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好的,好的。我常来南非旅游,日后少不了您的关照。下次我再来宝地旅游,定要非常正式的请您吃饭。”悬鸦也凑到高大警官的耳旁,压低了声音说。

    高大警官没有说话,只稍稍点了点头,便又踩着嗒嗒响的靴子,转身走回了巡查船上。他和悬鸦之间的简短交流,已经令彼此心照不宣。

    “二位来南非旅游,一定要遵守本地法令,否则我依法办事。好了,我们还要去执行巡查任务,祝你们玩的愉快。”高大警官说完,指挥着巡查船远去。

    “,楠吉罗这个*!我上次给他送礼物时,这家伙居然一点都没提他即将升迁的事情。这还不到半个多月的时间,唉!白让我破费了一次。”

    悬鸦愤愤地骂完,便启动快艇,继续朝熙熙攘攘的海岸靠去。高大警官临走前,丢下的一句话,实则是在提醒我俩,每次来南非办事,风格低调一些,别捅娄子出来。毕竟,他刚上任不久。

    悬鸦每次受雇于人,都可以赚到丰厚的佣金,可他还是拼命的积累财富,现在看来,只在打通关系这一方面,就很是耗费财力。

    那两盒名贵的哈瓦那雪茄,不知可以换到多少倍的啤酒和罐头。当然,这也是有回报的。之所以有人肯花大价钱雇佣悬鸦做事,看重的就是悬鸦的成功率和办事效率。每到一处,直奔任务目标而去,毫不拖泥带水,被类似的琐事羁绊。

    刚才那位戴墨镜的高大警官,从他的巡查船靠上我们快艇的船舷,直到他的卫兵把我和悬鸦完全控制起来,这家伙才有模有样地走出来。这种人,永远活在炮灰的后面,很安全。

    也许,高大警官把悬鸦当成了一个到此投机的外籍奸商,他根本不知道,悬鸦的真正身份,是一名国际性高级猎头者。

    只要有人肯定大价钱,雇佣悬鸦干掉这名高大警官,我想不出一周,德班城,甚至整个南非城,大街小巷的报纸上,都会出现他遇害的消息。

    快艇越来越接近海岸,浮动着湛蓝色海水的金色沙滩上,云集着*穿泳装的白人游客。远远望去,就像一群白色海狮,拥挤在一起,享受着充足的太阳。

    从望远镜中,不时可以看到*的金发女郎,抱着彩色游泳圈,牵着孩子的小手,从海水里走出来,到沙滩上买冰激凌。

    而沙滩上,那些从事服务工作的人员,多是头发短卷、嘴唇厚翻的黑人。他们笑露着一口白牙,很高兴外籍游客光顾自己的生意。

    “从距离上看,前面就是防鲨网,咱们把快艇从侧面斜过去,租赁一个好的摊位,然后打车直奔乌博庄园,晚上在那里过夜。”

    我说好,于是就开始整装,将快艇底层的假宝石和真宝石都掏了出来,放进各自的大背包。

    苍翠的山脉北侧,坐落着一排白色紧凑的小楼房,建筑十分别致,融入了深厚的欧非混搭风格。小楼房的台阶,多由木板构造,成t型笔直延伸到近海。

    很多豪华的私家小艇,都泊位在此,我们找了一个空位,悬鸦把船停好,然后上岸去交租金。

    “hellofriends!”一名售票的黄皮肤男子,头戴一顶南非国旗图案的鸭舌帽,从一楼的小窗口里面探出头,远远地对我和悬鸦摆手打招呼。

    他知道我们走上岸要买票,就提前招呼我俩,免得新游客再左顾右盼地费劲找售票口。

    全文字版,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支持文学,支持16k!“oh!great!youareesicians?torticiein–theconcert?”这个售票的男子,黄皮肤黝黑,他见我和悬鸦都背着一只黑色包裹的大提琴,就把我们当成了音乐家,以为我们是特意到德班城参加音乐会。

    悬鸦从钱包里拿出五百个兰特,交给这名男子,并很有音乐家风度地甩了一下头,回答说:“yes”。

    “ilikesic!very”买票男子笑得很夸张,他睁大了眼睛,眉毛抖动,显得很兴奋。租赁票据一交到悬鸦手上,悬鸦就果断干脆地回了一句:“bye”,扭头朝南面的沙滩走去。

    我紧紧跟在悬鸦后面,身后传来一声热情洋溢的呼喊:“pleasjourney!”

    “哼,这小子一天赚多少外汇,居然高兴成这样。”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对悬鸦说到。“呵呵,追马兄,说不定他真的喜欢音乐。”

    我没有再说话,沿着每隔百米就有一间冷饮小屋的沙滩,走了没多远,我就把咖啡色墨镜戴在脸上,掩盖起自己的相貌。悬鸦也戴上他的黑色墨镜,但他的脸,还得被一层纱巾遮住,隐藏起人皮图腾。

    我俩背着行李包,肩上挎着的两把大提琴,这一切都是小珊瑚特意配置,用来容装狙击步枪。只要走出这片海滩,到了出现马路的街道,我俩就可以打车。

    “哎呀!这南非的太阳,一点不逊色非洲。咱俩去买两个冰激凌,追马兄,你喜欢那种味道儿,草莓?还是荔枝?”

