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和小珊瑚选了两艘蓝绿相间的快艇,这让我们驰骋在海面和停靠在岛屿脚下时,有一定的保护色作用。我和池春上了悬鸦驾驶的一艘快艇,杜莫和小珊瑚驾驶另一艘快艇。

    这会儿天还没亮,海边几家经营小店的门板开始晃动,在为向游客出售早餐而提前忙碌。悬鸦本想和小珊瑚驾驶同一艘快艇,在前面引领我们直奔可可亚岛,但我没有同意,为的是不让悬鸦和小珊瑚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这两艘租来的快艇,比我们从波坦尔那里开过来的小艇要好很多,不仅舱内宽敞一些,在水面飞驰的速度也是极快。

    这里维度接近赤道,清晨的海风被小艇的速度带起呼啸,一股股既冷又沉闷的气息,搜刮的人浑身难受。

    不消两个多小时,我们就赶在太阳跳出海面之前,顺利到达了可可亚岛。早餐的香味儿,从海滩上弥漫,飘进我们的鼻子,杜莫从快艇上跳下来,像只被嗅觉牵去的小狗,不由分说地朝太阳伞下卖料理的一个伙计走去。

    “追马先生,我去给池春女士买点料理吃,嘶嘶。”杜莫头也不回地说着,鼻子用力耸了两下。我见杜莫去得不是太远,也就没阻止这个馋嘴的家伙。

    没过一会儿,杜莫嚼着塞满食物的嘴巴走回来,手里端着两杯冒热气的松鱼肉片汤。

    “池春女士,赶紧来一杯吧,这汤很滋补,如果换作我的手艺,味道会更鲜美。”

    悬鸦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他虽然没有说话,但心里却非常着急。短暂而快速地吃了一点东西,悬鸦便带着我们往可可亚岛中心走去。

    这里地势平坦,和波坦尔小卖部周围的环境很相像,许多茂盛翠绿的棕树,把一排排漂亮的小楼房包裹在其间。沿着整洁的林下小路,呼吸着充满植物味道的清凉晨气,我们一直走到街角尽头,才在一桩蓝色小楼房的下面驻足。

    “哈喽!weetoldives.先生们住宿吗?”一个肤色黝黑的小胡子老板,闪动着深陷进眼窝的小眼珠,见我们在他家店门口徘徊,以为我们想住店,便急忙出来招呼。

    “不住,我来结账,三楼305的客人还在吗?”小珊瑚从我们几个后面挤了出来,语气硬朗地说到。

    “哦!原来是你,怎么这么快就结账了,你们难道找到比我这里还便宜的旅社了吗?我告诉你,我还可以优惠,只要你们都住在我这里,我可以提供你们免费的早餐和晚餐。”

    这个黝黑的小胡子,完全把我们几个当成来马尔代夫观光的游客,小珊瑚把伊凉安排在了这里,住宿费用上,这家旅社的老板一定狠宰了小珊瑚,所以自己心虚地说了这么多。

    “不是,我们要去斯里兰卡,在那里办完事情还回来。老板,这可是你说的,等我们回来还住你的旅店,到时可要给我们提供免费的两餐。”

    黝黑的小胡子一愣,仿佛为自己刚才的冲动有些懊悔,但他看到我们突然来了五位,口头承诺要住他的小店,这家伙眼窝里又放出利益的光芒。

    “那好,你们现在就把订金交了,你是知道的,马尔代夫是旅游的天堂,世界各地的有钱人,每日都有几万来这里旅游,所以我想你应该明白,我要为你们留着好房间,不然你们回来了,没有地方住就不好了。”

    这个旅店的老板,生意应酬很狡猾,他怕我们一去不返,或者怀疑我们找到了更实惠的旅社,所以就打着为我们着想的幌子,要求我们交给他订金。

    “好吧,给你订金,但先要把账单结算完毕。”悬鸦笑呵呵地盯着小胡子老板,爽朗地说了一句。

    “不行,你先把订金给我,我再和你结账。”这个唯利是图的小老板儿,见悬鸦笑得很面善,他的态度立刻强硬起来。

    “吆喝!你还赖上我们了?老子来这里玩,想住哪儿就住哪儿,就是睡沙滩,我乐意。*少废话,赶紧带我们上去。”

    杜莫并没有注意,悬鸦和小珊瑚有意回避的东西,他见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居然这般难缠,便以为软的不行就来拳头。

    马尔代夫的游客,到此大多入住酒店和宾馆,只有在客流爆满时,才会出现入住紧张,不得不住进这种民家小楼改装的旅社,凑合对付一晚。

    而这种抓住一只青蛙攥出尿来的经营模式,毫不理会回头客和良好口碑带来的长远大利益,他们只顾眼前,敲诈一个是一个,令人反感至极。

    “干什么你们?住不起旅社还这么凶?信不信我叫警察抓起你们来。那个死黑鬼,你再敢骂一句我男人,老娘剁了你下面。你们来这里能干什么?不就是吃好喝好玩好,回去之后还可以挂个考察团的名义报销。别那么在乎钱!你们国家有什么啊!粉尘?毒气?臭水沟?有本事别来,来了我们这的天堂,你就老实点,不然让你永远留在这里,肥沃我们国家的土壤。”

