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风先生,你要我买的东西,我已经在酒店后面的街道上买到了,那里有很多摆地摊的小老头,卖一些奇形怪状的小工艺品,我还特意给两位小姐分别买了礼物,等咱们到了那家工厂,我就把礼物给她。”

    杜莫去了福卡普的早市,买回了一些仿造的假宝石,他嘿嘿笑着,说话间口风很谨慎,没有直接提到伊凉、芦雅的名字,更没有提到毛里求斯。

    “你赶紧吃点东西,然后哪里也不要去,一步不离地守着她俩。”杜莫明白我的意思,我昨晚就告诉杜莫,自己和悬鸦要去南非城一趟,由他和小珊瑚留下,照顾好伊凉和池春。

    我和悬鸦,都想尽快将宝石和金条脱手,但福卡普的地下宝石已由扎密尔垄断,当地地下宝石市场的缺货现象,实则是人为的垄断。我和悬鸦现在,不想在这惹上是非,于是还按照当初的计划,去南非城更大的地下宝石交易市场,卖个满意的价钱回来。

    大家吃完早餐,他们几个上楼时,伊凉突然走到我身边,拉住我的一手。望着她那双明眸,却迟迟不见她说话。

    “你不要担心,我明天下午就会赶回来,在酒店里,有杜莫他们照顾你,我也很放心。”爱抚了伊凉的头,见她睫毛有些湿润,我急忙对池春暗示。

    伊凉这丫头,和我分开怕了,她非常担心我这次去南非城会发生什么事情,从而再把我和她分开。

    “他们两个大男人在一起,不会出问题的,咱们还是不要担心。走,上楼去,看看杜莫这家伙包里买来的什么好东西。”池春安慰着伊凉,拉着她的胳膊将她带上楼。

    我和悬鸦拿上行李,便出了麦西伦酒店的大门。昨夜刚下过小雨,早晨的街上,还泛着微凉。这会儿行人还不是很多,偶尔几个下夜班的骑车族,手里攥着一卷披萨料理,边吃边歪歪扭扭地蹬车经过。

    “啧啧,瞧瞧,你快看这里,王兄。”我和悬鸦站在街道旁等出租车,比我们先走出酒店的两个黄皮肤中年男子,也站在不远处等出租。

    其中一个肥头大耳的秃顶矮胖子,手里捧着一份报纸,像发现什么惊人消息似的,歪着脖子用右手食指不停的戳报纸。另一个男子受不住这种蛊惑,忙侧头去看秃顶男子所指的地方。

    “这是真的吗?当地政府竟然为新上市的宝石公司剪彩祝词,并宣称要高价回收一批宝石,用来救市,让宝石市场重新回复春天般的温暖。”

    戴高度近视镜的瘦高个儿,梳着油亮的四六分式大背头,他看完秃顶所指的那一则新闻,立刻惊讶地质疑。

    “该市政府都出面了,怎么可能有假,瞧瞧拍摄的这张照片,这位领导手持大剪刀,笑得多开心。再看看观众席下的老太太们,还有这么多员工,不都在高呼喝彩嘛!”

    悬鸦收回斜视两个中年男子的目光,眼角挂着不屑,似笑非笑地对我说:“这两个人讲华语啊!看样子也是来兑换宝石。”

    我没有说话,虽然听到两个家伙在议论报纸上的消息,但我却心知肚明16kαp.1#6整理毫不为之动心。

    “孙兄,呵呵呵,亏你在新加坡也是位市委领导,怎么连这点门道也参不透。”矮胖男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挤眨着鱼泡眼睛望着瘦背头。

    “这不就是拿政府的公信力出来,给朋友捧场的嘛!你以前没帮助过朋友嘛!咱们要是把宝石拿去卖给这家公司,一旦得不到如期兑付,到时找谁要钱去!找这位领导?找政府?你在新加坡也是懂法的,怎么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呵呵呵”

    瘦背头说完,抬手抿了抿那母牛添过似的油亮头发,甚是得意。他胸脯挺得很高,背也很直,又笑呵呵地扶了扶快要滑下短鼻梁的眼镜。

    “哎呀,王兄,真没看出来,这次住麦西伦酒店,居然结识你这样的朋友,幸会幸会啊!那咱们还是坐船去南非城,确保万无一失,这趟要是出了麻烦,我那位太太,一定会唠叨死人的。”

