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伯伍眼珠滴流乱转,他必须马上思考出令我和悬鸦满意的答案,这样他才能争取到活命的机会。

    “二位若是有我做智囊,保证大方横财。以刚才那位蒙面朋友的身手,我相信,在福卡普城的地下格斗场,能赚到大把大把的钞票。那些各国来的打手,恐怕用不了几个回合就被你举起来扔出场地。如果你每晚都打赢一场格斗,将会获得六百欧元的奖励。你什么都不用管,只管把对手*,其他事情我去跑腿儿。”

    这家伙讲完,满以为我们会满意的点头,悬鸦一个箭步跨到埃伯伍近前,一手揪住他的胸口,一手握着拳头顶在他鼻子上,阴森凶狠地说到。

    “我这双手,只用来杀人,而且我不喜欢不相干的人看到我杀人的过程。我知道扎密尔垄断了这一带的宝石黑市,你若不能告诉我,如何参与进倒卖宝石的行列,那么你今晚就要抛尸荒野。”

    悬鸦是个杀手,他之所以听完埃伯伍的话很生气,是因为他厌恶别人拿自己的实力去当成娱乐。悬鸦能有今天,所付出的代价和领悟的东西,绝对不是用来打某个城市的地下拳赛,这无疑是对杀手的一种羞辱。

    而且,悬鸦的人皮图腾已经蔓延上脸颊,他只能像蝙蝠一样,躲在阴暗角落。介绍他去鱼龙混杂的场合,等于介绍一个瞎子去看电影。埃伯伍不知道这些避讳,所以出言惹到了悬鸦。

    我和悬鸦都知道,地下黑拳是一种为了追求利益而可以放弃规则和约束的打斗,性质上背离运动本身追求强身和磨志的宗旨。而这里的地下黑拳,和其他国家的地下黑拳没本质区别,同样都是为了满足暴力欲念和赌博而圈钱。

    对一个杀人如麻却又不肯迷失心志的男人而言,我和悬鸦有着太多相同感触。如果不到万不得已,我也是极不愿意融入那种人人眼中只有胜利者,而无视受害者的氛围。

    这种表面上看去争凶斗狠的原始动物的本能,在它的背后,却有着暗箱操控的内幕。这些人控制着地下拳赛的输赢,他们非常了解,怎么下注会席卷掉那些围观呐喊者的财富。

    “地下宝石?难道你们想进入这个市场,我的天啊,你们哪里来的那么多资本。而且……,我实话告诉你们,在福卡普和南非城这一带,你们别想自立门户,去经营黑市宝石。否则,扎密尔真会杀了你们。别看他发迹之后很厌恶我,但如果我带领着别人介入本地黑市宝石的行业,那他一定会恼羞成怒,对我们下毒手。”

    埃伯伍紧张地说着,他那双小眼睛中流露出的恐惧,远远胜过此刻我和悬鸦给他造成的恐惧。但他说的没错,扎密尔可以容忍埃伯伍纠缠着自己攀旧情,但不容许任何人去破坏他建立起来的捞取暴利的垄断框架。

    “看来留着你也是多余,哼哼哼……16kαp.16整理”悬鸦冷笑间,右手便要去抽出长袍下的匕首,他现在是下定决心要宰了埃伯伍。

    埃伯伍仿佛嗅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他万万没能想到,今天居然是自己的死期,而且来得如此突然。

    此时此刻,他大睁着布满恐惧的眼睛,无助地向我投来求饶的目光,也向瑟缩在石头堆上的艾米和达普望了几眼,急切地希望,两个孩子勇敢地站出来,为自己求情。埃伯伍很绝望,他仿佛正面临着天塌地陷,一种无处可逃的精神崩溃。

    “别急,我有话问他。”我冷淡地说了一句,便止住了要宰杀掉这家伙灭口的悬鸦。

    “这家伙不能留下来,天亮后如果他去报案,咱们在福卡普就住得不消停了。”

    悬鸦不知我意欲何为,但他把非杀埃伯伍灭口的理由讲了出来,提醒一下我。我没有理会悬鸦,而是走到卖花小女孩和盲眼小男孩身旁,蹲下来问他俩。

    “达普,你的眼睛是这家伙给你弄瞎的吗?”盲眼小孩被我的靠近吓得浑身战栗,他还是个小孩子,很茫然眼前的局势。

    卖花小女孩艾米,比达普稍大一两岁,她立刻抹了一把眼泪,抽泣着说。

    “先生,绕了我们吧,一会我去山谷里采集大把的星辰玫瑰回来,全部免费送给你。”这孩子的话,说得我心窝一震。她以为我是因为白天被纠缠非买花不可的原因,才找上门来算账。

    “你叫艾米,对吧。那家伙每天翻抢你们的口袋儿,把你俩赚到的硬币全部拿走,你不恨他吗?瞧瞧你们两个小可怜虫,吃半块儿烧土豆也要提心吊胆,吓得惊慌失措。你们亏欠他什么?什么都不亏欠!为什么要这样活着!孩子,是因为你们在弱小时期缺失了保护,才引来这种不幸。看见那个蒙面叔叔了没有?只要你对他点头,欺负你们的埃伯伍,就会在福卡普消失,永远不会再涉足你们弱小的世界。对他点头吧,孩子。”

    我对艾米说完,扭过脸来看悬鸦时,埃伯伍已经被抽去了皮带,整个人被悬鸦反手反脚地*了起来。

    悬鸦这个家伙,显然猜到了我也不肯放过埃伯伍,但我也知道悬鸦的心思,埃伯伍过了今晚,绝不会有天亮之后报警的机会。

    “先生,你放过他吧,如果他消失了,我们就没法进入福卡普城了,那些警察会追打我们的。”艾米眨着潮湿的睫毛,向埃伯伍望了一眼,犹豫片刻之后,最终向我抽泣着哀求。

    “你们为什么要进入福卡普城?就因为那里的垃圾堆上可以找到吃的?而且你吃别人丢弃的食物,帮他们减轻了浪费的可耻,但实际上呢,你不仅得不到同情与可怜,反而还遭受鄙夷。”

    我能看得出来,这两个孩子,一时间无法从埃伯伍*的阴影下彻底走出来。他想和达普快快乐乐地睡在郊区荒野的废弃车头里,想两个人每晚都能开心地吃着烧土豆,不必再担心有魔鬼会定时到来,捣毁他们两个弱小者的世界。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六十六章:黑爪下的阴影,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