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莫先是一愣,待到慢慢回味儿过来,下巴捣蒜似的点着。我对杜莫说:“好了,你给悬鸦解开绳子,将他的头套摘下来,在他恢复知觉之前,最后别让他看到自己的狼狈相。不然,也显得你我不友好。”

    此时的夜空,已经进入晨曦前的黑暗,浮动的海面上,泛起丝丝潮湿的海风。我把小艇的速度放慢,然后也从包里拿了一些干虾仁,把剩余的一点食物全部吃掉,待会儿等悬鸦醒来,别让他以为我们有食物却不给他吃。

    在确定好方向靠岸之前,我必须让悬鸦饿着肚子,不给他任何食物和淡水。只有这样,悬鸦的肉身战斗力,才不会满贯到顶峰。如果他不老实,我可以轻松将他拿下。

    杜莫给悬鸦松绑之后,将他平躺在小艇的中间,然后伸出一根手指,试探悬鸦鼻腔的气息。

    “追马先生,他的后脑破了一层皮,流出很多血,咱们赶紧给他包扎一下吧。”杜莫这一点倒提醒了我,我在偷袭悬鸦的时候,刻意把5狙击步枪的枪托平拍在他脑袋上,这样把他击昏之后,脑瓜后面顶多起个包,不该有什么皮肤破损才对。

    我急忙打开小手电,蹲过去照射悬鸦的后脑,结果却赫然发现,悬鸦的后脑真有一个口子,不过很多血浆已经凝固成疤。

    看来那只大王乌贼的触须,不仅碰触到了我的脖子,也在昏黑之间探索到悬鸦的后脑,狠狠吸附了一下。

    幸好悬鸦长了头发,可以破坏真空的严密,才没有使大王乌贼的触须吸出他的脑浆。

    我把医疗包里剩余的最后一点酒精,涂抹在悬鸦的脑袋上,结果剧烈的疼痛却使昏迷的悬鸦产生了些丝知觉。

    “哎嗨!追马先生,他好像有点醒了。”杜莫兴奋地对我说到,我见悬鸦眉宇中间艰难地皱了一下,知道这家伙耳朵恢复了与大脑的沟通,便不失时机地对杜莫说:“哼,真是万幸,总算捡回一条活的。”

    “呃啊哈……”悬鸦眼皮哆嗦了几下,使出全身力气睁开眼睛,先是望着幽静的夜空,然后看看杜莫,又看了看我,迟疑了好半天,才咧着嘴角儿说出话。

    “怎么是你们,咱们这会儿在哪里?”杜莫见悬鸦可以开口说话,便立刻绽出一脸开心的笑,仿佛多么关爱悬鸦似的说:“哦,谢天谢地,上帝真是保佑您呐。悬鸦先生,您先别激动,好好修养身子,咱们这会儿已经逃出那个恐怖的山洞了。”

    我没有说话,杜莫在一旁尽情的表现,我俩只有这样配合,才会使悬鸦觉得,我二人不是在与他唱双簧。如果我也喋喋不休,对他说一些事情,从侧面给自己避嫌,那反而弄巧成拙,挑起悬鸦的猜忌。

    “唉……”悬鸦听杜莫啰嗦了一大堆,好似非常疲倦地叹了一口气,之后却淡淡说:“追马兄,真是太感谢了,若不是你,我这条性命就交待了。”

    悬鸦说出这句,令我心中听得顿时一惊,他现在身体虚弱,而且又面对我和杜莫两人,大家漂浮在茫茫大海,所以此时的他很知趣,说话也精乖的很。

    但我心里很清楚,悬鸦在被击昏的一瞬间,他的大脑中保存了这点记忆。所以,他肯定记得有人暗中突袭了他,而且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我。

    但到了这步田地,悬鸦毕竟不是一个二百五,意气用事地向我质问,想知道是不是我袭击了他。现在大家患难,悬鸦必须得捡些顺耳且拉近关系的话来说。

    从另一个方面讲,悬鸦暂时也没有充分把握,认定那个袭击他的人就是我,因为现在,他面临着很多敌人。

    “悬鸦兄,真是抱歉了,我们的医疗包裹,被大溶洞水里的一只巨型乌贼拽去一个,剩下的小医疗包,也被杜莫和我用掉了。我有件事情不懂,想请教你呢。”

    闲话说了两句,我把话锋一转,让悬鸦自己去琢磨,他为何现在同我和杜莫在一起。“哎呀,追马兄不要客气,有事尽管问好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咱们之间还有什么抹不开啊!”

