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天继续进福卡普城,穿着这件崭新漂亮的套裙,到街上去向外地游客卖花,哪个警察会经常巡逻你活动的区域,你就主动走上前,礼貌地对他说:“警察叔叔辛苦了,这是我用卖花的钱给您买的香烟,希望您收下。等我生意再好些,以后会每两三天就给您送一包香烟。”

    “啊!”达普听得很一愣,不由得失声。艾米是个活泼开通的小姑娘,她虽然年纪不比达普大上几岁,人却机灵的很,做起事情不犯憷。

    “呵呵,好的,你放心达普,这件事我去做,一定可以成功的。”我捏一捏艾米的肩头,望着她那双又对生活充满乐观的双眼,抿着嘴唇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我和你这位叔叔,还要赶着去飙车。你们两个,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好吧。”悬鸦站在我身后,伸了一个倦倦的懒腰,很是充满睡意地调侃达普。

    “等你和那位警察叔叔有了交情之后,再想法带着达普一起上街,给游客们表演吹口琴的小节目。这又是一笔收入,到时你再多送几包香烟给那些警察,我想你俩的生活会好转起来。记住,别故意把自己弄得邋遢不堪、惨不忍睹,这样只会恶心到别人,吓到别人。只有*的蠢驴和愚钝的*,还会认为把一个无辜的孩子摧残得越是悲惨,就越能赚得大把钞票。很多路人不愿意丢硬币给你们,正是因为他们厌恶丑恶,所以不肯便宜那些幕后黑手。懂了这些,你以后就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些游客。”

    在福卡普城,满大街都是外国游客,只要他们肯把口袋里几个无足轻重的零用硬币丢一个出来给这种孩子,艾米和达普就可以告别以泪洗面的日子。然而可恨的是,那些*贪婪的第三只黑手们,却破坏着人与人之间这种爱的传承。

    只要艾米和当地警察搞好关系,我想她和达普的生活就能改善很多。

    由于时间耽搁的太晚,我和悬鸦骑走了埃伯伍的两辆自行车。经过路灯通明却空无行人的街道时,悬鸦和我还真飙车了一把。

    最后,还是因为他把那辆非山地车的链条蹬掉,才输给了我。没人会想到,我们两个杀手,在深夜的大马路上,竟然会像孩子一样戏耍了一回。

    那些曾经死在我俩各自手上的头目和目标,若是知道杀死他们的家伙居然还保留着童真,定会嫉恨的牙根儿痒痒。

    悬鸦虽然困乏,但他却很高兴,如果我没有猜错,悬鸦的童年一定也有着类似悲惨,所以他在看到埃伯伍殴打盲眼男孩儿达普时,动了恻隐之心。

    本来,悬鸦打算一刀将埃伯伍宰杀,可我却没让悬鸦这么做。因为埃伯伍并非我们实质上的敌人和对手,杀了他反而性价比不高。

    现在留着一个又聋又瞎的埃伯伍,让他好好感受一下自己都给别人带去了哪些痛苦,造了哪些罪孽。只有这样,他才能从心底感悟,也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们看到,自做孽不可活。

    埃伯伍刚才说,福卡普城的孤儿院又在闹财政危机,过些日子,又会有不少流浪儿童出现在近郊。我想艾米和达普有了今晚的经历之后,应该知道怎么去帮助那些同样不幸的伙伴。

    我无法预料,还有哪个人在*地觊觎着这群孩子,但至少埃伯伍已经不能再去加工他们了。

    回到麦西伦酒店时,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多钟,酒店门前的许多豪华车,都被巡逻的保安封盖住了车牌子。这个时间,是水泥森林里各种交易和**最泛滥的时刻。

    因为我们入住的不是最高级酒店,所以那些被封盖起车牌儿的豪华轿车里,多不会有扎密尔和某位权势的车。他们需要到更有品味的酒店去深化友谊,深化勾结。

    前台的服务小姐,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韩版影视剧。见到我和悬鸦从外面的黑夜中突然进来,惊得她立刻坐起,慌忙拍掉吃落一身的瓜子皮,娇嫩的脸蛋儿上,展露出一个尴尬且略带牵强的微笑。

    “先生你好,入住客房吗?四楼和六楼的保健洗浴吧,还有几间客房。”这位年轻时髦的酒店前台小姐,不等我和悬鸦开口,她就忙低下一双黑亮溜圆的杏仁眼,拽过本子开单据。

    这年轻女子就仿佛早已知道我俩的来意,怕我多在大厅站一会儿,多面对她一会儿,就会多尴尬一会儿似的,赶紧为我俩开单据,以便我俩可以早早上楼,也被封盖进厚厚的水泥墙和肉糜灯光之中。

    可是我和悬鸦,都没有伸手去掏腰包的动作,女子的单据只写了一半,就一脸不解地抬起头。

    “先生对不起,您二位先交一下钱吧,403和601两间客房的小姐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透过明净的玻璃窗,我很是无奈地往了一眼街上,把这种麻烦交给悬鸦出处理。我和悬鸦谁都听明白了,这位前台女子上夜班,我俩在这个时间段走回酒店,被她误认为是来消遣找乐子的。

    而403和601两间客房内,有两个皮肉女郎正在接客,而其它客房内的女郎,都被阔绰的大人物们包宿了。

    “不好,这种女郎刚下床就给我,浑身松松垮垮的没一点紧张。美女,你几点下班啊?”我万万没有想到,悬鸦的玩兴还没消失,他居然又戏弄起眼前这个前台小姐。

    “我?呵!哼!我像那种人吗?你居然把我和那些*扯到一起!切!这可是我的正当职业。我可是有男人追求的女人,就在我上班之前,我男朋友还要我去参加一个party……”

    说到这里,女子的粉黛均匀的脸蛋儿突然泛红,没有再说下去。

    “哦,他在和你开玩笑,我们昨天下午就入住了这家酒店。你把客房的钥匙和电卡给我。”

    说着,我拿出了入住凭证,女子仔仔细细地看了三遍之后,才把我们客房的钥匙和电卡交了出来。

    我没有先回自己的客房,因为池春和伊凉可能已经睡熟,于是我去敲杜莫的门,准本提前告诉他一些事情。

    “哦!追马先生,您可以回来了。我可一直很担心呢。”杜莫一见到我,那满口白灿灿的牙齿便闪耀出来。

    “担心我!悄悄你床头的垃圾篓,用过的套子一条掩盖着一条,我给你的现金,现在都花光了吧。”

    杜莫不好意思地憨笑起来,然后故意扭转话题。“追马先生,‘切’是什么意思?”

    我眉头一皱,问到。“你问这个干什么?”

    “嘿嘿,刚有个小妞,床上技术很是不错。我买的包点,一个小时六万阿里亚。本想过了凌晨再去找她亲热一回,可惜轮到她换班了,这小妞去前台了。为什么她说话总爱‘切切切’,切个没完。什么意思啊!”

    杜莫还是好奇地追问,我这会儿心里在想着宝石交易的事儿,便随口敷衍杜莫。

    “切,就是要不等你先来鄙夷我,我先鄙夷你的意思。”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七十章:晚归的酒店顾客,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