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先往马尔代夫那片岛屿靠去,我在那里有朋友,可以帮上咱们很多忙。”悬鸦思考了片刻,语气肯定地说到。

    我站在小艇的驾驶轮盘前面,扭过头望着悬鸦的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将马达开到最大,根据杜莫确定出的方向,朝海面上正北方的马尔代夫奔去。

    悬鸦看得出我的意思,我不管他在马尔代夫有怎么样的朋友,但是伊凉和池春她们,必须也在马尔代夫,我们驾驶小艇赶过去之后,我可以看到她们平安无事,否则我就要给悬鸦苦头吃。

    “追马兄,真是好身手,这场海盗厮杀,里面参杂着不少高手,对我来讲也算得上空前,真是没能想到,你居然还能活着回来,而且恰巧救了我一命。”

    悬鸦本想说句题外话,避开小艇上三人内心中不可调和的矛盾,可杜莫听在心里,却恨得牙根儿痒痒。在这场惨烈的厮杀中,杜莫差点死在恋囚童手上,而且杜莫与我之间,也被悬鸦挑拨得险些闹出大事。

    “嘿嘿,悬鸦先生,您才是一位不简单的高手呢,我们能活着,也是托您的福。”杜莫笑的很傻很天真,但他的潜台词,却是在讽刺悬鸦,咒骂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

    “呵呵呵……”悬鸦爽朗地一笑,转而对杜莫说:“我上海魔号以来,船上的人都说你厨艺高超,等到了马尔代夫,我买上几只活蹦乱跳的大龙虾,好好尝尝你的手艺。”

    杜莫并不迷糊,他现在知道了一切,所以也不会傻到和此时的悬鸦较真儿,于是便装傻似的回答:“哈哈哈,哎呀!真是的,那些家伙一点也不懂得谦虚,我虽然厨艺好,但也别在悬鸦先生您面前搬弄啊。”

    谁都知道,除了蓝眼睛大副的小型核潜艇上,海魔号里没有一个人瞧得上杜莫,他们不像贝比尼那样恶意捉弄杜莫就已经很仁慈了,又哪里来的人夸奖杜莫的厨艺。

    我们的小艇,在浩瀚的海面上疾驰,黎明的晨曦幻化成白色的水汽,将我们每个人的衣服沾染的更加潮湿。

    这一路飞冲过来,只偶尔看到一艘白色客轮,冒着滚滚浓烟向西北方向驶去,那艘客轮上的海员,如果用望远镜看到我们,居然驾驶一艘小艇在辽阔无边的印度洋中部掠过,那可真好比驾车在高速公路时,突然看到有人骑着自行车在前面狂奔。

    这对于我们来讲,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无论旁观者觉得,我们的脑子到底出了怎样的问题,但如果将他换到我们现在的处境,他也会这样做,甚至想做还做不到。

    距离马尔代夫最南端还有大约十公里时,我们的小艇终于因为油箱有限,不得不抛锚在了近海。杜莫有些着急,他非常担心的对我说,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下到水里去。

    别说杜莫现在怕下到海里游向马尔代夫海岸,没有什么特殊原因,我现在也是极不愿下海游泳,将肉身泡进不知脚下潜伏着什么危险的海里。

    悬鸦显得很平静,他笑呵呵地安慰杜莫说:“大厨师,你就放心吧,这附近有许多过往的船只,咱们可以向他们求救,找他们要一桶汽油即可。”

    杜莫急忙拍拍身上的衣兜,然后扭过脸来望着我说:“追马先生,我身上没带钱,您那里有现金吗?一会儿遇上大船,咱们得手里高举着现金,朝他们呼喊救援才管用。否则,他们只会对我们招手,然后幸灾乐祸地擦肩而过。”

    杜莫毕竟做了一年多的海盗,海上过往的这些事儿,他也见识过不少,所以他提到这一点,还是很关键的。我身上除了杀人的武器和医疗包裹,再也找不出什么值钱的东西。

    但我知道悬鸦身上有钱,他几个小时之前,从海盗睡舱里顺出来很多极品首饰,现在正好找个机会,让他拿出来展示一下。

    于是,我故意对杜莫生气的说:“这些家伙,乘人之危下索要财物,真是冷漠无情。人命关天,咱们不在乎钱,等摆脱了困境,补偿给他们就是。如果他们真要见死不救,看着咱们身陷危难,你不是有步枪吗?就用步枪射杀他们。”

    杜莫被我冷冰的责备搞得摸不着头脑,我说这些话,旁敲侧击的落点在悬鸦身上,悬鸦找我索要沧鬼的财富,其实也是在我危难之时趁火打劫一把。

    我现在必须让他知道,那些宝石和金块儿,可以分给他一部分,但是他不可以贪得无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如果伊凉、池春她们有什么闪失,我会让你悬鸦吃不了兜着走。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16k文学网,电脑站:www.16站:wàp.16k.cn支持文学,支持16k!“呵呵,追马兄,别难为咱们的大厨师杜莫了,他说的有道理,那些家伙一点诚心没有,确实该吃枪子。不过,眼前咱们身处险境,还是别招惹是非的好。我掏掏我的口袋,看看有没有带着值钱的东西。”

