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尔代夫南端,小岛的轮廓渐渐展露,我驾驶小艇的速度,也逐渐放慢,由于小艇体积很小,和大多数旅游观光的游艇相差不多,所以在看到一片金*沙滩之后,我们只管将小艇冲击过去,使其搁浅在沙子上,没人会在意我们的举动。

    小艇冲上沙滩后,激烈震动了两下,我们三人便跳了下来,把各自的武器用衣服包好,防止在经过躺满游客的沙滩时,惊吓得他们像一群企鹅见了猎人。

    “哎呀,这里真是天堂,您看那些家伙,可真会享受啊!咱们要是也能过去喝几瓶冰镇饮料,然后躺在遮阳伞下睡一觉,别提能有多舒服了。”

    杜莫踮着脚尖儿,伸长脖子朝东侧沙滩上翘首,悬鸦见他这副神态,立刻笑呵呵地说:“走吧,大厨师,这里算不得什么,我会给你准备更好的地方。”悬鸦说着,自顾往西侧走去。

    “哎哎哎!别往那边走啊!我身上还有几个硬币,咱们去买几瓶冰镇饮料畅快一下,我请客!”

    杜莫见我和悬鸦只顾往前走,谁都没有和他说话,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不情愿地紧跑几步跟上来。

    “那些游客里,不乏会有一些特殊人物,咱们三个现在,还是别去凑热闹,不然刚脱离虎穴,又得坠入龙潭。”我低沉地音声对杜莫说,让他别以为我们不在意他。

    “是啊,在普通人眼里,你我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可万一那些游客里,夹杂着一些不寻常的人,那我们就容易被不必要的麻烦盯梢儿。”悬鸦见我给杜莫解释,他便也附和了几句。

    我们三个人,踩着绵软的沙滩,一路向西侧走下去。浮动的海水隽永着白色水花,在沙滩上不断伸缩,仿佛想触摸我们的脚,可又心存怯懦。

    几座绿葱葱的岛山,腾腾水汽犹如云朵似的在起伏漂升,我迎着刺眼的阳光,往那片岛山上看了看,本想找一条捷径穿越,可身旁的悬鸦却淡淡说到。

    “别看了,过不去的,咱们现在只能沿着沙滩走上十二公里,前面的位置,海边有许多暗礁,任何船只靠近不了,咱们可以在那里休息。”

    杜莫光着黑亮的膀子,脊背上淌下一条条汗珠,被衣服包裹着的狙击步枪,沉重地扛在他肩上。他现在,气喘吁吁地跟在我和悬鸦身后,这一路下来,阳光曝晒很厉害,我们的衣服全部汗湿。

    走不了多远,我们就得擦一把额头的汗水,抬眼向前方的遥望。终于,一望无垠的黄金色海岸沙滩,视线尽头的地平线上,隐约出现了一块儿被浅浅海水包围着的小平原。

    这块儿小平原,酷似一个小型机场,上面长满了茂盛的热带绿树,许多土灰色的小木屋,错落有致地蹲挤在这些绿色植物中间,有的甚至一直延伸到海里。

    这种小巧的木质建筑物,在此处很受青睐,因为即使遇到海啸或台风,给自然力破坏殆尽,房子的主人也只是损失几块儿木板而已,而且里面的人也不容易被砸压。

    杜莫指着远处的一片小木屋,大张着耷拉舌头的嘴巴,对悬鸦喘!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着粗气问:“悬鸦先生,您朋友是不是就住在前面的小木屋,那附近有小卖部没有?我一会儿必须得喝两罐冰镇椰子汁,不然胃里可要冒火了。”

    悬鸦这个家伙,脸上依然蒙着纱巾,不给人看到他文在脸上的图腾。我和杜莫两人,脸上的迷彩油已经磨掉大半,只要我俩把脸清洗干净,还是可以混迹于人群。

    而作为猎头一族的悬鸦,从他为了将佣金提高而把图案文在面孔上时,就如中了生命诅咒,再也不能直面人类的族群。他就像蝙蝠,只能躲在阴暗之处,昼伏夜出,干着掠食的勾当。

    “呵呵呵,大厨师别着急,前面就可以休息了,别说冰镇椰子汁,各种好吃的雪糕应有尽有,让你吃个够。我的朋友就是小卖部的部长,所以你待会儿可以免费吃,千万别不好意思。”

    悬鸦的鼻梁很高很直,他的脸蒙在纱巾下说话时,只能通过他眼角儿的变化,识别此人的表情。杜莫从不在意这些,他这会儿像只搁浅在龟裂大地上的老龟,伸长着脖子,拖着沉重的身体,急于寻找清凉的水源。

    “你放心吧,悬鸦先生,既然您这么说,我是不会客气的。我要把你那位部长朋友吃破产。哈哈哈……”

    杜莫嘴上说着打趣儿的话,心里却苦不堪言地大笑起来,我很清楚,杜莫的脑子里,一定在幻想冷饮和雪糕的滋味儿,所以他才发出这种憨傻的笑。

    四周海面辽阔,视觉上看似不远的目标,实际走过去却很远。而且,在沙滩上行走很耗费人的体力。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差多不到了晌午,我们忍着饥渴和曝晒,终于赶到了这些土灰色小木屋近前。沿着一排大树的绿荫,悬鸦带着我们,往这片小平岛的中间走去。

