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卡普的早晨,阳光很明媚,我睁开释缓了一夜疲倦后的眼睛,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人们已经开始慵懒地行走。他们每个人,都为这一天的生计开始了奔波。

    池春和伊凉这一晚睡得很香甜,酒店的食物多是些料理,她俩昨夜也吃得很开心。在我醒来之前,一身白色厨装的男服务生,已经把餐车推到了我的门前。

    我自己先吃了一些香蕉饭和法式披萨,又喝了一点乌鸡汤,于是走进浴室,洗漱掉无法退却干净的疲倦。

    上午九点钟时,明亮刺眼的光线从玻璃窗外斜射进来,把池春和伊凉从眷眷的梦境中照醒。

    她们俩自从离开我之后,饱受惊吓和制约,一直以来未睡过安稳觉,现在住进这家环境舒适的酒店,各种危险暂时不会找上来,所以也睡了个天昏地暗。

    笃笃笃,笃笃笃,一阵轻快的敲门声传来。“疾风先生,你起床了没,咱们去市区逛风景吧。”

    我听出是悬鸦的声音,于是应了一声,打开房门让他进来,悬鸦戴着绿色墨镜,行装也换成了阿拉伯式的装束,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把面孔蒙蔽,减少自己走在街道上时吸引异样的眼光。

    “呵呵,追马兄休息的可好?咱们今天先去几家珠宝行走走,了解一下最近宝石市场的行情,免得地下交易时,给人家讹诈太多。”

    我喝过一瓶清水,也更换了一身淡蓝色的沙滩装,再戴上一顶时尚草帽,一副咖啡色墨镜,跟随悬鸦便出了麦西伦酒店。

    杜莫昨晚果真找了那位招待女郎,和她在床上折腾了一夜,我出酒店前,去嘱托他看护好伊凉和池春,当时这家伙还抱着那个**的女人在酣睡,嘴角的口水流满女郎深凹的*。

    小珊瑚也没有跟随我和悬鸦出去探行情,他和杜莫一起,留在酒店帮我们看护好一切。

    街上熙熙攘攘,大人小孩好生热闹,由于本地人种混杂,我和悬鸦两人一旦混迹人群,便如鱼归大海一般,没人会在意我俩往哪里去,要干些什么。

    沿着街道,我们一直往城市繁华的中心走,许多出租车司机的眼神很锐利,他们仿佛一眼就能看出,我和悬鸦是外来游客,每每开着空车擦肩而过,总要嗒嗒按两下喇叭,从车窗探出脑袋来招呼:“weetodagascar!yihelpyou?”

    悬鸦总对他们摆手一笑,说福卡普城市很美丽,走路欣赏风景很好。但有些个别司机听到悬鸦拒绝搭载时,还是涎皮着脸,进步拉长脖子小声问我们,是不是亚洲过来的,公费旅游吗,他可以带我们去各种娱乐场所。赌博场、洗浴城、找女郎,只要我们需要,坐上他的出租车可以很快到。

    很显然,这些出租司机里,平时与一些洗浴城和赌场挂钩,只要他们把外地来客引领到有关系的场所消费,那么老板肯定会给他们好处。

    街道两旁的楼宇越来越高,各种异域服装的年轻人,出入于时尚服装店。这里的衣服大多来自欧洲和日韩,很受本土年轻人的青睐。

    “追马兄,你看看这些人,整日被城市的洪流冲刷,活在攀比和自得的牢笼里,比起我们,也轻松不到哪去。”

    我对悬鸦的话没有理会,只是觉得,看到那一张张笑脸,给我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和向往。我将来要是安定下来,也能带伊凉和芦雅走进这种服装连锁店,给她们买几件像样的衣服,这两丫头指不定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

    “珠宝店距离这里还多远。”两人并肩走着,我语气平淡地问悬鸦。可悬鸦刚要开口,一个皮肤乌黑且灰头土脸的小姑娘,突然从街道对面追了过来。

    小姑娘大概十二岁样子,穿一双磨损破旧的大人拖鞋,那双闪动着晶亮的黑眼睛,远远就投在我俩身上,忽略了过往汽车可能会撞到她瘦削身骨的危险。

    “先生,买一束花吧,这是从山谷里刚采集来的,很香很新鲜。”小姑娘说着,便踮起脚尖儿,把手里的一捧鲜花用力举高,凑到悬鸦面前,要他闻一闻。

    悬鸦个子高大,小姑娘很吃力地保持着身体平衡,生怕自己一个摇晃不稳,影响了悬鸦低头嗅觉鲜花,从而失掉这笔小小的生意。

    “买花干什么!不需要。”悬鸦凝视了小女孩半天,又四下看看周围的街道,然后冷漠地回答。

    “先生,买一束吧,你可以送女朋友。”小姑娘身体单薄,最终撑不住脚尖儿压力,小身板儿向前一个踉跄,险些栽到悬鸦小腹上。她惶恐地抹一把额头,汗水已经她的卷发沾成一团儿,可她喘了几口气,仍是没有走开,继续哀求着要悬鸦买花。

    “我没有女朋友,不买”面对小姑娘那一双干巴巴祈求的眼睛,悬鸦显得更为冰冷。

    “先生,那您买一束送情人吧!不贵,才两万阿里亚。”小姑娘显得有些焦急,生怕悬鸦再说些拒绝买花的话。

    “我也没情人,不买,你别再纠缠我们。”悬鸦有点不耐烦,用眼睛斜咧了小姑娘一下。“先生,那你有夫人吧,买一束回去送给她,这是福卡普山谷特有的星辰玫瑰,只在晚上才会盛开,我爬上两百米高的山谷,在上面等着一夜,才采集到十几朵。先生,你就买一束吧。求求你了。”

    小姑娘看上去有点焦急,总不时回头后看,仿佛急着去拦截下一位顾客。我从她扭过的脖子上,看到许多伤痕,那是在树枝间乱钻所致,我太熟悉这种伤疤。

    “我也没夫人,告诉你,别再纠缠。什么星辰玫瑰,搞一个奇怪的名字,就卖到两万阿里亚,你的花值二十美元一束吗?小姑娘,你仔细看看,我和这位先生身边,可没带着漂亮女人,不用碍于情面非买你的花,吃这种哑巴亏。”

    悬鸦横挑着眉头,好像眼前若不是一个小姑娘,他就会动手把对方推搡到一边。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五十六章:山谷里的采花人,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