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鸦的眼神儿中,泛起一丝诡异,我的脑子嗡嗡作响,开始回忆在回到海魔号之后的每件事情。悬鸦刚才说,我是他锁定的目标,我心里非常奇怪。

    可是左思右想,始终觉得他不该是东南亚那边雇佣来追杀我的杀手,否则悬鸦早就该对我下手,然后回去领他的佣金,何必又来与我说这一番话。

    “追马兄,我是知道的,让你明白这个*的过程,会使你受到不小的*,你也是生死线上的男人,应该理解我们。而且,你现在有必要知道整个事件的*。你必须知道!”

    悬鸦最后这句话,说的非常肯定,他仿佛生怕我误解了他。我此时大脑一片混沌,但繁乱的意识中,有一点非常清楚。那就是,悬鸦没必要在乎我的任何感受,除非在我分给了他宝箱之后,对他和他们而言,我还有着很大的利用价值。

    “你看身后那艘快艇上的孩子,他出生在突尼斯,父亲是个铁匠。这孩子九岁的时候,随他父亲乘坐渡轮,一次赶往乌克兰南部的赫尔松城运送货物,途径黑海中部,父子俩遭遇了海上劫匪。”

    悬鸦话未说完,便仰起脸望向挂满繁星的夜空,仿佛这是一件他不愿提及的事情,但他忧郁了片刻,还是对我接着讲述下去。

    “他的父亲极力恳求,并把全部货物给了劫匪,希望落得父子平安。可不幸的是,劫匪却当着这孩子的面,割下了他父亲的头颅,这个孩子被*起来,卖给了国际人贩。我去欧洲杀一名任务目标时,从那位大亨的秘密地下室遇到了他,当时这孩子正被绑在手术台上,准备接受私人医生做器官采集。我杀光了地下室所有人,最后只剩这个孩子,用一双被恐惧僵化住瞳孔的眼睛,痴痴地望着我。”

    悬鸦说到这里,眼角儿流露出清冷的目光,我下意识地朝身后的快艇上望了一眼,昏黑的海面上,一个清瘦的男孩正拧着眉头,迎着腥咸的海风,驾驶小艇紧紧跟随在我们后面。

    这个黄毛男孩,此刻跟我们奔驰在浩瀚的海上,这种风餐露宿的疲惫之苦,比起他小时候给人绑在手术台上的恐惧,已经算得不什么。

    “追马兄,你第一眼见到这个男孩,就对他格外戒备,是不是!我想,命中水应该早就告诉过你,我有个副手,绰号叫小珊瑚,而此时这个孩子,就是杀过很多佣兵的小珊瑚。”

    悬鸦的这句话,又一次如冰锥一般,直直戳在我的内心深处,难道说这家伙的观察能力已经强化的可怕,可以看出我内心对他的各种心思。

    但另一种可能,就是这家伙有意在试探我,悬鸦现在所讲的这番话,渐渐让我觉得,海魔号并不是困锁我的牢笼,这几个活着的猎头一族,才是觊觎我很久的一双双可怕的眼睛。

    “呵呵呵……,追马兄,你这会儿也要把持住情绪啊,听我慢慢把原委告诉你。”悬鸦不用看我的脸色,他都可以知道,这些话当着我的面讲出来,真如旱天惊雷,在我耳旁轰然炸响。”

    海面上的夜色越来越重,我整只突突蹦跳的心脏,仿佛正如这片海洋,被拉进无边的黑暗。吹拂的风和马达声,萦绕在我的耳旁,宛如灰尘一般,不断堆积,不断叠加,令我感到窒息。

    “其实,从杰森约迪雇佣命中水那天起,我们就注意上了海魔号。你和杜莫,从护航海魔号的小型潜艇上下海,偷渡进入留尼汪,杰森约迪原以为可以天衣无缝,而实际上,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些。”

    悬鸦这句话,猛然间让我意识到,在我被杰森约迪抓上海魔号之前,杰森约迪的大船上,就已经被悬鸦安插了眼线。

    “追马兄,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就会很快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命中水脸上的人皮图腾,的确是我亲手宰割下来,可是,我不对你说出来的话,你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是故意让我这么做的。”

    悬鸦把这个秘密一讲出来,我猛然间意识到,他与命中水之间,根本就不是仇敌,命中水之所以秘密遣返上海魔号,意图刺杀杰森约迪,并不是他没有得手,而是故意被悬鸦捉住,制造了一场意义深远的苦肉计。

    这样一来,悬鸦和命中水就可以时刻了解海魔号和海盗真王各自的动向。难怪他早就知道,芦雅和朵骨瓦没有在布阿莱遇难。这家伙当初还吓唬杜莫,让杜莫和我以为,他悬鸦一直在死死监视命中水的动向,两人水火难容。

    “哼!这么说,你和命中水之间根本没有仇恨,你俩一直在暗中合作。你们在我和杜莫刚刚偷渡上留尼汪岛,就从东南亚那边调取了我的秘密资料,而后命中水假冒成了你,用一环扣一扣的和假象诡计,将我蒙在鼓里,一直到现在,我才被你释放出来。”

    话愤愤地说完,就在这一瞬间,我仿佛觉得,猎头一族的狡猾和智慧,还远不是我推想的那样,他们深得可怕,隐晦得可怕。

    而我自己,依然处在佣兵这个等级,目前尚未摆脱被动,假如悬鸦讲的都是事实,那么我等于一直像棋子一般,给人轻轻地控制着,自己还天真地以为,挣扎出漩涡的大门就在不远的前面。