    在一棵阴凉的大树下,有间报亭大小的灰色木屋,一个黑发短而打卷的中东男子,约莫三十来岁,身着一件淡蓝色t恤,腆着啤酒肚靠在冰柜上,手里捧着一本小漫画,正津津有味地阅读。

    杜莫见悬鸦径直朝他走去,料到这个家伙应该便是小卖部的主人,于是他急忙向前跨了两步,超过了悬鸦,不等看漫画的卷毛店主注意到他,杜莫就一把来开人家的冰柜,将粗壮的胳膊伸了进去。

    手捧漫画的店主,浑身哆嗦了一下,立刻向后跳开一步,吃惊不已地望着正龇牙咧嘴、鼓着大眼珠的杜莫,看他费劲地在冰柜里胡乱摸索。

    “哈哈哈,拿刀来。”杜莫像抠出了宝藏一样,手里掐着一块切半的冰镇西瓜,对这位被吓可怜的店主兴奋地笑叫着。

    “嗯嗯,爽,过瘾,哈哈哈。本書轉載拾陸k文學網”杜莫不等店主吃惊地眼睛再度放大,自己便迫不及地在那块儿钢盔形状的西瓜上啃了一口,嘴角儿溢着瓜汁大嚼。

    “哈喽!波坦尔,好久不见,生意还好吗?”悬鸦怕这位小卖部部长朋友吓出好歹,于是急忙打了一个招呼,给对方压惊。

    杜莫这会儿,毫不在意身旁的礼节,等悬鸦向他的朋友介绍到杜莫,杜莫嘴里还塞满着西瓜,含糊不清地说着:“howdoyoudo!howdoyoudo!”

    小卖部的店主,这时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粗壮高大如黑色猛兽一般在饕餮他冷饮的家伙,原来是悬鸦带来的朋友。

    “youtoo!呵呵呵,吃吧,吃吧,没事,慢着点就行,这冰柜里的东西虽然免费,可吃坏了胃是你自己的。”

    我瞟了悬鸦这位朋友一眼,见他不像手上粘血的人,而且悬鸦自己身份特殊,他几乎不会随便认识朋友。这家伙带我们来这里,暂时还看不出葫芦里装着什么药。

    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个店主并不知道悬鸦的真实身份,他之所以把悬鸦当成朋友,可能因为悬鸦是他的老顾客,而且出手阔绰,从不需要找零。

    悬鸦是个名副其实的杀手,他所杀的人里面,肯定有某个来海边休闲度假时被做掉的目标,所以悬鸦喜欢用小钱问路,一来二去便认识一位这样的朋友。

    “悬鸦先生,您脸上的伤口还没有复原吗?我有位朋友在澳洲做美容整形,要是需要,我可以给你他的电话,你们联系就可以了。”

    这个店主英语讲得很流利,他的母语是阿拉伯语,而且讲起来更好,但在这片美丽和开放的海滩,人人只有一个光环的地方,他做了一名小卖部部长,和世界各地的游客打交道。

    “唉……”悬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坦然地对波坦尔说。“留下了一块疤痕,位置不是很好,使我的面相看起来很凶残。我现在,蒙着一张纱巾都已习惯,过了少年人的爱美之心。呵呵呵……”

    悬鸦自嘲似的说完,便爽朗地笑起来,波坦尔没有再招呼光着膀子站一旁猛吃猛喝的杜莫,而是一边寒暄着闲话,一边给我和悬鸦递来两杯冰镇荔枝汁儿。

    “波坦尔,你现在有多余的船只租给我们吗?我想和这两位去马尔代夫中部的城市。”悬鸦喝了一口果汁,然后微笑着对这位店主问到。

    “你都看到了,岛屿这半边的沙滩上,由于暗礁太多,游客乘船过来的很少,我的生意不好做。所有租用给游客的船,现在全都绑在北边的树底下,你们过去选一艘就可以了。”

    波坦尔店主说到这些时,表情显得很无奈,我也看得出来,大部分游客都去了岛屿对称面,任何小卖部开设在那里的话,生意会很多,一天赚到几千外汇不成问题,可是坦布尔只能一个人守在这边,闲的无聊发慌,便看起小漫画。

    “店主先生,你刚才看的是什么书,瞧你一副投入的样子,是烹饪技巧吗?”杜莫吃了人家半只大西瓜,又吞了七八个冰激凌,最后一边打着饱嗝一边抹着嘴,对波坦尔说了话。

    “呵呵,不是,是漫画,很有趣的漫画。我就靠它解闷呢。”波坦尔轻声一笑,虽然脸上看不出什么,但他内心好像很惧怕和杜莫讲话。

    “拿来,我看看。”杜莫说着,自己伸手抓起店主放在冰柜上的小书,捧在漆黑的大手心浏览起来。

    “哦!哦哦?哇哈哈,哈哈哈……,笑死了我啦,这家伙太滑稽了,哈哈哈。”杜莫瞪着大眼珠子,看着人家的小漫画,还不到半分钟的样子,自己就被逗得捧腹大笑。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四十一章:生意冷淡的店主,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