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莱欧学起女人抱怨时的样子,很是惟妙惟肖,从这家伙身上,我能看出他表演的天分,如果他肯努力和坚持,定会成为一位受福卡普市民喜爱的表演家。可是,水泥森林的浮华和**完全沦陷了他,使他堕落,智慧的双眼已经因良知的缺失而紧闭。

    如果他当初买到艾米和达普这两个流浪孤儿之后,心存一点善良,和他们排练一些小节目,去街道上表演,那些外来游客定会心悦神怡,拍着手点着头给他们丢硬币。与此同时,也让世界各地的游人,看到一座可爱且人文温暖的城市。

    可是,他却弄瞎了一个无辜孩童的双眼,把他们残害的恐怖而狰狞,使路人远远见到就慌忙躲避。

    “哈哈哈,没看出来,莱格欧这家伙蛮滑稽。”悬鸦笑得直耸肩膀,扭过脸来对我说。

    刚才要杀莱格欧的紧张气氛,仿佛被眼前的欢笑驱散。莱格欧很为自己的模仿得意,他更着脖子,拉关系套近乎地对悬鸦说:“现在你俩明白了,我其实很悲惨,很可怜。如果我赚不到钱,就会有很多人瞧不起我。咱们三个合作吧,做别人不敢看不起的男人,将来咱们的老婆,十个手指上都戴满宝石,看看哪些亲朋好友、街坊四邻的敢不羡慕。到那个时候,指不定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和咱们交好。”

    “哈哈哈哈,好了好了,这群连最起码的是非判断都不具备了的水泥猴子,我可不想活给他们看,更不想为了获得他们那干巴巴垂涎爱慕的眼神儿,而愚蠢地耗费掉自己的心神和智慧。”悬鸦轻蔑地摇着头,望着天上的星星,欣慰地长舒一口气。

    “猴子?这里哪来的猴子?你们俩肯定不是国外城市里来的,我从小在福卡普市区长大,在城市里,只有动物园才会有猴子。除了福卡普北郊动物园,这里就连一樽猴子的石像都看不到。”

    这个时候,若是有人肯站出来,对莱格欧这家伙说一声闭嘴,那可真是对他莫大的怜悯,实在不忍心这家伙再继续弱智下去。

    他根本理解不了,悬鸦所指的那群水泥猴子,只会看到别人手指上有没有戴宝石;而不去思考一下,那种手指上空空却不抱怨并怂恿老公的警察夫人们,才是最可值得尊重,最该把爱慕的眼神儿送给她的女人。

    可是,上帝赋予人性独有的鄙薄和爱慕的眼神儿,却被水泥猴子们颠倒了使用,然后自食苦果。

    相比之下,反而是他们的这种价值判断标准,这种放弃对错与良知的追捧和羡慕,激发出了一批又一批莱格欧这种思维的人。

    根据莱格欧所说,扎密尔原是一名渔村渔民,刚进入福卡普小城时,被很多人看不起。最后,这家伙终于爆发,将自己出卖给了恶魔。

    他为了发迹,获得最原始的资本积累,便对这些流浪儿童下毒手,迫使他们纷纷进入城市,向路人游客展示不幸,或者伸手要钱。

    而流浪儿童在福卡普市区的大量涌现,最终倒置隐患,迫使该市领导大发雷霆之后高度注视,命令警察驱赶这些流浪儿童,不准他们进入市区,以免气宇轩昂的象征着城市发展了,繁荣了,富裕了的大厦或建筑物下面,出现某个或某几个煞风景的小黑点,大白天端着破茶缸,恶心了行人,也恶心了领导。

    如莱格欧所言,这些流浪孩子,确实成为了扎密尔敛财以及警察们有所作为的牺牲品。问题解决到尾声时,流浪儿童死的死,卖的卖,已经聊聊无几。

    就在这种利用儿童乞讨的行为渐渐失去市场之际,扎密尔已经敛足了财富,开始走上新的道路,那就是从事地下交易和宝石黑市。

    当初让领导大发雷霆的罪魁祸首,现在却彼此成了朋友,昂贵的哈瓦那雪茄和璀璨的宝石,开始成了深化关系的供给,大人物的嘴上,大人物老婆的手指上,都增添了让一群群水泥猴子羡慕得要死的气派。

    而我和悬鸦准备出手的这批宝石和金条,如果在福卡普城就进入地下黑市洗掉,那么最后很有可能,买家最终的源头就是他扎密尔。

    “你告诉我,你的真名叫什么?”我突然面目阴冷,低沉生硬地对莱格欧逼问到。这男子吓了一跳,他哆嗦了一下,有点想突然起身逃跑的念头儿。

    “别想逃跑,不然我一脚踹断你的腰。”我更加阴冷地注视着莱格欧。

    “莱……,莱格欧,”这男子霎时紧张,说话结结巴巴。“这是个欧洲名字,你在福卡普混迹,这不过是个假名,你没有告诉我们你的真名。你不是说自己本地人吗?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的真名叫什么?你可以说谎,就像我可以宰了你一样。”

    我逼近一步,蹲在这男子的面前,冷冷注视着这家伙的眼睛。“怎么!你……,你不是来福卡普淘金的,你你……,你不会是扎密尔派来除掉我的保镖吧?不要杀我,你只要给我时间,我也可以像他那样富有,我到时可以给你们翻倍的钱。你现在放过我,我马上在福卡普城消失,再也不回来。”

    莱格欧嘴唇也开始颤抖,他说话鼻子发酸,眼看就快要哭出来。“瞎紧张什么!这位先生问你真名叫什么,你如实说就是了”

    站在一旁的悬鸦,也语气生硬地搭了一句,此时身后的两个流浪小孩儿,又吓得呜啦一声哭起来。

    “不要哭,你俩谁不听话,我一会儿就扭断他脖子,然后把你们这间车头做得小铁屋也一把火点燃了。”悬鸦这一声喝斥,就如按了一下收音机的开关,卖花小女孩和盲眼小男孩儿的哭声戛然而止。

    “我说,我叫巴巴拉尔埃伯伍,今年二十六岁,目前没有存款,我的职业你也看到了,就是和这两个孩子相依为命。你放我一马,看在我将来可以富强的份儿上,我一定会重重报答二位。你们看这俩孩子多可怜,要是没有我,他们明天就进不去福卡普赚钱了,那些警察会打死他们。”

    这一次,我彻底相信,这家伙讲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他确实害怕极了。

    “你记住,像你这种家伙,即使赚再多的钱,你也只能是富裕,远远谈不上富强。富而不强,反而招致灾祸。哪个国家有你这种品性的家伙,哪个国家就永远不会富强,无论它多富裕。我不认识你所说的扎密尔,也不想天天压榨两个小孩子的骨头,抠唆出几个硬币。你告诉我,在福卡普城最赚钱且来钱最快的路子是什么?”

    这一次,我和悬鸦都很期待,只要这个真名叫埃伯伍的男子说出是黑市里的宝石交易,那么我俩到此洗钱的第一步就算有了稳定依靠。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六十五章:水泥猴子的注视,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