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眼前的艾米不能确定,如果她对悬鸦点头,表示自己愿意埃伯伍这个恶魔消失,而悬鸦会不会真的让埃伯伍消失。如果不能,那么埃伯伍定会恼恨艾米,以后的日子里,会天天毒打她。

    而我也不确定,即使埃伯伍此时忏悔,答应以后不再伤害两个可怜且无辜的孩子,可等我和悬鸦离开之后,天知道他会不会恢复先前的本性。

    我问小女孩,她的半只耳朵给谁撕裂成残疾,是不是埃伯伍干的。小女孩不说话,只是瞪着惶恐的眼睛,胆怯地看了一眼被绑成乌龟趴在地上的埃伯伍。

    我又问达普的失明和瘸腿的原因,小女孩还是不敢说话,依旧唯唯诺诺地看了埃伯伍一眼。

    “艾米,达普,你们两个没良心的小杂种,生下来就没人要没人养的小野种,嘴上不要乱讲话。你们想一想,要不是我带领着你们,那些警察早把你俩打死了。快,快叫他们饶了我,我以后给你俩买漂亮衣服,让你和达普在市区换一间大房子住。如果我死了,你们想想自己以后怎么活。”

    埃伯伍火烧狗尾巴似的叫着,极力蛊惑两个孩子站出来,为自己争取一下活命的希望。“shutup!”悬鸦蹲靠在埃伯伍身旁,随手用手背甩抽了他嘴巴一下,警告这家伙安静。

    “哼哼,良心?你可以剥削两个孩子的生命、硬币、健康和尊严,但你唯一剥削不去的,就是他们的良心。我刚才就对你说过,我要以德报怨,所以你不会死,放一万个心好了。”

    说着,我便走到火堆旁,捡起一根燃烧着的木棍,吹灭一头的火苗之后,递给了悬鸦。

    “让他活着吧,他若是无法辨别嫌疑人的相貌,更不能讲述事发经过,就不对我们构成隐患。”我冷冷说完,悬鸦琢磨了一下,转而认同地点起了头。

    “啊!啊……,不要这样啊!疼死我啦!啊……,上帝啊!你们被会诅咒的;不要碰我的右眼,不要,不要……,啊……”

    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听得人撕心裂肺,此时夜空里的星星,仿佛也被这种残忍吓跑,纷纷隐退得不知去向。

    全文字版,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支持文学,支持16k!“有那么疼吗?你当时弄瞎达普这孩子的双眼时,他有没有也像你一样,这般鬼哭狼嚎。你是个大人,坚强一点,给两个小孩子起到榜样作用。哼哼哼哼…….”

    埃伯伍的脸颊上开始淌血,他那两只小眼睛,不再具备眨动和闪亮的神情,此时完全变成两条紧缩在一起的伤口,乌黑淤青的眼皮,瞬间浮肿鼓高。

    悬鸦在海魔号上时,折磨哭灵侍僧的那些刑具和手段,给对方造成的痛苦和恐惧,远不是现在可以比拟。悬鸦现在,只不过用烧红的木棍炭头去戳瞎埃伯伍的眼球。

    “不要吵”悬鸦丢掉手里的木棍,话音未落之间,一把闪着锋利寒光的匕首,登时闪现在手里。

    “啊!哇呜呜呜……,呜呜呜……”埃伯伍的刺耳叫声,立刻像被喉咙里塞进了异物,沉闷呜咽的说不出话。因为,悬鸦用劲力十足的手,一把掐开埃伯伍的嘴巴,使刀尖切断了埃伯伍的声带。

    “噗噗,噗噗。”这家伙喉咙里产生钻心剧痛,可已经喊不出声音,只能更加剧烈地挣扎身体。悬鸦骑在埃伯伍身上,用手死死捂住他的嘴巴,防止这家伙喷出一股腥血,污染到自己脸上。

    猩红的血液倍受心脏挤压,从埃伯伍的鼻孔突突外涌。悬鸦是个级别很高的杀手,做起这种事情,自然经验老道。

    如果换作旁人,想用直挺的匕首去破坏空腔深处的声带,多半会割到舌头,反而使对方动脉血管破裂,最后因失血过多而倒置死亡。我不想让埃伯伍死掉,而悬鸦不想埃伯伍给我们这趟洗钱之旅带来麻烦。

    此时此刻,我和悬鸦直挺挺的站在这片郊区的荒野上,望着被绑成一团在地上翻滚的埃伯伍,内心涌动着一种无限欣慰。

    我和悬鸦都有自己的童年,在我们和艾米、达普这样的年纪时,很庆幸没有遇到埃伯伍这样的家伙。否则,我和悬鸦现在,也许又聋又瞎,驾着残疾的躯体,不知早已腐烂在哪个国家的臭水沟。

    然而,上帝或许一直在关注埃伯伍的罪孽,才没让我和悬鸦在弱小的童年陷落进这种可以摧垮命运的不幸。所以我俩现在,都有了强悍如铁的骨架,有了杀人如麻的双手。

    埃伯伍那辆倒在地上的自行车,是一辆半崭新的山地车,也不知是在福卡普哪个二手市场淘换得来;还是这家伙帮某个外国游客跑腿儿后,人家送给他的东西。

    红绿色相间的山地车,车把上挂着一只白色鸭舌帽,我竖起自行车,然后对悬鸦说:“好久没接触这种交通工具了,不如咱俩去城里转几圈,正好这间废弃的车头里还歪斜摆着一辆。”

    悬鸦看了一眼疼得只剩哆嗦和哼哼的埃伯伍,很是兴奋地说:“好,咱们进城给他买点医药,以免这家伙伤口感染之后死掉,不然他就错失反省的机会了。呵呵呵……”

    悬鸦又恢复了爽朗的笑,他走向废弃车头,取另一辆自行车的时候,吓得两个小孩子更加紧密地抱搂在一起。

    “你们两个小孩别怕,那个家伙已经不能再骂你,而且你以后赚得多少枚硬币,这家伙都看不到了。所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悬鸦说完,还跨步走过去抚摸那个板栗头的盲眼小男孩,吓得小家伙又哇喇一声哭起来,悬鸦却被逗得继续发笑。

    两个孩子睡觉的废弃卡车头里,只有一张破席子和一只装有小镰刀的花篮,我低头钻进去环视了几眼,去发现一条栓狗的铁链条,不是很粗但非常牢固。

    这根铁链条,是埃伯伍平时*两个孩子时所用,如果艾米和达普谁令他不满意,这家伙就会像栓狗一样,把小孩子囚禁在卡车头上,让他哪里也去不了。

    我想,埃伯伍在用这种方式惩罚两个弱小孩童时,一定不会想考虑到,万一出现什么紧急危险,孩子因为无法移动开而死在链条上。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六十七章:荒郊上的不死刑,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