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手里捏的这枚大克拉钻戒,确实起到了效果,那艘中型货轮,在距离我们一百米的海面上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向我们靠近过来。

    因为,我们除了一艘小艇,还有艇上的三个男人,中型货轮上的海员们,用望远镜再也看不到其他船只,所以他们决定,承接我们的呼救。

    这是一艘从中东往南非运输玩具的货轮,上面配备的船员,多是些黑人和白人,他们讲着祖鲁语,向我们问话。

    杜莫用英语和他们交流,起先只是说,我们需要一桶汽油,杜莫大概的意思是,问他们能不能白给一桶汽油。那艘船上的几个海员,纷纷向我们摇头,表示没有汽油。

    最后杜莫无奈,便举起手上的戒指对他们说,用这个东西换一桶汽油,那些海员们接过杜莫手上的钻戒,好几个人脑门儿挨着脑门儿,凑到一起小声唧喳了一阵。然后,一个黄头发的高个子,转而用英语对杜莫说到。

    “嗨!小黑胖,你用2个戒指,才可以换到我们的汽油。”杜莫听到这个家伙居然坐地起价,一桶普通的汽油,竟然凭他黑着心脏一张嘴,价值飙升到两枚大克拉钻戒的价值。

    杜莫的太阳穴上,原本就被太阳晒得通红,这会儿更是血管崩起老高,鼻腔发出蛮兽的低吼。

    “好了杜莫,咱们不换,把戒指拿回来,让他们走。”在杜莫眼力里面,以他往日海盗的身份,这艘小型货轮上的东西,只要打劫成功的话,是可以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可是现在,杜莫向他们要一桶汽油都这么麻烦,所以杜莫情绪很容易发作,弄不好就一把揪过那个高个儿男子的头发,狠狠打他一顿。

    为了不制造事端,我急忙鼓动杜莫,用坚决说不的态度,来回击他们这些人的贪心。真要谈不拢打起来,悬鸦现在身体状态很差,我们三个人,很有可能被对方站在高处的货船上用乱枪打死。

    即便发生了这种惨剧,茫茫大海之中的事儿,谁又会过问此事,我们的肉身,只不过会被海里的小鱼分解。所以,冲突不得。

    玩具运输船上的这几个海员,见我们突然态度坚决地放弃了交换,他们也立刻拉上脸,装模作样地拍着手,各自招呼着散去。

    “哎呀,走啦走啦,别管他们了,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听到这些招呼,杜莫非常着急地看着我,同时也看了悬鸦一眼。

    我没有说话,只冷冷地虚眯起眼睛,眼角余光注意着这些家伙们的一举一动。如果他们以为,我们身上还有更多珠宝,所以打心眼儿里就没打算给我汽油,而是纷纷回去拿枪,想把我们三个人打死,之后就可以翻找我们的口袋,看看能不能搜刮殆尽,那我就会立刻掏出手枪,打爆货轮最边上这几个家伙的脑袋。

    那几个外国海员,离开货轮船舷没一会儿,就有一个红色头发的胖矮男子,拎着一桶汽油,偷偷出现在我们头顶上方的货轮船舷上。

    “嗨,朋友,我给你汽油,你把戒指换给我,好吗?”这个红头发的家伙,是个南非白人,他讲起英语来,虽然带着拗口的祖鲁语,但他还是用很亲切的口吻,向杜莫热情地说到。

    “换吧杜莫,让他把汽油倒进咱们的快艇,然后你把戒指给他。”杜莫见我说了话,也不再多说什么,于是他让这个红头发的家伙下来,两人一起开始往小艇的船尾加油。

    很显然,这个红头发的家伙,其实和刚才那几个海员是一伙儿的,他们刚才故意坐地起价,一是想多敲诈我们一枚价值连城的戒指,二是想摸摸我们的底,看看我们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类似的珠宝。

    见我们宁可放弃汽油,也拿不出更多有价值的东西,这些家伙也不得不妥协。虽然他们嘴上说不接济我们了,但他们心里也很惦记着这枚戒指,很想把它搞到手。

    于是,这几个家伙碍于颜面,就派遣了这样一个和事老级的家伙,装模作样地过来给我汽油。小说整理发布于www.16k.cn

    悬鸦自然是个聪明的人,他虽然身体虚弱地躺着,急需赶到马尔代夫接受一次很好的治疗,可当时他也知道,如果给这些海员看到,自己*兜里还装有极品首饰,那等于招致祸端。

    眼下在这种缺失行为约束的海域,我们不得不堤防着点。这个红头发的家伙,那张小而圆胖的脸蛋儿上,长着两条细长的眼睛,他嘴唇上的几根稀疏胡须,和他的头发一个颜色。

    等了没一会儿,他和杜莫给小艇的尾部加满了汽油,然后笑嘻嘻地,对杜莫伸出一只手,语气和蔼地说:“给我戒指吧,我一会儿回到轮船上,给你们再丢一些水果和食物下来,你们有喜欢吃三文治的吗?我可以免费给你们很多。”

    这个家伙笑呵呵地拉长了声调儿说着,杜莫听到有食物要免费给我们,立刻打起了精神,赶紧把一只胖手掏进裤兜,准备将那一枚钻戒交给他。

    我心里猜到,悬鸦这个时候,一定会有反应,于是我眼角余光朝躺着的悬鸦瞟了一眼。果不其然,这个八大杀手里的狡诈之人,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小艇中间站了起来,不等杜莫把那一枚戒指掏出来,他就嗖地一下崩过去,照准那个红头发海员的*,结结实实地踹了上去。

    只听得噗通一声响,我不等悬鸦招呼,就知道接下来会发什么,于是快速发动了马达,驾驶着小艇,往马尔代夫的方向疾驰。

    “shalessliar,youhavethisgroupofbandits,thugs,hooligans……”身后的海水里,传来刺耳的尖叫和咒骂。杜莫楞着神儿,人还没缓过来,就被急速起步的小艇晃得一*坐倒。

    “呵呵呵,呵呵……”悬鸦望着被踢进海水中挣扎的红头发海员,还有慌乱中不知所措的杜莫,不由得发出开怀大笑。

    我问杜莫,那个红头发的家伙在讲什么,因为他此刻朝我喊的,全是夹带祖鲁语的半吊子英语,只有杜莫可以多听懂一些。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九章:悬鸦的落难锤子,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