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杜莫踩着拖鞋敲开我客房,我就觉得这家伙还沉浸在生理满足后的喜悦,可能忽略了重要的东西。

    因为杜莫比谁都在意这颗红宝石,而他的靴子,是他藏钱藏宝的地方,如果这家伙把靴子丢一旁,不是转移了财富,就是忽略了财富。

    “你的这一颗红宝石,还是被应招女郎发现了,她若是真拿走了,你上哪里挽回损失。人家就是不承认拿了你的东西,万一她跟当地一些流氓有染,说不定告你个诬陷罪,把你痛打一顿后交给当地警察。”

    杜莫收住脸上的笑,很是认真地悔过,但我仍旧没把宝石掏出来给他。“你今天和我一起出去,到马路边上的小摊买些假宝石,然后拿一颗大的红宝石,主动找那名女子送给她,让她以为自己昨夜偷的本就是一颗水货。这样她就不在胡思乱想,给咱们制造麻烦了。”

    “咚咚,咚咚。”杜莫去开门,悬鸦笑眯眯地走了进来。“两位已经起来了,咱们到楼下简单吃点东西,然后直奔南非城。小珊瑚已经去检查快艇了。”

    悬鸦说着,大步走进杜莫的卫生间,我的洗漱再度被打断。“呵呵,杜莫精力很旺盛啊,可怎么找了一个来潮的女人快活。男人接触这个时候女人,是要倒霉的。”

    我心中一沉,悬鸦进来之前,多半躲在门外偷听了一会儿,但我和杜莫交流很小声,他耳朵再灵敏,也不该听到。悬鸦走进卫生间,多半是看到垃圾篓上横摆着一条刚换下来沾满乌血的卫生巾,才笑呵呵地调侃杜莫。

    “上帝啊,悬鸦先生真是料事如神,你怎么知道…”杜莫并不愚蠢,但悬鸦见过我亲手塞给杜莫一颗红宝石,所以杜莫想把酒店应招小姐偷宝石的倒霉事讲出来,可话没来得及说,就被我故意打断。

    “那小姐刚走,今早才来潮。月经期间的女人,下身的酸性会大大降低,这就意味着细菌和病毒在这个空间的存活率会大大提升。如果其他男人把不干净的东西沾染到里面,不仅女人自己健康受损,和她接触的下一个男人,就会在这个存活率很高的空间倒霉。”

    啪地一声,杜莫右手重重捂在自己的脑门上,惊愕不已地感叹道:“知识啊!知识啊!知识就是财富,就是力量,就是……”

    悬鸦又呵呵发笑,提着长袍走出卫生间。“这种最基本的常识,都被你感慨成这副模样,看到大厨师你很具有求知欲。”

    杜莫对悬鸦的第二次调侃很是介意,他忙反驳说:“上帝把我诞生在非洲最贫穷战乱的村落,我们那种地方,连吃饭喝水都困难,更不用说上学接受教育,所以学习不到这方面的知识。”

    我和悬鸦都是杀手,我们对人体的化学属性和生物属性,自然要比常人深入许多。

    可悬鸦这家伙,现如今拿到了我一只宝箱里的财富,便不再像刚逃出恐怖大溶洞那会儿似的,对杜莫百般恭维和讨好。

    拿杜莫寻开心,是悬鸦登上海魔号以来,最习以为常的一种方式。他这会儿又可以这样对待杜莫了。

    “哼哼,你就算上学接受了教育,也未必了解到这些。在虚伪和鲁钝的地方,这种知识被看做洪水猛兽。老师敢讲,就会被定义成老流氓,小学生敢听,就被定义成小流氓。所以,很多倒霉的男人和女人们走出医院时,还在恶狠狠地咒骂对方。只有外表很白的医生,才有资格接受这方面的教育。大家要是都懂了,都很健康了,有人就该急哭了。”

    杜莫似乎没有听懂我的话,悬鸦又补充了一句:“垄断本身就是一种*。”可是,对杜莫而言,悬鸦这一句话,比我说的一大堆话都更难理解。

    “悬鸦先生,小珊瑚去检修快艇了吗,要不我去帮帮他。上次下船时,我见他把咱们的武器都填进帆干空心里了,昨夜下了一场小绵雨,真怕武器被腐蚀到。”

    悬鸦一挥手。“不用,那帆杆当初设计时,就是专门储藏武器所需。别说一场小雨,就是翻船掉海,武器也不会遭受水蚀。”

    杜莫倒不是担心武器,他是担心小珊瑚独自一人去检修快艇,极有可能在船上做手脚,指不定耍一些什么把戏。

    在马尔代夫时,我就告诫过杜莫更新最快他负责盯紧小珊瑚,而我负责盯住悬鸦。

    “杜莫,你下楼去把酒店的早餐拿上来,我洗漱完还得换一身衣服,就不在麻烦下去了。”我把杜莫支使到楼下,这样他就有机会溜出酒店,去快艇上找小珊瑚了。

    洗漱完毕后,我对悬鸦说:“杜莫这家伙还没上来,八成这头科多兽自己在下面大吃上了,咱们下楼去吃吧。”悬鸦只是一笑,什么也没说。

    乘电梯下了楼,池春正带领伊凉,两人各拿一个餐盘,围着花样格式的美事打转。池春敲着白皙诱人的葱指,指着一种料理对伊凉说:“咱俩都吃点这个,这东西对女性可好呢,不仅养颜,还补血。”

    其他的餐桌上,多是一些肥头大耳的房客,他们眼皮浮肿,神情迷离且恍惚地端着餐盘,如行尸走兽般在挪着步子。几个亚洲来的矮胖中年男子,不时用色迷迷的眼睛斜视池春,往她*薄短的小裙中间瞟。

    我慢慢嚼着一根煮豆料理,没有理会这种男子对池春视觉上的猥亵。悬鸦见我没说话,自然也不多嘴。但如果杜莫在这里,他定会瞪着牛眼珠子,指着对方的鼻子骂街。

    我现在很怕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海魔号上的眼线,在副卡普一带也有安插,而芦雅在毛里求斯,不知是否真的平安无恙。

    本想暗示池春,叫她不要穿得如此*,可一想到她如此打扮都是为了穿给我看,在男人众多的场合,都是主动挎紧我的胳膊,让我做一个有面子的男士。

    可是,我根本无心去稀罕这些男子的羡慕,我有我自己的事儿去做。

    等我快吃饱时,杜莫背着一包东西,和小珊瑚勾肩搭背地走进了酒店大厅。坐在二楼的悬鸦,戴着一副墨镜,高高举起一根胳膊,用阿拉伯语对杜莫和小珊瑚招呼,示意他俩赶紧上来。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二章:怕自己哭的教育,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