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很快就离开了这家旅社,然后在可可亚岛的集市采购,两艘小快艇远航需要的燃料,以及我们的食物全部备好,接着便朝马尔代夫南端出发。

    距离查戈斯群岛很远时,我们就把快艇往东侧疾驰,绕过那片岛屿上释放出来的一切危险,直奔澳大利亚属岛科科斯群岛。

    晌午的时候,海面蒸腾起热浪,蔚蓝色的天空,纯净的像一片湖水,看不到一丝一毫的云彩。

    伊凉站在快艇上,总不时回头朝东北方向眺望,我爱抚着她的头,告诉她别想太多,我们现在的位置,其实距离柬埔寨很远,等到了荒岛办完事情,就可以穿过马六甲海峡回家了。

    伊凉抬起水汪汪的眼睛,问我芦雅去了哪里,我怕她心里难过,就谎称芦雅现在很好,正和杜莫的女人在一起。

    快艇的螺旋桨虽然飞快,但在浩瀚的海面上,我们还是像蜗牛一样,在距离这个概念上缓缓移动。

    等我们途径科科斯群岛时,天色已经很暗,再走下去,便接近南纬三十度,那里除了一望无垠的海水,方圆再也看不见岛屿。悬鸦问我:“追马兄,下一站可就是阿姆斯特丹岛,中途空旷的很,少说也得三天两夜的行程,大家可要有心理准备。”

    我知道悬鸦真正要说的是,我现在还能不能找到荒岛的位置,就算可以找到,但这个过程很冒险。如果等我们在爱德华王子群岛、克罗泽群岛、以及凯尔盖朗岛这三座岛屿之间绕了多日,浪费大把时间和储备之后才找到荒岛,即使取得宝箱后,也再难返归。

    我们的运气还算不错,通过印度洋中南部一段海域时,虽然遇到了风浪,但两艘小艇都平安无事,只是池春和伊凉受了很大惊吓。

    两艘小艇的马达功率,相比轮船要小很多,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害怕别人的船只有雷达扫描。

    第三天夜里,我们的两艘小艇驾着起伏的海浪,终于在昏暗的月色中,见到了阿姆斯特丹岛黝黑的轮廓,为了不招致新的麻烦,我们转而向西南方西驶去。

    “杜莫,现在你负责寻找荒岛的位置。”我已经不记得当初落难漂流时,让自己幸免于难的那座荒岛的大概位置,而杜莫却不迷糊,他在海魔号上的时候,随杰森约迪不止一次与沧鬼交易军火,而地点就是在荒岛上。

    悬鸦把航海图递给杜莫,杜莫环视四周,最后以阿姆斯特丹岛为坐标,决定往西南方西继续深入。

    夜空中闪动着繁星,海面稍稍有一层薄薄的月色,湿润清冷的海风,从小艇的窗户吹进来,使我脑子里泛起许多回忆,对芦雅的牵挂也愈发沉重。

    晨曦渐渐从黑暗中挣脱出来时,两艘小艇前方的水面,开始弥漫起缕缕青烟。一座黝黑绵长的山体,随着快艇的缓缓接近,慢慢从我们的瞳孔上放大。

    “是这里?我们又回来了!”伊凉站在我身边,她触景生情般自语了一句。

    “别怕,我们这次回来,不是与人厮杀,取到东西之后马上离开。”一边安慰着伊凉,我一边用手在她肩膀使劲儿按了按。

    “这片岛屿不仅广袤,而且地势起伏极大,咱们的小艇最好可以驾驶进去,如果就此下船从山脊上翻越,恐怕伊凉她们……”

    悬鸦现在,心里倒是有点紧张,他一面期待着我兑现宝石和黄金给他,一面也更加提防,怕我出手袭击他和小珊瑚。虽然悬鸦手上还握着寻找芦雅和朵骨瓦的线索,可越是如此,他才越怕我突然爆冷门,出其不意地对他下杀手。

