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鸦兄,你相信诅咒这个东西吗?”我二人拉着绳索,往岩壁高处攀登,现在我有必要对悬鸦单独说些事情。

    “哦!追马兄,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可一直都很信任你。”悬鸦谦和地回了一句。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我从死亡的蛛网中挣脱出来,如今身已至此,一会儿就要开启宝箱,希望我们彼此都能把持住,各自拿了按约定分成的东西,不要发生那种狭隘意识的悲剧。”

    悬鸦听我语气说得平淡,他能感觉到我潜在的愤怒,如果他一会儿真起了歪念,和我动手厮杀独吞宝箱,我绝不会让他占去多少便宜,大家只能两败俱伤。

    “唉!”悬鸦拽着绳索,攀登岩壁的双脚突然停了下来,他深深叹了口气,仰脸望着巍峨的山峰。“我也在担心这个问题,这种事情,无论谁起了贪念,大家都不会有好结果。如果真有宝箱,你分我一半就是,然后我送给你一艘快艇,你带着他们远行,我祝福你们。说实话,我也不指望你这点钱,只是眼下卡在了关口,不得不向你分羮。”

    悬鸦把话说得很理性,而且委婉动听,但他心里清楚,就算分给他一半财富之后,我拿了宝箱也无法远行,因为我还有芦雅没能找到。

    少了她,我哪里也不会去,跟谁也不会善罢甘休。这是一个男人的尊严,我以前不用这么艰苦,但却没有自由,更谈不上尊严,所以,我决定不再放弃重要的东西。

    我俩给彼此安抚了一下情绪,然后继续往岩壁上面爬,大概距离崖下五六十米时,一条凹陷进去岩壁,赫然出现在眼前。

    “咱们先在这里歇歇脚。”说完,我身体奋力往上一挺,借助钩山绳的拉力,蹲到了这条大岩缝上。

    宝箱其实就在这条岩壁缝隙的里面,为了始终保持先发制人的优势,我故意对悬鸦说成是暂歇。

    悬鸦也跃身上了岩壁,我佯装惊讶地说:“不用再往上爬了,我印象中宝箱好像就在这条缝隙。

    悬鸦眼角闪出一丝光亮,他现在很是堤防,生怕我话语的真正意思是:就在这里吧,你我来个生死了断。

    “悬鸦兄,你看缝隙中间那棵歪曲横生的大树,宝箱就在树冠后面,被我用一堆石头和杂草掩盖。希望咱们这趟没有被人尾行,别等你我一拿出宝箱,就给人在远处用步枪射杀掉。”

    “呵呵呵,追马兄所言极是,你放心吧,那个孩子办事很稳妥,咱们这一路过来,被人盯梢儿的可能性不大。但为了安全,你我先声东击西,咱俩试探一下。”

    我自然明白悬鸦的意图,于是我们故意往这条缝隙左边移动,然后扒拉开一丛杂草和乱石,接着便彼此握手,并满意地朝对方点头。

    如果我们真被第三方潜在的敌人秘密跟随至此,他们已用狙击步枪将我俩锁定,我和悬鸦想逃跑根本来不及,但也不能死后便宜了对手,所以才故意演戏,试探有无危险。

    对于悬鸦和我来讲,我们深知这么做的意义,假如我俩直奔宝箱而去,敌人朝我俩砰砰打上两枪,看着两具尸体坠下山崖,然后人家过来坐收渔翁,那可比什么都愚蠢。

    “追马兄,看来目前这座荒岛之上并无他人,那些海盗还在厮杀的漩涡挣扎,咱们抓紧时间吧。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

    我对悬鸦点头,二人又回到刚才的位置,我俩快速砍掉了那棵后面藏有宝箱的大树的树冠,然后搬开一堆盖有腐烂杂草的石头,一只沾满泥污的大木箱,整个展露出来。

    “哈哈,哈哈哈。追马兄,你真是令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海魔号上的老船长,一直不相信你是一个人干掉了沧鬼这群家伙。现在看来,你在我心中的形象更是高大。”

    还没有见到箱子里的宝石和黄金,悬鸦就有些激动,开始从言语上对我百般追捧。越是到了这个时刻,我和他的关系就越紧张,因为只要杀死对方,就可以额外获得一份宝石和黄金。

    “哼!这些东西可以奴化人,更可以把人诅咒成魔鬼。我现在开启箱子,你可要冷静,把持住自己。不然,咱俩可要一齐和宝箱永远沉睡在这里,而你我共同的敌人,可以捂着嘴巴偷偷发笑了。”

    我对木箱猛踹了几脚,一是震掉上面的泥土,二是要让悬鸦认识到,我们的生命在宝石和黄金面前并不贬值,大家心态都淡然一点。

    木箱的盖子一打开,借助岩壁缝隙折射进来的阳光,一颗颗璀璨闪烁的小石头,和黄灿灿的金块儿混合在一起,使人的大脑当中,顿时涌上一种莫大的幸福。因为,你会的觉得,世界已经属于你,无论在繁华的都市,还是在清幽的山村,每一次黄昏的到来,你都不会再为明天而担惊受怕。

