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之间,我注意到这个小姑娘的异样,她不时回头往对面的街道上张望,其实并不害怕失去什么顾客,而是有一个戴黑色墨镜的男子,正偷偷窥视着我们这里。

    “小姑娘,我问你,街道对面的那个男子,你认识吗?是不是他让你过来卖花给我们?”我微笑着问小姑娘,这小女孩顿时显出惊慌,她朝身后张望了一眼,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到那个黑色墨镜男子身上。

    “不不不,我不认识他。”小姑娘突然着急起来,一边摇头一边摆手。

    “你在大街上卖花多久了?是不是那男人给你的花,让你拿来卖给我?”悬鸦突然语气委婉,也跟着和善地追问起小姑娘。

    街道对面,原本一个戴墨镜的黝黑亚洲男子,他佯装坐在冷饮摊前的小板凳上喝东西,见到我和悬鸦突然抬脸朝他张望,这家伙立刻放下饮料杯子,骈上一辆半旧的自行车,朝福卡普城南面驶去。

    “走吧,这种家伙满大街都是,你我就算买一百束花,也无济于事。因为这是社会问题,政府拿了税收不作为,总拿宣传*百姓的同情心,希望他们多发善心,多掏口袋。”

    悬鸦见那个黑色眼镜的男子消失在人群中,便一把按住小女孩的脑袋,像推开一只小蚂蚁似得,将小姑娘扯到了一边,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追马兄,你都看到了,这里风景宜人,世界各地的有钱人,都跑来这里消遣。就连这种十几岁的孩子,都知道一个男人需要给哪些女人买花。社会个别阶层的行为不规范,不讲纪律和原则,人们的道德就会败坏。像这种女孩,将来会把给人家做*当成一种正常的操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悬鸦感慨地说着,眼角透出无限的冷漠与哀伤。

    “人自贱,不可救。个别是这样的,但你注意到没有,这个女孩是个流浪儿童,刚才那个骑自行车吓跑的家伙,别看油头粉面、人模狗样,实际上他在操控这个孩子。”我对悬鸦说。

    “是啊!这家伙见外来游客多是拿钱当纸花的阔佬儿,便指使小孩子强行拦路卖花。很多花钱不眨眼、或者说花别人的钱不眨眼的游客,大多不会在乎花二十美元买一朵野花。再者说,万一身边跟着一位*,这钱肯定更要花。那个猥琐男子,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指使这个流浪的孩子,沿街纠缠游客。”

    悬鸦说完,自己呵呵一笑,自顾赞叹的说:“追马兄,眼神儿很犀利啊,隔着那么远,居然能看出有人在监视我们。那小子若不是为了卖花而监视我们,别说骑上自行车逃跑,他就算钻进汽车,我也会跟上去,将他弄死在无人的胡同里了。”

    过了闹市中心,便出现一条上面驶过火车的高架桥,我和悬鸦往下走,悬鸦告诉我,上了这段坡道,就可以看到一排排珠宝商行,那附近有很多监控,所以要我留心点,别轻易摘掉眼镜。

    几栋白色亮丽的写字楼下,出现高高的台阶,走上去之后,便是一家挨一家的珠宝行。我和悬鸦随意走进一家装饰奢侈且店面宽阔的珠宝商行。

    “先生你好,需要点什么!”一位紧身素裹的白人女性,约莫三十来岁,相貌靓丽迷人,见我和悬鸦走进大厅,她远远就站在玻璃柜台后面招呼。

    “你的英文讲的很流利,呵呵呵……”悬鸦迎着招呼,带我朝那名女性的柜台走去。这位白领丽人见悬鸦朝自己走来,立刻显得欣喜万分。

    “我想买几款宝石,回国后送给几个商业伙伴的千金,麻烦你给我介绍几款。”悬鸦说着话,一*坐在了柜台外面的转动椅子上。

    这位白领丽人,皮肤生得玲珑剔透,很显然,她平时在家里一定极其注重皮肤保养,深知用美貌吸引男性的重要性。

    可是,这位白领丽人阅男人无数,她那双微笑里透着高傲的眼睛,只在短短几秒钟,打量了我和悬鸦几下,原本那张俏丽脸蛋儿上的微笑,顷刻间显得虚伪和敷衍。

    因为我和悬鸦的穿着,多是杜莫和小珊瑚在地摊上买的廉价货,这里气候炎热,无需西装革履地走出来,所以我俩当初没在意这些,但此刻在这个俏丽女性鄙夷的眼神儿中,我们才意识到这一点。

    在人家看来,我们多属于记者型顾客,就是那种出于好奇而逛店,这个也看那个也问,折腾了服务人员半天,最后却买不起,最后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走到。

    一般情况下,不是说东西不好,就是说过后再来买,这样的顾客,在这位珠宝行女销售的眼里,既然没有利益可图,自然尝不到微笑式服务。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五十七章:俏妇的歧视服务,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