    一辆蓝色的出租车驶来,我急速挥手,抢在那两个中年男子前面,和悬鸦闪身坐进汽车。

    “哎!哎哎,明明我们先出来站街等车,你们两个怎么抢啊!喂?喂喂!哪个国家的公民,这么没素质!”矮瘦男子跳着脚,用手指着我们大骂。

    “托内芬码头。”我把要去的地方告诉伺机。开车的伺机,是个皮肤黝黑的亚洲小伙,年纪与我和悬鸦相仿。他从倒车镜子里,看到后面有人在对我俩指手画脚,便用简单的英文问我俩。

    “二位先生,你们不是本地人吧?麻烦你们下车,去和他俩解释一下,免得我们福卡普本地人面子受损。我听得懂一些华语,他们指责你们抢了出租车,骂福卡普市民没素质呢!去解释一下吧,告诉他们,你俩不是我们福卡普人。”

    我眉头不由得一皱,知道遇上了一个注射过鸡血的二百五青年。“解释什么?”悬鸦咬着牙,眼角突然露出凶狠的目光。

    “给你双倍的钱,赶紧开车。”我语气冰冷,对伺机催促到。

    “呃,这个,嗯……”黝黑小伙顿时无语,他被悬鸦吓到了,而我说给他双倍的车钱,算是一个台阶,识相的就趁机走下来。

    “嘿嘿,好来,我马上开车。二位有所不知,刚才从麦西伦走出来的两位客人,其实提前打了电话,预定了这辆汽车。”黝黑小伙穿着米*吊带背心,一边熟练地打着方向盘,一边尴尬地解释。

    但我和悬鸦都看得出来,这小伙子在撒谎,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缓释掉内心淤积的尴尬。所以,我俩谁都没搭理他。

    拐过几条行人渐多的街道,很快就到了托内芬码头,我和悬鸦上了小珊瑚精心检查过的快艇,直奔西南海域冲去。

    快艇驶出公海之后,我坐在起伏快艇船头,从帆杆中心抽出狙击步枪,开始检查枪械。

    “追马兄,今天海上的天气不错,这一带海水格外蔚蓝,工具箱里有鱼竿,你若是打发时间,不妨垂钓玩玩。”

    悬鸦开起快艇,简直如不要命的醉酒飙车党,幸好这会儿快艇上就我俩,若是有妇孺,没准会下哭几个。

    “哈哈,我还记得你坐在海魔号的甲板上掉大枪鱼呢,不过我现在可没闲情逸致垂钓。两袋真宝石,都藏在了船底最下面隔层,上面这层放着杜莫买得水货,万一有人打劫咱们,环境不方便使用武力的话,就让他们拿假的走好了。”

    悬鸦也哈哈大笑,他今天显得格外爽朗,因为宝石马上就要转成现金,稳稳当当地存入个人账户。那个时候,我们才算轻松了大半。

    “追马兄,等咱们离开麦西伦酒店时,那个猥琐的中年男子,要不要教训他俩一下。”

    我呵呵一笑,摆着手说:“行了,自从咱们进入福卡普,你我管的闲事够多,还是抓紧办正事吧。”

    悬鸦的意思我知道,他不过随便说笑,无论是为今天吃早餐时,有两个亚洲男子在猥亵池春,还是因为抢先出租车时被叫骂,这些都不值得放在心上,毫无意义地耗费掉心智。

    “扎密尔这个*,生意越做越大了,他居然煽动政府领导去给他的上市公司剪彩,老百姓哪里知道,他们那些勾当。”

    我叹了一口气。“是啊,台上演戏,台下全是托儿。居然说什么春天,恢复什么温暖。”

    悬鸦又哈哈大笑,拍着快艇轮盘道:“太滑稽了,依我看,那位领导在帮扎密尔试水,扎密尔想知道,福卡普民间还散落着多少宝石,这些宝石所占的份儿,会不会冲击到他的市场垄断地位。酒店门口那个矮胖男子,太过正直了,若真拿带来的宝石去和这种公司打白条,他的那位太太真得会把他唠叨进天堂。”

    我俩又是一阵大笑,现在是去南非城换钱,我俩没有理由不开心。而且换了现金之后,我就可以快速赶去毛里求斯,和芦雅这丫头见面了。

    当然,如果悬鸦这次敢欺骗我,我保证我和他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南非城。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三章:黝黑的鸡血小伙,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