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明天行动的注意事项都告之了杜莫,然后便回了自己的客房。酒店屋子亮着一盏暗红小灯,空调机释放着清凉。

    池春穿着*透明的睡意,已经睡得很香甜,只有伊凉被我的开门声惊醒,在床上慢慢坐了起来。

    “还没有睡?”我轻脚走过去,坐在弹力十足的软床边沿,用粗糙的手指去爱抚她的头。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和芦雅一起回来。”我把伊凉的头搂在怀中,嘴巴在她头顶蹭了蹭。

    “别担心,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咱们马上就去毛里求斯,芦雅现在很好,她和朵骨瓦在一起呢,那是个温顺的非洲女人,会照顾好她的。”

    伊凉没有说话,小鸟依人般在我怀里点了点。

    “你赶紧睡吧,我去洗个完澡,我今天奔走了很多地方,有点累了。哦,对了。我明天去给你福卡普的特产烤鸡,可好吃呢!”说完,我对伊凉会心一笑。

    “这家酒店的食物就很好,你不用去麻烦,赶紧洗洗睡吧。”伊凉也对我会心一笑。

    等我洗漱完毕,走出卫生间时,伊凉已经睡熟了。我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一边走到桌前,拿起空调遥控器,关小了空调机的冷风。

    整个人一躺在床上,无边的舒服便从头蔓延到脚掌。荒地郊区的艾米和达普,这会儿不知在做什么,但埃伯伍一定不好受。

    这些不怎么让我揪心,唯一那个叫扎密尔的家伙,如果他垄断了这一带的地下宝石交易,那么我和悬鸦带来的这些金条和宝石,就很难在短时间内倾销出去。

    “咚咚咚,咚咚。疾风先生,您起床了吗?”天还没有大亮,杜莫就在敲击我客房的门。池春揉着惺忪的睡眼,撩人的**在轻薄睡衣内晃着,踩着拖鞋去给杜莫开门。

    “杜莫,你这是喊谁呢?哪来的疾风先生。”池春拍着哈欠的嘴唇,不等杜莫回答,就走进卫生间,开始早起后的第一次小便。

    杜莫走进我的客房,见池春没把卫生间的房门关严实,哗哗的排解水声,可以清晰地传入屋内每个人耳中,就连忙憨笑着把卫生间的房门从外面关上。

    自从我们入住进麦西伦酒店,杜莫至少已经和三个酒店女性发生过关系。此时的他,完全摆脱了生理需求,现在他可以从容不迫地面对每一位漂亮*的*。当然,一个正常男人的这种自信,其实是女人给的。

    “追马先生,您昨晚要我早起叫醒您,我的放水电子表准时闹铃,所以就来敲门了。”

    杜莫嘿嘿笑着,看上去精神饱满。我现在必须给他找点事儿干,再让他在酒店这么清闲下去,和那些身份如硬币翻转般变换的女招待接触,没准后天就精力虚弱,想跑都跑不动了。

    “你去告诉酒店服务员,让他们把早餐准时送来,我去你的客房洗漱。”说着,我便起身,走向斜对面杜莫的客房。

    我刚推开房门,只见一个身着暴露的女人,刚好走进杜莫客房的卫生间,对着镜子简单慌张地补了一下妆,便撩起睡衣坐在了马桶上。

    “看什么看,臭流氓。”那女子见我用睡意未消的眼睛冷冷望着她,立刻脸色一红,砰地一声关上了卫生间的木门,嘴里还大骂了一句。

    我认出了这个女子,她就是我和悬鸦昨夜回来时遇见的前台女招待。她可能也认出了,但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并亲眼看到她撩起睡衣坐上马桶的一幕。

    “喊什么喊,大惊小怪。这位是我的客户,几百万欧元的生意,得罪了客人你负责啊!信不信找你们老板。”杜莫见我被莫名骂了一句,就立刻对着卫生间的木门训斥。卫生间的女子,没有再吱声。

    “嘿嘿,这小妞陪我两次了,昨夜还打算包点跟她亲热,可她居然没走,说是太晚没地方睡觉,就抱着我睡了一夜。嘿嘿嘿,包点的钱睡了一个包宿的妞,真是走运。”

    杜莫趴在耳朵上,很是得意地对我小声说着。“我走到杜莫床边,拿起一个女人*小巧的手提包,一下就拉开了拉链。

    里面有几个紫色的安全套,一只唇膏和补妆盒。我伸进一根手指,拨拉了两下,只见一束璀璨的红光一闪,一颗耀眼的红宝石,从小包底下露了出来。

    “贼,他妈……”杜莫站在我身后,没等话语骂完,就狗熊磕头似的跪在床下,伸手去床底够他的一只靴子。这家伙和那女人,昨夜指不定多么疯狂,竟把拖鞋换掉的皮靴踢的到处乱钻。

    我把红宝石捏了出来,塞进了自己睡衣口袋。杜莫仰着大黑脸,几乎要把靴子扣到眼睛上。

    “放下你的靴子吧,宝石现在在我兜里。你要是能抖出第二颗宝石,那你的靴子就可以戴在总统头上了。”

    杜莫扔掉靴子,愤怒地睁大眼珠,眼看就要如咆哮的公牛,去撞开卫生间的木门,把那个蹲在马桶上的女子揪出来。

    “算了,不要戳破,催促她赶紧离开,咱们还得赶紧办正事。”我对杜莫淡淡地说完,杜莫就压制着怒火,对着卫生间木门喊道:“我的客户要用卫生间,你赶紧走,别影响我们谈生意。”

    “走就走,这么大声干什么,昨夜还纠缠着人家,抱着爱不释手。忘恩负义的男人,切!”

    这女人冲出卫生间,捡起自己零散在地板上的细小内衣,一把拽起床上那只小包就跑出了杜莫的客房。

    “嘿嘿嘿,追马先生,您真是厉害,居然知道宝石被这小姐偷了。”杜莫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可我没把装进口袋的宝石拿出来给他。

    “你的靴子出卖了她。一只在床头柜下,另一只却不见了。看来,这女子和你有一样的习惯,喜欢在靴子里藏值钱的东西。”

    杜莫更加难为情地憨笑,但他回忆不起,昨夜这女子是何时爬下床去翻摸他靴子,拿出宝石后,便把另一只靴子刻意丢进床底下。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一章:半夜翻靴的女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