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伤害我,你看看这两个孩子,他们需要我照顾,要是我不看护着他们出去赚钱,他俩就会饿死在郊区这片荒地上。”

    这男子情急之下,竟然拉两个在一旁吓得直哆嗦的孩子当保护盾,他嗷嗷叫着,祈求悬鸦手下留情。

    这一次,他是真的感觉到,悬鸦鼻腔里发出的那股阴森冷笑,到底是多么的可怕。我能看得出来,这家伙若再不求饶,悬鸦真会猛抡胳膊,将他重重摔砸在火堆上。

    “他俩不会饿死,有你的照顾,他们才会饿死,才会承受没完没了的残害。福卡普路人施舍给他们的硬币,足够买几个廉价的面包,”我说着低沉冰冷的话,从火光外围的黑暗中走了出来。

    “悬鸦兄,咱们不必赶时间,先别急着一下结果这家伙。所谓以德抱怨,怎么也得给他一次重新悔过的机会。”

    这男子扑打着四肢,被举在悬鸦头顶很难受,我的突然出现,令他更是绝望,但我对悬鸦说的话,却使他察觉到了活命的希望。

    “这位朋友,你真是好人,快劝劝你的伙伴,把我放下来。我最喜欢和善良的人交朋友,明天咱们在图厄尔酒店吃饭,我请你们大吃一顿,那里好酒好肉,还有*的女郎。”

    这家伙激动不已地说着,他或许把我和悬鸦当成了黑道上的混子,想用拿骨头安抚吠犬的方式,让我俩放他一把。

    “你们一定会喜欢的,我认识很多场面上的人物,他们都说不错,常叫我请客带他们去。”这男子见我和悬鸦犹豫了一下,把我俩的愕然错当作恻隐,又忙补充了一句。

    我无法理解,这是一个怎样愚蠢的男子,他的残忍和歹毒,使他完全丧失了一个正常人的判断能力。

    在他的价值观里,仿佛人活着就是为了花天酒地,他甚至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坚持自己的修养和自尊,看不起贪图别人和被人贪图这种请吃请喝的小便宜,并把可以邀请到对方或者被人邀请当作资本,摆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丑到了极点。

    这样的吃喝很低级,酒桌上多是些流氓和饭桶,奸邪虚伪的家伙们,为了吃得心安理得,便彼此胡说八道乱吹牛,兄弟情深的乱许愿。

    “哼哼哼,说的好,咱们都是男人,只要找个消遣的地方坐下来,有吃有喝有女郎玩,这不就是好兄弟吗!”悬鸦刚从武力上捉弄这名男子一番,又开始从精神上对他施予嘲弄。

    那男子慌乱中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子,听悬鸦如此一说,他竟天真地以为出现了转机,又连忙阿谀迎合地说:“对对对,好吃好喝小妞泡着,这才算得上成功男士,算得上有本事,走到大街上,哪个不投来羡慕的眼光,嫉妒死他们。哎呀!能结识二位,真是遇到知己了,英雄所见略同。”

    “是啊!略同的很!”我低沉的语气中,突然释放出冰冷,这男子望着我的眼睛,仿佛又突然明白,我对他并无善意。

    全文字版,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支持文学,支持16k!“二位朋友是来福卡普发财的吧?你听我说,我知道很多赚钱的路子。你看看这俩孩子,在我的指导下,每天可以赚到几十万的阿里亚,足够咱们天天晚上去一次图厄尔酒店消费,过总统一般的日子。嘿嘿嘿,那些酒店小骚妞儿,个个勾引死人,咱们一天睡她一个,全部享受一遍。”

    悬鸦胳膊一拧,将这男子按趴在火堆旁的石头上,然后咯咯咯地笑着,向他问到。

    “我要是想一晚上睡三个小妞儿呢,你支付的起吗?哼哼哼……”悬鸦说完,又是一阵阴森可怖的笑。

    “别这样啊,朋友,你想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好了。想要这两个孩子吗?只要不伤害我,我可以将他俩送给你们,算做咱们结识成好兄弟的见面礼。”

    这男子开始浑身哆嗦,他仿佛预感到,悬鸦会一拳捣在自己的后脑上。一个可以将自己瞬间举起的男人,有着多么恐怖的致命暴击,这一下若是打中,头颅会立刻裂开缝隙。

    “哦?把这两个小东西送给我们,那你以后怎么办,拿谁的钱去和你的小妞相好约会?”我放松了语气,假装为他的话动容。

    “你放心啊,千万别误会,这两棵‘摇钱树’,我是真心要送给你们。说这些话,绝对不是想暂时稳住你俩,等天亮后我再纠集一帮弟兄回来找你算账。你想想啊,我现在一*高利贷,勾搭骚娘们儿的钱,都维持不到*后。就说今晚吧,我和她共餐后,刚走出餐厅,她就接了另一个男人的电话,说人家要送礼物给她,结果把我蹬在一边,打车直奔那个男人家了。鬼都知道,那个打电话的男子又想睡她了,唉!只可惜我买不起礼物,咽不下这口恶气。”

    我和悬鸦听这男子诉苦,真是觉得荒唐透了,他只把自己的**放在心上,放在首位,毫不考虑这种愚蠢的行为给两个无辜弱小的孩子带来多大伤痛。

    悬鸦站起身,走到两个哆嗦成一团的小女孩和小男孩跟前,用手在那个盲眼男孩的板栗头上抚摸了几下,然后哈哈大笑着说:“小瞎子,我刚才给你的硬币呢!快交出来吧,你现在属于我了,你身上的任何一个口袋,不管装进去多少财富,这些都是我的。哈哈哈……”

    悬鸦充满玩味的笑声,令两个原本就吓坏的孩子更是紧张,盲眼小男孩眨着睫毛潮湿的灰白大眼,嘴角儿努力挑动了两下,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又呜啦一声哭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悬鸦被小孩的哭声逗得大笑,借助篝火跳动的火焰,我隐约看到卖花小女的一只耳朵,耳垂下曾被人拧得撕裂,但不知听力是否丢失了一半。

    “既然我们有了两棵摇钱的小鬼头,那你以后……,”悬鸦刚说到这里,眼睛便斜视着蹲在地上不敢站起的男子,开始打量要攻击的部位。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六十二章:摇钱的小鬼孩,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