    此时的悬鸦,言语间又恢复了爽朗,丝毫看不出来,就在几小时之前,他还用残酷的手段,折磨死哭灵侍僧和海盗真王的俘虏,并且几个留守大船的海盗也灭口,更为出格的一点,是他居然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嫁祸我的纸条。

    不过现在,悬鸦是回不去海魔号了,即使他心中意识到,我很有可能看到了那张纸条,并将上面的内容涂改,而后反嫁祸给他,可他已经无法再去确认和改变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不能在海魔号上现身,与悬鸦照面的一个重要原因。等杰森约迪那个老家伙回来,清理掉那些恶心的生物之后,他应该会看到,就在堆满刑具的木桌上,有一张可以复仇引导线索。

    虽然悬鸦嘴上套着近乎,但我心里却丝毫没有为之动情,我深深地知道,和一个原本就不相干的人,一时兴起而感情用事,那就等于找死,更何况是悬鸦这种狡诈之辈。

    “哎呀!现在想想刚才的事情,都令人觉得后怕。我和杜莫赶回那个大溶洞时,遭遇一只巨型乌贼的袭击,这也算不得什么,大海广袤无限,暗黑空间不可探知,出现个别生物不足为奇。可是……,海魔号的甲板上,为何爬满了许多恐怖且奇异的生物,这就让我觉得,这些东西不属于人间,而是从另一个空间里来的。”

    我说到这里,便不再说话,杜莫见缝插针,接着我的话茬对悬鸦说道:“是啊,我和追马先生爬上海魔号的甲板之后,立刻躲到了金属桅杆上,可没过多久,船舱里便传出无数哭声,我们以为有人需要救助,便冒着危险冲进去查看,可以进去之后……”

    杜莫每次谈及一些鬼神之类的话题,那可真是东拉西扯,滔滔不绝,他故作姿态地对悬鸦表现了一个恐怖神情,然后接着说。

    “可进去之后,差点没把我们吓死,轮船的船舱里,根本一个活人都没有。于是,我和追马先生连滚带爬地跑了出来,浑身的衣服都给冷汗打湿了。就在这个时候,甲板上那些恶心的虫子……,噢!不,这些不能说是虫子,那简直就是*的魔鬼。”

    我见杜莫越扯越远,便忙在一旁搭腔,兜住了他的表演,对悬鸦补充道:“在此之前,我从不迷信这类东西,可当我看清了它们,才觉得这个大溶洞就是地狱之门,有异常的东西爬了出来。

    可是悬鸦兄,你怎么会给人*起来装进木箱,而且有个身着奇异服装的家伙,正准备用长钉将你钉盖住。”

    杜莫见我帮他找回了话题,又抢回去说道:“是啊,我们一眼就看出,那家伙不是咱们船上的人,结果追马先生一枪,就将他的脑袋打飞。”

    我深深吐了一口气,极为惋惜地说:“只可惜,当时救人心切,将那个家伙打下船舷后掉进水里,不然也可以抓个活口,看看海盗真王的手下为何寻觅到这里。”

    我故意避开巴奈组织,只那话题往海盗真王身上引导,让悬鸦觉得,我是一个尚不明白*的善意者,这样他自己就会反思,将一切中的大部分疑点,推究到他最担心的敌人身上去。

    “上帝啊!那可真是活见鬼了,我现在不得不相信,地狱这个空间,原来真的存在。”

    悬鸦这个家伙,即便到了此时,从他身上也看不到半点诚意,他居然也跟我打起哈哈,装模作样地感慨一下,然后扯出地狱空间来搪塞我和杜莫。

    他明明知道,巴奈组织这个黑暗教会在秘密猎杀赛尔魔佣兵和猎头族人,却不肯开诚布公地对我谈及此事。若不是我和杜莫在满山的大雾中摸进那片石柱林,活捉一个哭灵侍僧逼问,这会儿真是活活生地被悬鸦蒙在鼓里,倘若换作旁人,没准还为悬鸦的鬼神论与自己共鸣而觉得亲切呢。

    “悬鸦兄,这一带海域我不熟悉,你看咱们该往哪个方向走!啊?”我看似平常一句话,却问得悬鸦心中一震。

    我虽然不把彼此的隔膜戳破,但悬鸦的心眼儿,应该急速转动几下,好好琢磨琢磨,我这句话的意思。

    我和杜莫偷偷跑回海魔号,无非就是为了寻找伊凉和池春,可我现在,不问他这两个女人的下落,而是问他该往哪里走。悬鸦就不得不意识到,我是否知道他拐走了我的女人。

    “哦哦哦!对了,对了。追马兄这次回海魔号,应该是想见见伊凉和池春她们吧。我在船上待了两天,夜里总是听到鬼哭,而且还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冥冥中觉察到,有什么危险事情将要发生。见你在外厮杀,照顾不到这两个女人,安全起见,我就帮你把她们转移了,结果不出所料,第二天晚上,诡异的事情就出现了。”

    悬鸦这个家伙,用语言把自己装扮的很纯洁和高尚,但我和杜莫心里都知道,他在我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偷偷拐走我的女人,起真实目的就是为了要挟我,让我分给他一笔丰厚的财富。

章节目录

人性禁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破禁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四百三十七章:舌头做的外衣,人性禁岛,笔趣阁并收藏人性禁岛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