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理解,这两个孩子吃东西时,脸上泛起的那种几乎使人昏厥的幸福感,就像我童年在越南流浪时,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露宿在荒郊蜷缩,又何尝不希望有一个已经富强的人出现,也提着一袋儿这样丰盛的食品,蹲在我面前给自己吃。

    可是我现在,已经强壮起来,成了一个双手沾满血腥又不羁于奴驾的男人,没人能再提着一种物质上的东西,带给我这种莫大的幸福感,我能够保留下来的,仅仅是记忆中的追溯。

    用自己无足轻重的零钱,去满足弱小者最善意和迫切的需要,涤荡内心世界之后,换来的幸福感和上帝的微笑,不是那种被**套牢着、卑躬屈膝地去舔舐灵肉上的*可以比肩。

    悬鸦把拴住埃伯伍的铁链检查了一遍,然后将上面的铁锁插入钥匙,再用石头将钥匙把儿砸断,这样一来,任何钥匙都无法再释放出埃伯伍的自由。

    艾米和达普两个孩子,两人手牵着手,从远处的海边走来,装有香皂和洗浴香波的大塑料袋,提在艾米的手里,哗啦哗啦地摩擦着她走路时的膝盖。

    我又往火堆上丢了些干柴,让四周亮一点的同时,也温暖一些。两个孩子畏畏缩缩,**着站在我和悬鸦面前,暗红的火光,渐渐跳跃起来,提高了先前的亮度。

    望着两个只剩下生命的孩子,我无法想象出,他们的亲生父亲正在地球表面的哪个位置酣睡;更无法想象,他们的亲生母亲仍在求索着什么。

    火光四周的空气里,散发出阵阵洗浴香波的芬芳气息,此时的两个孩子,从头到脚都已成了崭新。

    唯一无法用海水洗去的,只有艾米被撕开一半的聋耳朵,和达普盲眼和跛脚。再有就是,两个儿童心灵世界的阴暗。

    我把新买的衣服递给两个孩子,艾米自己穿好之后,便帮着达普穿衣服。食物和新衣服,很快拉近了两个孩子同我和悬鸦之间的陌生与隔膜。

    “先生,您要带我们两个去哪里?离开福卡普城吗?”小女孩垂着湿漉漉的头发,很是担心地问我。

    我心里一阵悸动,这两个孩子,真得以为自己被埃伯伍转交给了我和悬鸦,今后会随着我们而去,到别的城市去卖花,或者乞讨,然后再把赚到的钱全部交予我们。

    “不,孩子。我,我来自很遥远的地方,无法带走你们。这片郊区的荒野,就是你的家,你们要努力活下去,直到长大变得强壮。”

    我淡淡地说完,便下意识地抬起手,去摸索自己身上的每个口袋。

    “这*现在变得又瞎又哑,而且被我用铁链牢牢栓死了手脚,绑在旁边的那间卡车头上,你们记住,每天只准丢给他两个烧土豆,饿不死就行。”

    悬鸦很是幸灾乐祸地说着,然后瞟了一眼昏睡过去的埃伯伍。蜷缩成一团的埃伯伍,就像只失去一切的老狗,被永远困在了卡车头上,由两个他亲手加工出来的流浪儿童看护。

    “先生,您带我们走吧,没有了埃伯伍,那些警察过几天就会追打我们。”小女孩低着头,祈求着我和悬鸦。

    见我俩迟迟没有说话,小女孩又鼓起勇气,抬起眼睛对我说:“我会烧土豆和捉蟹,还可以去山上采集鲜花卖钱。达普会吹口琴,他也可以赚钱。我们不想再留在这里,我们害怕。”

    艾米说完,急忙拽了一下达普的胳膊,盲眼小男孩立刻机械地摆动了一下板栗头,伸手揣进我给他买的那件蓝色足球裤口袋,掏出一只铜*的口琴。

    “不要吹!”我喝斥了一声,吓得刚要张开嘴巴吹奏的达普哆嗦了一下。我不愿听这孩子吹奏,这会让我早已坚冷如冰的心不是滋味儿。

    “天下的坏人平均分布,无论走到哪里,如果你不够机灵或强大,都会招致危险。福卡普是一座美丽的滨海城市,你看许多外国游客,不都慕名前来,人人脸上挂着欢笑。所以,你们记住一点,人生不是逃避,而是面对。虽然你们还很弱小,但福卡普人民很友善,我相信,你俩只要肯认真活下去,这座美丽的城市还是愿意接纳你们的生命。”

    “来,你俩把这些钱拿好。等我们走了以后,艾米找几个密封良好的罐子,将钱分成几份儿,分别藏在不同的位置。等到你们遇上过不去的困难时,再拿出来救急。”

    我跨到达普身边,蹲下来拉过这孩子的将自己口袋里的所有现金,全部塞给了他。

    悬鸦这家伙很懂世故,见我掏光了口袋给两个孩子钱花,他自然不能无所表示,于是也从*后面掏出厚厚的一沓子现金,递到了我的眼前。

    “啊!这么多阿里亚,先生,您不需要我们去帮您赚钱了吗?”站在一旁的艾米,看到我把大把的钞票放在达普手上,很是诧异的问。

    “哼哼,小丫头,我自己有手有脚,需要你们干什么!”我的话,立刻把两个孩子逗笑。

    “记住,以后再有谁来奴役你俩,如果你打过不他,那就让他好好瞧瞧埃伯伍。这张用活人做出来的警告牌儿,会帮助你们诠释一切。”

    我拍了拍达普的肩膀,这孩子睁大了空洞的眼睛,嘴角儿又有了先前的上挑。

    “先生,原来你们是好人。”达普很是激动的说。

    “恩,如果你喜欢好人,那么将来自己就做一个好人,也让别人因为有你的存在而感到这个世界美丽。来,这两条东西拿好。”

    悬鸦惩治埃伯伍时,埃伯伍口袋儿里散掉出了几根儿香烟,这家伙兜儿里装了两盒,一盒很便宜,是他自己抽;另一盒质量稍稍好些,可能是给那些非要站在场面上说话的朋友所吸。

    所以,我从超市回来时,顺便也买了两条比这两种香烟还要好一些的烟草,交给了艾米。

    艾米抱着两条既不能吃又不能穿的香烟,很多愕然地看着我。她还是个单纯的孩子,不懂得这种抽一口剌剌的东西,可以用来作为**之间的贿赂手段。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六十九章:吃烧土豆的狗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