    悬鸦穿着本来就厚实,再加上他遮面,自然汗流浃背,所以要去吃冰激凌。我俩走到一位黑人妇女的摊位,主动拉开人家的冰柜。

    “是凉的就行,给我拿一个吧。”我也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很想将手上拎的乐器放下,可我又不能如此大意。

    “呵呵呵,呵呵呵……,坎蒂丝,你们两个又输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年轻白人女孩,扎一头金*的马尾,穿着*艳丽的比基尼,抱着排球笑呵呵地走来。

    “柏莎,你先别得意,等我吃点冷饮,补充了体力,你就没这么走运了。”跟在马尾女孩身后,有三个同样年纪的妙龄少女,一黑两白。

    “老板,给我来一杯……噢!”马尾女孩话未说完,就对我和悬鸦手上拎的大提琴产生惊讶。

    “ss,这里没有‘噢’这种冷饮。”悬鸦很风趣地调侃了马尾女孩一句。他的这种搭讪,似乎很被眼前这个女孩青睐。

    “well!”,马尾女孩很无辜地摆了一下双手,然后笑着问悬鸦。“你们是音乐家?也是来南非度假的吗?”

    马尾女孩笑眯眯,她身后的几个女友,也相继围了上来,很是高兴地望着我和悬鸦。

    “youareright!”悬鸦咬了一口冰激凌,很是享受地品尝着,却又顾及到回答马尾女孩。

    眼前这个女孩,似乎突然对悬鸦有了莫名的好感,她一直盯着悬鸦挺直的鼻子,眼神儿中流露着喜欢。

    “onyouo?”马尾女孩又试探着询问悬鸦。“yes”悬鸦继续咬着冰激凌,点头回答女孩。

    得知就我和悬鸦两个大男子,我俩身边没带其他女性,,四个妙龄女孩立刻激动不已。

    “我们四个来自约克大学,为了过一个充实的暑假,就特意来南非。你愿意加入我们吗?咱们晚上在野地宿营,我很希望你可以到我的帐篷里来演奏。”

    马尾女孩说完,很是期待地望着悬鸦,希望他可以欣然接受。她身后的三个女孩,更是兴奋不已。我约莫听得出来,这四个女孩很想约男性朋友一起度假。尤其这位马尾女孩,她大概只有十九岁,居然很直白大方地对悬鸦暗示。

    看来这女孩有点对悬鸦一见钟情的意味,或者她在约克大学有男朋友,只是这会儿想要一次新鲜的隔夜情。我无法理解,悬鸦这家伙身上,哪一点魅力,对眼前这个窈窕的妙龄女孩产生了魔力。

    因为,就连我天天和悬鸦在一起,也只看到他那一双暗藏锐利的双目,至于他的高挺的鼻子,也只在纱巾下展现轮廓。

    而眼前这位瞪着蓝眼睛的漂亮女孩,对戴着一副墨镜的悬鸦,却从感觉上被瞬间吸引了。如果,我让她们知道,我和悬鸦是两个只有肤色、而没有国籍的杀手,而且杀人时手法黑暗,毫不姑息。

    我想,她们四个一定会吓得哇哇大叫,只怕连排球都不顾上拿,就慌乱地逃散没了踪影,更不要说约悬鸦深夜钻进她的帐篷里,和她浪漫**。

    “你们是英国的大学生?也是音乐专业吗?”悬鸦用舌头舔舐着牙床,开始撕开第二个冰激凌的包装。

    “yes!我们四个还准备在本地开一个小小的篝火party,到时有了你们的加入,一定会更棒。你来嘛!”马尾女孩说完,故意咬着嘴唇儿,眼神迷离地望着悬鸦,很有挑逗意味儿。

    “no!”我下巴一扬,戴着硕大的咖啡色眼睛,对马尾女孩冷冷说了一句。我的话,真像一盆冰水,哗啦一下泼洒在她脸上,浇得她头发、脸颊、*不住滴水。

    “why?”我的话,令马尾女孩很吃惊,她更加夸张地瞪大漂亮的蓝眼睛,一脸无辜地扭头看身后的三个女友。

    “whynot!”我继续冰冷生硬地回答。四个女孩见我态度坚决,而悬鸦只顾在一旁大口吃着冰激凌,毫无在意她们的样子。

    “哼!”马尾女孩终于生气了,她愤愤地扭身走开,身后的三个女友,也随着一起。可是,马尾女孩没走几步,突然回过头来,闭一只眼睛,歪吐着舌头,一副鬼脸面对我,并把一根细长白皙的中指,竖立的很直。“degay!”

    我毫不生气,依旧侧着戴墨镜的面孔,嘴角儿泛起笑意,对那个马尾女孩点着头。“youtoo!”

    吃完冰激凌,身体的热量驱赶掉大半,我和悬鸦继续拖着沉重的行李往前走,刚上到马路,就有一辆红色taxi,我俩匆忙坐了进去。

    呼!悬鸦一关闭他那一侧的车门,便如释重负一般。“现在的小妹妹,可真够麻辣,望尘莫及的时代了。呵呵呵……”悬鸦自顾笑起来。

    “是啊!她要是半夜找你拉提琴,我可以一点忙都帮不上。”

    悬鸦又是一阵爽朗的笑,说:“差点班门弄斧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伺机,去乌博庄园,”悬鸦话一说完,前面那个伺机立刻抬眼,望了望头上侧的倒车镜,打量起我俩。

    “probleyou?我们赶时间去演出。”悬鸦见伺机没有立即开车起步,而是举动异常,立刻严厉地逼问。

    “noproble!伺机被吓了一跳,连忙打火起步,载着我和悬鸦,顺着长满猴面包树柏油路,直奔西北方驶去。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五章:四个沙滩小麻辣,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