    杜莫把快艇开得很稳,虽然夜色还未散尽,穿过薄薄晨雾之后,我很快看到了荒岛那条大河的入海口。当初,正是这条河流,在剧烈的暴风雨中,把我们旋转进雨林深处,这也彻底改变了我和女人们的命运。

    “哎!黄毛小子,这条河流比较湍急,咱们的快艇不是轮船,你可要把船开好,不然撞上石头翻滚下去,可不只你一个人喂鳄鱼。”杜莫顺利帮我们找到了荒岛,而且又经验老道地寻见进入荒岛的河道,他这会儿很兴奋,扯着嗓子对跟在后面船上驾驶的小珊瑚喊到。

    “带好路就行,别的不用你管”小珊瑚听到杜莫提醒他的同时还略带几分调侃,便也拔高了嗓门回话。

    “追马兄,你放心吧,那孩子从九岁就开始驾船,航海经验还是很高,咱们的食物和燃料都在上面,他自然不敢大意。”

    悬鸦走过来,对我解释了几句,现在这两艘快艇,除了小珊瑚一个人驾驶着一艘装满储备的快艇跟在后面,我们几个都在前面这艘由杜莫驾驶的快艇。

    “哗哗哗……,咕噜咕噜……”宽阔的大河水声奔涌,这让我心里有点发毛,以前在沧鬼那艘大船上,感觉不出水流的可怕,但自从有了大溶洞的经历,以及我们驾驶两艘距离水面不足三米的快艇,真如人就要沉入水中一般恐怖。

    “杜莫,这里几天前可能下过暴雨,眼下正是泄洪期,大家的安全就靠你了,我相信你的意识。”小艇越往翻滚着漩涡的大河深处开,速度就会越慢,杜莫驾驶着小艇,这会儿也不时抹一把额头的汗珠儿。

    “追马先生,有您这句话,我心里稳多了,放心吧,上帝会保佑我们,杜莫不会掉以轻心。”池春抱着孩子,和伊凉紧紧依偎在一起,四周的空气犹如漂浮的鬼魅,森冷恐吓着每个人的皮肤。

    大河两岸的树林,依旧浓郁厚重,此刻望去,除了一片漆黑之外,别无其他。我们一路提心吊胆,生怕小艇尾部的螺旋被上流冲击下来的残木和杂枝损害。

    伊凉突然从小艇的舱室走出来,拉动了我的衣角,我低下头,把耳朵贴靠在她嘴边。“这里还会不会有可怕的鬼猴,以及那些侏儒小野人?”

    我登时一愣,知道伊凉这种担心不是过虑,上次我亲眼看到,侏儒野人的部落,划着浩浩荡荡的筏队,把鬼猴村灭了个干干净净,而后我又转移了侏儒野人战斗后私藏起来的宝箱,为了保全打家的性命,我和芦雅、伊凉她们主动出击,同样捣毁了侏儒野人的村落。

    但有一点,当时我们被杰森约迪捉上海魔号离开时,并不确定这些进化不全的野人已经灭绝,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甚至在雨林的深处,也不会还生活着另一个部族的鬼猴或侏儒野人。

    杜莫这个家伙,平日里看似吊儿郎当,可他关键时刻从来不掉链条。两艘小快艇,迎着漩涡泛滥的大河一直前进,每个人的心弦儿,也绷紧到了极限。

    太阳的光芒穿透笼罩荒岛的阴霾时,四周的环境已经可以看清很多,我的记忆力很好,大河深处出现多条支流后,便由我开始指挥杜莫,往一条s型水路的森林里拐了进去。

    绕过几道弯儿,水流急势减弱不多,船下黄泥汤般的水面,漂浮着很多枯枝败叶,偶尔会看到几条体型很大的草鱼,半死不活地翻白上来,它们显然是在水底受了重创,这会儿只要有人用钩杆儿或网兜去捞,肉肥脂厚的野味儿唾手可得。

