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鸦现在,可能还不清楚一件事情,我并未把芦雅和朵骨瓦交给命中水去照顾,而是出于错误的判断,才使得这两个女人落入命中水之手。

    但我不能对悬鸦解释这些,而是乘机从他嘴里套取芦雅和朵骨瓦现在的下落。

    “哼哼,命中水不知道我与沧鬼之间的事情,咱们之间的合作,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详细。”

    我打消了悬鸦的顾虑,悬鸦也只浅浅一笑,不再多说什么。小艇在蔚蓝的海水上面,划出一条白线,离弦之箭一般地朝前穿梭。

    海面远处的地平线上,渐渐出现一片椭圆形的岛屿,橙色、白色、红色和粉色的小楼房,密集而工整地座落在上面,将整片岛屿盖满。

    悬鸦用手指着前方,告诉我那里就是卡曼都岛,景致非常迷人。我把杜莫喊醒,告诉他精神起来,小艇马上就要靠岸。

    杜莫抬起趴在圆桌上睡扁的脑袋,抹着嘴角儿的口水,发癔症似的说道:“嗯?嗯!到哪里了?”

    我和悬鸦都没理会杜莫,一边商量着在哪里靠岸,一边各自心中盘算,接下来该如何安置对方。

    卡曼都岛的四周,多是天然优良的船舶港,许多浅颜色的小艇,大多聚集在岸边。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将小艇开进免费停泊的区域,然后快速下船,沿着街道往城市中心走去。

    街上的行人很多,大都来自不同的洲际,不仅肤色各异,且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一些时尚女性,右提昂贵名包,左挎男人的臂弯,细长*的高跟儿鞋,踩得马路发出嗒嗒的响。各种环保型小车,非常友善地在街道上驶来驶去。

    金钱到了这种地方,完全体现出了它大于某些和某种生命的价值,而我们在厮杀惨烈的查戈斯群岛,却深深体会了活着的价值。

    悬鸦引领着我和杜莫,来到一栋粉白色的小洋房面前,过往的行人每次从身边擦过,都会瞪大了眼睛瞧上我们三个人一会儿,尤其光着一身黑肉膀子的杜莫,令许多漂亮的女郎捂着嘴角儿掩笑跑开。

    当然,这里多是欧美洲女性,他们少有亚洲女性的羞怯和矜持,之所以这样对待杜莫,是因为杜莫的眼神儿太贪婪,看起来像极了邋遢的*水手,从外地专门跑来嫖宿。

    所以这些女人,即为自己的魅惑而春风得意,又怕被误会成性工作者,给龌龊的男人盯着*和胸脯问价格。

    悬鸦进去和前台的服务小姐说了几句,之后便出来告诉我和杜莫。

    “追马兄,这是帕非罗宾馆,目前来讲很安全,你和大厨师先住在这里,我现在脑袋疼得要命,需要去一家诊所治疗。两天后,我会来宾馆找你们。”

    悬鸦说完,看了看我,又看看杜莫,一脸和善16k.cn首发地注视着我俩。我目光突然之间凝聚,透着森冷气息与悬鸦对视:“不,我和你一起去诊所,我也需要治疗。”

    杜莫见我如此,他也立刻斩钉截铁地附和,说自己后腰上也有伤口,需要更换药物,最好能输上几瓶液体。

    “呵呵,那好,既然如此,咱们一起去治疗,躺在医务室里,正好可以闲聊打发时间。”悬鸦说着,便招手打了一辆出租,我们三人闪身钻了进去。

    其实,悬鸦这家伙是想先把我和杜莫稳住,他好利用这两天时间,重新安置一切,使我们在去荒岛取宝箱的进程里,尽是对他有利的谋划。

    我自然不能给他机会,在小快艇上,我俩虽然话语说得热乎,但在此时的关键环节,我绝对不会让他私自与小珊瑚碰面。

    否则,他极可能把伊凉她们再度转移,从而保证不拿到宝箱就让我永远见不到人。

    杰森约迪已经无法再控制我,而悬鸦这个家伙,现在居然看准了机会,抓住了操纵我台杀戮机器的摇杆。这种柔软却伪善的束缚,令我心生怨恨,杀人之心非常强烈。

    但是,芦雅的线索还在悬鸦身上,而伊凉和池春现在,更是被悬鸦以替我保护女人的名义软禁。

    若不是这些原因,我当时就不会用枪托平拍他的脑袋,而是装上刺刀,直戳这家伙的脖子,让他早些和阿鼻废僧以及播月见面。

    悬鸦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白人,他自称在苏必利尔湖西岸的桑德贝港市出生,那是美国与加拿大交界位置,没人知道他该属于哪个国家,不过现在这家伙并无国籍,他是一个恐怖的杀手,爽朗的微笑背后,全是血和命勾当。

    悬鸦一时无法脱身,甩掉我们去私会小珊瑚,告诉他如何暗中配合,从我这里平稳拿到宝箱里的财富。

    我们在一家街角的私人诊所,足足疗养了一天一夜,几乎把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全部检查,然后注射了最贵的保健药物,这才打算离开。

    杜莫这个黑小子,一进入繁华的城市,就被水泥森林的**套住,他对女性的渴望又在飙升。

    因为,在私人诊所这一天,每当那个白衣短裙的*小*给我们扎针时,杜莫的眼珠总黏在人家的*和*上。

    不过杜莫还算克制,没有伸出手指去捏人家的身体,或出语挑逗,否则肯定惹上麻烦。我们现在进入了系统社会,马尔代夫的法律,不会包庇一个外国籍男子在自己的土地上调戏妇女。

    我们悬鸦都看得出来,这位肉身惹火的小*,和那个戴眼镜的男生医生,两人关系暧昧。每当男医生的老婆出现在诊所,小*就显得格外冰冷,还假装给她情人打电话约会。

    而这名男医生,却大肆训斥小*,上班时间不要总想私事。这让那位蒙在鼓里的憨太太,很是满意却又假装不忍地嗔怪老公,然后悻悻地安慰小*。

    但他的老婆一离开,这位小*就像受了莫大委屈,对着男医生眉来眼去地责备,而男医生却像哈巴狗一般,极力讨好她,为下一次**的到来祈求着宽恕。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四十三章:恐怖的细胞杀手,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