    悬鸦听懂了我的暗语,他故作息事宁人地说着,言词中也回敬了我几句。意在告诉我,他会遵守诚信,只要拿让他到钱,什么都好说,但话语中也在提醒我,最好别打什么歪主意。

    我没有再说什么,悬鸦挤着眼角儿,忍着后脑勺上的疼,艰难地从裤兜里掏出一枚戒指。海面四周的光线,还不是太亮,而悬鸦手指上捏着那枚钻戒,却像一只突然通电的小灯泡,闪耀出一丁璀璨光芒。

    “哎呦!我的上帝啊!这么大一颗钻戒,用来换一桶汽油太不划算,悬鸦先生,您赶紧找找,看看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代替,我们不能让那些家伙得了大便宜去。”

    杜莫这个傻小子,一见到值钱的东西,两只眼睛就开始冒绿光,那股没出息劲儿,就像饥饿的小狗见了骨头,早把自己的主人抛到九霄云外,也毫不介意眼前这个家伙,曾经是否恶狠狠地踢过自己*。

    可是,杜莫并不知道,悬鸦这个精明狡诈的家伙,如果此刻肯掏出一颗大克拉钻戒换汽油,那就说明,他的*后兜里,还有更大更值钱的首饰。悬鸦虽然后脑受伤点伤,可他不会降低智商,他是在无奈之情下,有选择性地拿出了一颗戒指。

    “好啦杜莫,你就别瞎操心了,咱们现在换的,可不是一桶汽油。从大溶洞里逃出来时,制造了那么多响动,万一身后有什么追兵,或者你的大副用小潜艇上的鱼雷朝咱们打来一发,再大的钻戒也得沉入深海,和烂石头一个价值。”

    杜莫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心绪中充满了无限惋惜,他现在之所以这么放不下,是因为他总想着,一颗钻石可以换成很多张紫色的欧元,要是拿着这笔钱,去贝鲁大酒店这种高级场所,就可以换来很多舒适的服务和漂亮的女郎。

    这种混沌的思维,可以让许多聪明和睿智的人变成傻瓜蛋,所谓舒适的服务和女郎,不过**中的向往,身外之物的很。而且,享受这些东西,必须要有一个重要前提,那就是享受者得有一个健康鲜活的肉身来承接。

    如果有人不惜损害自己的肉身和自由,去争取和换来这些**里的东西,当他把所以的一切捧在手心时,他才会突然发现,自己竟像一个馋嘴的老太太,卖掉自己满口的金牙后,换来的天天吃牛扒的日子,其实并不好受。

    “来,给。”悬鸦躺在小艇中央,爽朗对杜莫说一句,然后抬起胳膊,把手指上捏着的钻戒递向了杜莫。

    杜莫立刻接过悬鸦递给他的东西,像一只松鼠捧着松子啃似的,将那枚钻戒几乎凑到眼球上去看。如果我不在船上,或者说悬鸦想除掉杜莫的话,那么在这一个眨眼的瞬间,杜莫的咽喉已经被对方的匕首割断。

    钻石戒指会掉落在地板上,杀人者并不损失什么,只需硬着心肠把带血的戒指捡起来,在胸口上抹一抹,装回口袋是了。

    小艇在起伏的海面上摇晃着,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太阳从东方的水平面弹出,一艘墨绿色的中型货轮,迎着朝霞朝我们的方向驶来。

    杜莫鼓着眼珠子,一眨不眨地盯着那艘货轮靠近,大概还有一海里时,杜莫就像猴子一般蹦跳起来,一边摇晃着手里的那颗钻石,一边朝那艘货**喊。

    “哎嗨……,哎嗨哎嗨……,过来啊!看在上帝的份上,我这里有钻石戒指,和你们换汽油。”

    我急忙把杜莫身旁的步枪拿开,万一那艘货轮上有人用望远镜朝我们观察,看到杜莫手上举着一枚钻戒的同时,身旁还露着一把狙击步枪,天知道那些货运商会不会立刻跳转尾舵,绕开我们逃跑。

    杜莫这个大海盗,若换作平时,早混在杰森约迪手下那群家伙中,冲上哄抢人家的货物。可是现在,他居然跳着脚,猴急地要人家帮助自己。

    现在这一带海域,由于海盗的出没,搞得大多输出船都人心惶惶,不乏有个别船只,自己偷偷装载了武器。万一那艘中型货轮上,有人认识杜莫这张黑胖的脸蛋儿,把我们这艘小艇当成打劫的幌子,突突地开起机枪打过来,那可真是上苍不保了。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八章:渴望上苍的保佑,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