乌博庄园洗钱,他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内幕。乌博庄园以种植园的经济和文化存在,但在它的地下,却深藏着一个面相世界的黑市窗口。

    为了追求最大最高端的利润,制造一些骇人听闻的谣言,让闲杂人等远离乌博庄园;一旦有前来参与宝石交易的游客被黑吃掉,那么当地人就会以为,是海鱼加工厂为了报复种植园才行凶。

    不会有人知道,这名游客是因为携带了见不得光的黑色财富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交易不成,被人谋财害命。

    当四个轱辘的出租车不能再往前移动时,我们在一截儿断桥处下了车。这时太阳接近偏西,伺机坐在车座上,目送我和悬鸦走出很远后,还故意闪烁两下车灯,照射我们。

    我不由得回头,却见那伺机坐在车上,脸上泛着诡异的笑容,仿佛是在故意制造恐怖气氛,使人觉得,这司机就是海鱼厂安排在乌博庄园附近的杀手。

    我绉了绉肩膀上的行李,继续顺着断桥往山坡下走。这里地势起伏很大,我俩必须挺着身子下到山谷底部,再从对面走上去,才会有一条蜿蜒在山谷上通往乌博庄园的路。

    山谷底部,积存了一些前日的雨水,很多肥壮的红腿豹纹蛙和银背蛙,远远就听到了我和悬鸦的沉重脚步,纷纷从茂密的矮灌木窜出来,噗噗通通扎进泥水洼。

    我们上到山谷对面时,双脚上的鞋子已经湿透,沾满了泥泞。“追马兄,这有块儿大岩石,上面很温热,咱们脱掉鞋袜,清除一些水分和泥巴。从这里走到乌博庄园,最快也得晚上八点钟到,咱们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然后一口气奔到目的地。”悬鸦说着,便拔出匕首,抠他靴子底部的泥巴。

    这是我第一次来南非,坐在乌博山谷脚下的石头上,又一次看得了血色黄昏。落日很红很圆,像烧透的灯笼,把四周的山和树,都映射成了暗红。

    *下的岩石,确实很温热,我喝了半瓶运动饮料,便吃起福卡普最具风味的面包。食物都是杜莫和小珊瑚一起准备的,如果我给杜莫钱,让他去给我买吃的,这家伙一定会买纯净水,而小珊瑚的消费观,却比杜莫高一点点。

    “这片殷红的火烧云,真如鲜血。”悬鸦灌了一口饮料,抹着嘴角对我说。“是啊,看样子,今晚有免费的淋浴。”我话刚出口,远处翻滚着岩浆一般绛红的天际,传来隆隆雷响。

    “咱们赶紧走吧,这山谷多石头和泥沙,雨真要下大了,不仅泥泞还会很滑,不走运摔到的话,伤势也不轻。”

    我二人匆匆起身,背起重重的行囊,顺着山谷的弯路,开始斜向上走。

    咔嚓,一道白炽的闪电划过,整座山谷像被巨大的手电突然扫了一下。随着乌云快速的压境,闪电过后的山谷更显黑暗。

    “他,前日经过福卡普的热气团,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分明是要将你我淋个落汤鸡嘛!”悬鸦愤愤骂到。我用匕首斩了两片大芭蕉的叶子,和悬鸦分别举在头顶遮雨。

    蚕豆大的雨点,仿佛听到了悬鸦的咒骂,立刻针对性一般地砸落下来。我俩脚下的小石子,由先前的灰色瞬间变成一片黑湿。山谷尘土和植物的混合气味儿,也在这短短的一分钟内浮腾起不少。

    我俩背着大包裹,用芭蕉叶挡在额前,继续深一脚浅一脚地蹬着石子往山上走。雨点将芭蕉叶砸得叭叭直响。

    “追马兄,你以前在东南亚丛林时,常遇到这种天气吗?”由于整片世界都在雨中混响,听到悬鸦的喊话,我也大声回答说:“是的”。

    悬鸦又接着喊:“那你觉不觉得这样很酷!”我喊话回答:“我只觉得很湿。”两人在吃力的行进中,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

    咔嚓,一道夹带震耳炸雷的闪电,再次划破乌黑的雨夜,我下意识往山道上坡望去,想借助短暂的光线,看看乌博庄园有无出现在前面,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突然之间,一个身穿雨衣、脑袋罩在雨帽里的神秘人影,随闪电消失的刹那,也跟着消失不见。而那人影的怀里,好像也抱着一把长长的枪支。

    悬鸦也看到了山道斜上方闪现的人影,我俩彼此各朝一侧翻身,然后簌簌爬动,躲进了低矮的灌木。

    我喘着粗气,不由回想起红色taxi伺机曾说过的话。山道上面突然出现的那个人影,极可能在下雨之前,就注意到了我和悬鸦。

    白天那个伺机,不想是乌博庄园安插的眼线,我悬鸦或许在下车时,就被那个神秘人影给盯上了。

    通往乌博庄园的路,之所以坑坑洼洼,山道嶙峋,正是为了不让陌生人轻易到这里。而且,乌博庄园既然洗涤黑色财富,那么它就一定得有人组织和看护,放一两个岗哨,偷偷藏在山谷上监视来客,倒也不足为奇。

    “嘿!我们是音乐家,带来了黑夜里的星星。你是什么人,快回答。”悬鸦躲在一矮灌木后面,扯着嗓子大喊暗号。

    “我是午夜里的牧羊人,寻找山谷中迷失的羊羔。”一个话语铿锵的汉子,也大声回答了悬鸦一句。

    “哈哈哈,疾风先生,那家伙是乌博庄园的哨兵,咱们上去吧,总算可以坐车进乌博庄园了。”悬鸦大笑着,对我藏身的这一侧喊话。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六章:乌博庄园的黑窗,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