    这种滋味儿很难受,心里的忧愁不断上涌,如黄连一般卡在了嗓子眼儿。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wap.16k6k.cn.文.學網

    “追马兄,实不相瞒,我们猎头一族,目前正面临一场灭绝性的灾祸。而我们,很早就开始有了提防,你或许一直觉得,我是为了获得丰厚的佣金,才被杰森约迪雇佣上船。其实不然,这家伙为了反抗海盗真王,可以说勾结了一切可以勾结的黑暗势力。其中,就包括想灭绝我们的巴奈黑暗教会。”

    悬鸦再次语出惊人,此刻我们的两艘小船,奔波在印度洋难端的荒海,他竟然在这会儿,把追杀自己的敌人对我说了出来,很显然,我已经察觉到,自己对悬鸦还有着哪种更为重要的利用价值。

    “呵呵呵…….,追马兄是个聪明的人,有些事情我自然不敢相瞒,为了咱们的未来,我现在还是把一些事情从头到尾巴告诉你吧。”

    此时此刻,我已经深深意识到,自己要想在找回芦雅后,带着她们远离这场是非,看来又将成为幻影。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

    “追马兄,你知道我的实力,本来我可以用炸药,将海魔号变成一团巨大的火焰,翻过上的天空之后,再坠入无底的深海。可这样做,根本打击不到实质的敌人,只会过早地打草惊蛇,给以后带来更大的困难。”

    “哼哼,所以我在海魔号上的出现,令你们产生了怀疑,你们觉得,我是杰森约迪这个老鬼故意用的一计,他知道自己的大船上有了很多不安分的眼线,但又无计可施,于是将计就计,用把我捕获上船的假象,作为一颗烟幕,使我混入这场争端,从而将你们一网打尽,斩断所有的眼线和不利因素。”

    悬鸦没有说话,可却默默地点了点头。“是的,可当我看到你真从岩壁上找出宝箱时,我才彻底相信,你是真的凭借一人之力,杀死了沧鬼和他的所有手下,然后被杰森约迪逮上了船。”

    我不自觉地咬了咬后槽牙,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悬鸦此刻就在我的面前,如果芦雅此时就在船上,我定会抽出匕首,拼死将他干掉,然后丢进大海,从此远走高飞,获得真正的自由。

    “所以,我之前种种地一切,你都认为我是在演戏,而你和命中水,为了从我这里获得情报,便也与我玩起了把戏。”我咬着牙齿,发狠似得说着话,悬鸦可以感觉到我的愤怒。因为,这家伙从来没对我怀过好意。

    “追马兄,你不必生气,生气能解决问题吗?生气就可以找回芦雅了吗?我告诉你,你现在应该高兴,我告诉了你这些,那就说明芦雅现在已经安全了。呵呵呵,是不是啊!”

    我心里的愤怒,就如这快艇尾部的马达,以极限的转速翻滚着。“安全?去*。”我心中虽然暗骂,但悬鸦这句话,却如野马的缰绳一般,使我不得不克制住自己的一切情绪,否则芦雅就会不安全。

    “哼哼哼,悬鸦兄,咱们既然还要合作,那不妨就此把话说开,免得日后再生出误会,难为你又得与我演戏。”我深呼吸了一口清冷的海风,夜色将我和悬鸦彻底笼罩,我俩此时,谁也看不清谁的眼睛,但两颗明明隔膜却又要拉近的心脏,在砰砰跳动。

    “那次在索马里,命中水深夜约我,一起去阿瓦伊渔村劫杀巴巴屠时,你们就想干掉我,对不对?但你们万万没能想到,巴巴屠竟然死在我的手里,这对于你们而言,无异于一个天大的冷门。”

    我斜视着悬鸦,刻不容缓,继续对他追问:“你们不会相信,我一个佣兵居然可以杀死猎头一族,而且是八大传奇里的一名。还有一件事情,那日我和命中水追杀巴巴屠时,南面山谷上出现的神秘射击者,根本不是你,命中水和巴巴屠的追逐厮杀,不过是彼此心照不宣地演戏,为的就是引出那个神秘射击者。你当时也在藏在了山谷上,但你却始终没漏声色。”

    “呵呵呵……呵呵呵……,我果然没有看错,追马兄的智商的确了不得,再加上你这一番杀人的本领,能够杀死巴巴屠也的确有了这个概率,而事实上,你已经杀死了他。”

    悬鸦站在我身侧,黑暗中他突然爽朗而小声地笑了起来,出言抬举我的同时,这家伙估计也要说出他的真实目的了。

    “不必过奖,如果巴巴屠没有死,你根本不会对我讲这些。我当时杀死了巴巴屠,你们虽然受到了损失,但这也让你们意识到一点,假如我真是杰森约迪的卧底,就不该对巴巴屠下死手,因为那个时候,他对杰森约迪反抗海盗真王而言,还有着很大的利用价值。”

    “呵呵呵…….,说的好,追马兄的判断能力和反应意识,真是让我敬佩,我没有看走眼啊!”悬鸦听到我揭穿他们过去的诡计,不仅没感到惭愧,反而愈发显得欣慰。

    “说了这么多,你无非想让我替代巴巴屠的位置,与你们一起联手,反击给你们带来灭顶灾祸的巴奈组织。”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五十二章:复活泥浆中的鬼,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