    一个黝黑矮胖的悍妇,长得膀大腰圆,她倚靠在旅社门口良久,见我们迟迟不肯交钱,杜莫还恶骂他男人,立刻暴跳如雷,提着裙子跑下台阶。

    这悍妇凶神恶煞,嘟噜的脸蛋肉把嘴角儿压弯,她像个皮球一样,三蹦两跳闪现在杜莫面前,用一卷报纸指着杜莫鼻子臭骂。

    我和悬鸦都看得清楚,这悍妇手中的报纸裹了一把菜刀,只要杜莫再敢放肆,她会狠狠向杜莫脑门儿上抡去。

    我心里很清楚,凡是入住进这家旅社,那就跟进了榨汁机一样,只要没让他们夫妻二人从旅客身上捞足,别想安安稳稳地结账离开。

    “呵呵呵,大姐,你也是道上混的吧,我们给你订金就是了,和气生财,咱们不要伤了和气。”悬鸦说完,对小珊瑚递了眼色。

    “给你,这是五千卢比,包括入住费用和订金,你带我们上楼找人,我们着急赶船。”小珊瑚语气软了很多,他知道悬鸦在压是非,所以一点不敢怠慢。

    “哼,告诉你们,老娘砍了你,还能让警察把你抓走,你信不信?我弟弟就在警察管事儿,到时候给你们开一张罚单,那可不是五千卢比能够打发。行了,上楼去吧,三楼那个小丫头,可没少浪费我的饭菜。”

    悍妇把报纸裹着的菜刀往胳肢窝一夹,朝手指上吐了口浓浓的唾沫,便抿着刻薄的紫色嘴唇,数起小珊瑚给她的一摞钱。

    “妈的,给你这么多钱,还敢说我们伊凉小姐糟蹋你家粮食,信不信我一巴掌掴死你个老娘们儿。”杜莫非常恼怒,他在沙滩刚吃了可口的早点,这会儿突然遇上一个母夜叉,自然不甘忍受。

    五大三粗的小胡子男人,见杜莫又大骂自己老婆,顿时一个箭步上来,想揪住杜莫的肩膀,朝杜莫门牙上打一拳。

    啪地一声,我右手闪出,抓住这个男子挥出的拳头,如果我再慢些,这家伙很可能就会给杜莫一脚踹飞出去。

    “老板,我这位朋友不懂规矩,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你们斗凶耍狠,不过也是为财。既然拿了钱,就别再出手伤人。”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五指发力。

    “嘶,嘶……,哎呦……,哎吆……”小胡子店主立刻身体佝偻,吃不住手腕上给我捏出的疼。

    在这个世界上,几十亿人口当中,把一项运动发挥到极限,就可以获得金牌。其实,我和悬鸦这种人,也可以获得金牌,只不过我们的运动项目是杀人。

    悍妇立刻看出问题,他男人身子结实得像蛮牛,若欺负平常百姓,一个打两不成问题,可居然被我轻轻一捏就吃不消,显然知道我们更不是善茬儿。

    “哎呀哎呀,好了好了,别闹了,那闺女住得挺好,你们赶紧上去找她,不是还赶时间坐船去斯里兰卡嘛!”悍妇快速把钱塞进裤兜,一副打情骂俏的姿态,在他男人身上拍打了一下,然后过来掰开我捏疼他男人的手。

    不等与这悍妇接触,我就快速松了手,悍妇一脸皮笑肉不笑的神态,转身拉着他男人走回旅社的台阶。

    池春很害怕,她闪动着惊恐的眼神儿,紧紧躲在我身后,生怕那悍妇会嫉妒她的美貌,扑上来撕扯她头发似的。

    我们进了小楼房,鱼贯上了三楼,敲开305号房间的门,伊凉正穿着睡衣,瞪着吃惊不已地眼睛望着我,迟迟说不出一句话。

    “你,你还好吧。”看着伊凉完好无损地站在我面前,我一时激动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从被杰森约迪活捉上海魔号,经历了生生死死的险恶,再从查戈斯群岛那场惨烈的厮杀中奇迹般挣脱出来,我此刻真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安全地站在这里,看着两个从海魔号上完全脱离出来的女人,心里说不出的喜悦与悲伤。

    伊凉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她一下扑进我的怀里,呜呜大哭起来。“嗯?怎么回事?伊凉小姐,他们欺负你了?你快说啊!看我不下楼去活活打死这俩*。

    “没,没有,杜莫你别着急,他们没有欺负我,我只是见到你们太高兴,所以才……”伊凉是个懂事的女孩,他见杜莫为她着急,立刻强忍着哭泣,从我怀里抬起脸,抽噎着对杜莫说。

    “你怎么搞的?怎么可以把伊凉小姐安排在这种地方,她若是受了委屈,我一个硬币都不会再给你,一把火烧了你的音像店。”

    悬鸦见状,立刻喝斥小珊瑚,怪他没把伊凉安排进星级酒店,不仅怠慢了伊凉小姐,还惹上诸多晦气。

    这两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似的在我面前演着戏,我没有说话,只抬眼看了四周,见方正的小玻璃窗外面,尽是一些本地住户,四周出入少有杂人,即使有人追踪到马尔代夫,也很难在这里找到伊凉。

    “先生,话不能这么说,我之前说过,我只负责人的安全,至于舒服和豪华,您和我的协力里面没有规定。”小珊瑚顶了悬鸦一句,他故意这么说,以便在外人眼中,看不出两人之间的实际关系。

    “伊凉,收拾好你的东西,咱们离开这里。”我捧起伊凉的俏脸,用拇指抹掉她眼角的泪,语气淡淡地说到。

    “嗯”伊凉乖顺地应声,转身去客厅整理要带走的东西。池春让杜莫帮她抱着小孩,急匆匆地赶过去,帮助伊凉一起收拾。

    伊凉现在,毕竟还是个孩子,她没有池春心思熟细,所以有了池春的协助,她可以把女人的事情做得很完备。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四十七章:充满风波的旅社,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