    “呵,呵呵,呵呵呵……”悬鸦原本眯缝的眼睛,霎时抖动起来,他无法相信,我一个灰头土脸的亡命佣兵,居然私藏有这种极品的东西。而且,他更为自己的意识正确而欣喜若狂。

    当初在海魔号上,悬鸦没有将我出卖给杰森约迪和恋囚童,而是将我纳入了他的敛财阴谋,此时此刻,我这张云遮雾绕的活人支票,终于在眼前兑现了。

    “追马兄,好样的,交你这个朋友,真是让我竖起大拇指。你放心吧,这些可都是好东西,你肯让我获得一半,我很知足,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必定尽力相助。”

    悬鸦非常满意宝箱里的财富,他恨不得立刻就蹲下身子,把一颗颗璀璨的宝石和金条往包裹里装。

    “你自己拿吧,按事先约定,箱子里一半的财富归你,剩下的一半属于我。”我淡淡地说完,然后盯着悬鸦。

    悬鸦这个家伙,关键时刻并不财迷心窍,我让他蹲下身子去装财富,很可能趁机敲碎他的后脑。

    “呵呵呵,追马兄,你也别客气,咱俩都背着袋子,那就一起装吧。”悬鸦有意谦虚起来,我也不想让他多心,就抽过身后特意准备的一个帆布口袋,和悬鸦一起围着宝箱蹲了下来。

    箱子里的东西,可不是砖瓦,悬鸦多拿走一根金条,或者一颗宝石,那都等于拿走我一大摞卢比,好几万甚至几十万。要知道,三千卢比可以让我和杜莫在马尔代夫有食物填饱肚子,几日不为吃喝发愁。

    倘若不是在这种有钱人的旅游圣地,而是在贫困战乱的索马里,用这几千卢比生活上一年都不成问题。

    “悬鸦兄,你不用客气,咱们先拿金条,我拿一根你再拿一根,直到把金条拿完,再分归箱子里面的宝石。”我面无表情,望着悬鸦笑眯眯的眼睛。

    “好,就按追马兄的意思。”悬鸦的语气中,无法完全掩盖内心的兴奋,这笔财富对他来讲,可谓横财一笔,但我来说,却是冒着艰险求生时的无意所得。此时此刻,我和悬鸦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他每伸出手指捏走一根金条,那都是他的收获,是我的损失。

    箱子里的金条,随着宝石哗哗滚落的声响,渐渐被我俩抽光,颗颗红绿蓝白的璀璨宝石,原本堆积在上面,现在已像大米似的平铺在了箱底。

    “啧啧……,瞧瞧,这些宝石大小不一,种类混杂,里面有金刚石、祖母绿,蓝宝石和红宝石……。沧鬼这个家伙,一定是打劫了运输珠宝的船只,才有如此积蓄。”

    悬鸦探头望着箱子,喜极之下不由感慨了几句。听他如此一说,我立刻把脸拉下,用眼睛冷冷望着悬鸦。

    “噢!呵呵呵,追吗兄,这些财富现在可是你的,我要感激你才对。等日后我度过难关,回敬给你的绝对不敢比现在差。”

    自从我和杜莫出了恐怖的大溶洞,用小艇把悬鸦一起带出来,他对杜莫可许下不少愿望,什么给杜莫租一间豪宅,找两名漂亮小姐陪着游玩,还说买几只大龙虾,要尝尝杜莫的手艺。

    眼下分完了财富,我们就此作别,他给杜莫的美丽承诺,也只做一声叹息,至少让杜莫觉得,悬鸦嘴上爱跑火车,净说些酒桌上看似认真却实际不靠谱的话。

    “哼哼,我倒真希望有那么一天。行了,你把宝石往口袋里抓吧,咱俩手掌差不多大,一人一把的抓,多颗少颗也没时间计较,毕竟你帮我了很大忙,要不是你,伊凉和池春在海魔号上没准也受到了伤害。”

    悬鸦又是爽朗一笑,挤着眼角儿无奈地摇头。“要是没保护好追马兄的女人,我有何颜面蹲在这里捡金条。咱们加紧时间,速度离开这里,我听海魔号上的人传言,这座荒岛上有凶猛的野人,要是遇到了它们,一点不比遭遇强敌安全到哪里去。”

    悬鸦所指的野人,肯能就是鬼猴或侏儒野人,看来杰森约迪的海盗船也遭受过这种变异灵长类的袭击。我没必要对悬鸦解释关于野人的事情,就莫不做声地看着他抓走一把宝石。

    这家伙嘴上说着客气话,伸出手掌去箱子里抓时,就跟在碗里吃炒菜时捡肉一样,竟朝大颗粒的宝石下手。而且每一把都非常贪婪,手指缝隙里能多夹住一颗的话,绝对不会少夹1。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四十九章:一张活人支票,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