    “前面就是山涧的峡谷溪道,趁着这会儿水势高涨,咱们可以一直往里开,遇到特殊地段,我会提前通知你减速,争取慢而平稳地渡过。”一边对杜莫说着,我心里一边琢磨。

    这条山涧两侧的岩壁上,总共藏有八个宝箱,其中七个宝箱,是在侏儒野人私藏进大树冠后,半夜被我打死两名看守,偷偷转移过来,之后藏在了百米高的岩壁缝隙中。

    还有一个宝箱,是在我和伊凉、芦雅她们用迫击炮和狙击步枪袭击侏儒野人村落后,从他们悬挂在大树上的巢穴里找来。

    原本获得了两箱,一个箱子装满黄金,另一个箱子是璀璨的宝石,为了方便运输和藏匿,我把它们合放进一个箱子,藏在了山涧峡溪最深处的岩壁上。

    现在看来,当初可真是明智之举,幸好留了这一手,不然的话,八个宝箱全部放在一起,那悬鸦分走一半的数额可就大破天了。

    两艘快艇顺着溪涧缓缓前进,经过我藏有七个宝箱的岩壁时,我心里格外坦然。因为除了我自己,以及当时被打死的两个侏儒野人看守,没人再会知道,岩壁百米高的杂草乱树间,居然藏有七个宝箱。

    如果当初伊凉和池春也知道我藏宝箱的事情,她们这会儿多会面容紧张,眼睛不住上面的岩壁观望,显得极不自然。悬鸦是何等察言观色的家伙,他肯定要起疑心,回头抽个空挡,和小珊瑚偷偷攀上去找寻。

    哪怕花费几天的时间,翻遍这一带的石头缝隙,一旦发现那七个宝箱,这将是何等的意外收获。对我而言,又将会是何等沉重的损失。

    两艘快艇不断向里深入,经过怪石嶙峋和草木茂盛的地段,我便拿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两侧,说实话,在我的内心深处,还保留着对鬼猴的恐惧,以及侏儒野人那可以击穿人头颅的小短弓。

    小珊瑚的驾船技术很好,他一路紧紧跟随杜莫的快艇,始终没有掉队,随着小快艇的不断深入,悬鸦的眼神儿里,也愈发显得平静。

    我知道,悬鸦心里很着急,充满了担忧和警戒,如果我根本没有获得沧鬼的宝箱,而是一个落魄十足的佣兵,那么我与悬鸦厮打起来的一幕,随时都会上演。

    “好了,杜莫停船。”久久没有说话的我,突然对杜莫说了一句。“追马先生,咱们不往里深入了吗?”杜莫回过头,有些激动不已地看着我。

    “里面全是石头,峰顶上的大狒狒,正等着同石块儿击砸我们的头,进去干什么!”我淡淡对杜莫说着,同时拉过一个工具箱,从里面拿出绳索,自己留有一条,抛给悬鸦一条。

    悬鸦这会儿很敏感,他生怕我在和他演戏,到了随时出手袭击他的时刻。“东西就在上面,杜莫和那个男孩留下来看守小艇,咱俩去上。”

    悬鸦眼角儿挂起满意的微笑,他回头对小珊瑚望了一眼,两人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随后我俩便一齐将钩山绳抡上岩壁。

    铁钩挂到树枝后,各自用力拉拽几下,觉得牢固了,便如荡秋千似的,二人纵身往上一跃,嗖地朝岩壁飞去。

    这里的岩壁并不陡峭,那个宝箱所藏的位置也不是很高,我俩一边往岩壁上攀岩,一边用眼角儿余光警惕着彼此。其实,我心里也很怕,为了确保伊凉和池春的安全,并可以在短期内安全找回伊凉,我决定给悬鸦分走上面那个宝箱里的一半财富。

    可怕就怕悬鸦见到真实的宝藏时,抵制不住*,因贪心而涌起杀念,对我下了毒手,从而私吞整个宝箱。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四十八章:开启岩壁的财富,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